{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大汉龙骑目录 >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寿春之战(18)

2018世界杯投注网


    

    议事这么结束了,三天之后便是黄道吉日,宜出兵所有人都下去了准备出兵攻打寿‘春’的事情,于此同时许都的命令也在第一时间被送往了彭城夏侯惇处。,最新章节访问:ШШШ.79xs.СоМ 。!

    大战开启,送别了众将的曹‘操’返回了内院,没到这个时候,整个后院都是‘阴’沉沉的,战争毕竟不是儿戏也非游戏,虽然这一次从实力来说,曹‘操’要占据着一定的优势,但战场之发生了谁又能保证呢。

    虽然曹‘操’每一次都是非常轻松的,可是家里在他离开之后无不是提心吊胆,日夜祈福,而这一次也是同样如此,只不过与以往不同,这一次是为了正统之争,从到下甚至是全天下人几乎在盼望着曹‘操’能够用一场大胜来消灭袁术,用一场大胜来以儆效尤。

    这是压力非常大非常大的压力,好像被一座大山压着,沉甸甸的。但同时这也是动力,从少年到年,从北部尉到如今位居三公司空之位,汉室对于他始终未变,可以说这一次的征战更像是他早年间对自己理想的实现。

    一直以来,曹‘操’都坚持着匡扶汉室的目标,虽然天下人把他说成野心家,可他自己清楚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他可有允许一些人的存在,不管是不是因为自身实力的原因,最少他们没有像袁术这般明目张胆的称帝,而袁术不同,明目张胆的造反,这不仅仅是对汉室的挑衅,同时也是对他的挑衅,如果这一次他无法解决袁术的造反,没有能力平叛,那他相信,未来类似的情况会变得无休无止。

    那些真正的野心家,会一个个相继称帝,首先如那袁绍,他可能也会仿效,不在去想什么另立而是真正的自立,还有刘璋甚至是刘澜等人,都有这个可能所以这一次他没有第二项选择,只能胜。

    如今的大汉朝风雨飘摇,以前人们也许还能用不惯大汉朝看起来已经无‘药’可救,但曹‘操’都会用一句根基都并未动摇来让自己继续坚持下去,但从袁术称帝为节点,大汉朝的根基是真的被动摇了。

    能否作用大汉朝的命运,全看这一战,他要掌握大汉朝的命运,其实也是掌握自己的命运,也许现在他还需要在袁绍面前继续隐忍者,但终有一天,他一定会真正的发起反击,当然与袁术这一战也许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困难重重,堡垒内部攻破,在寿‘春’有一个人是可以利用的,那是杨弘。

    如果对他没了解,曹‘操’一定会相信情报的内容,认为他是寿‘春’下说的那个谄媚小人,但经历过一番了解之后,他知道了杨弘不仅不是坊间传闻的那种人,反而还是一位相当有才能之人,寿‘春’有今天不怪他,但袁术到现在看起来风雨飘摇了,但仍能够不‘乱’,完全是因为杨弘的原因,为此曹‘操’甚至还动了借刀杀人的想法,也是那袁术不傻,没有当,而曹‘操’其实也后悔了,不然的话杨弘真似了,那还真有点可惜。

    对曹‘操’的妻妾们来说,他们的丈夫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虽然会为他担心,但也都不想他庸庸碌碌一辈子,尤其是发妻,跟着曹‘操’一路走来,他太了解自己丈夫想要的是什么了,所以起那些个妾室,他反而是最淡定的一个了,毕竟无法改变的事情,反而不如送死祝福。

    一家子人整整在一起‘交’谈了整整一个下午,什么公务都没有接触,只是说了些家长里短的事情,尤其是几个最喜爱的儿子,对他们的教育曹‘操’是非常看重的,虽然几个孩子个有所好,曹‘操’也不会强迫他们,但儒家经典是必须要学的,他们日后如果出仕,这些是非常重要的,但看起来几个孩子关注的焦点完全是在寿‘春’,话题很快被曹彰引到了即将到来的寿‘春’之战。

    在他们眼,袁术根本是完全无需用正眼瞧的对手,和袁绍刘澜起来差太远,甚至可能对他们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虽然曹‘操’告诫他们骄兵必败,可献帝几个都有着自己的一套歪理,曹‘操’可不像刘澜,对几个儿子一顿痛批,最后更是不欢而散,全被他撵走了。

    但没想到的是曹彰却并没有离开,出乎意料,但又在情理之,因为曹‘操’已经能够想到他要说什么,果不其然,他为吕布说项,希望这次父亲去寿‘春’能够带吕布,实话说他和吕布也是一面之缘拜了师,但做弟子的当然希望能帮助自己的师父,让他能够跟着父亲南征北战。

    这次算没有曹彰说情,曹‘操’也会带吕布的,所以也顺势答应了下来,立即便让曹彰‘激’动起来,看着他记得的样子,曹‘操’笑着说道:“你是见过吕布的,他现在的样子,我也不可能真的让他一直庸庸碌碌再去,所以这次算你不说,我也会带她一起去,而现在嘛,他能随我出征,则完全是你的功劳。”

    “孩儿愧不敢当。”

    “我会告诉他的,让你的师父承你的情,不过之后你能从你师父身学到多少本事,还是要看你个人。”

    “孩儿知道,孩儿一定不会让父亲和师父失望的。”

    这孩子自小表现出了武学的天赋,曹‘操’乃至于所有见过他的人都对他日后成为一名优秀的将领深信不疑,对此曹‘操’也一样,当然其他几个孩子也同样如此,虽然各有千秋,但全部非常优秀,对此甚至连不信佛家的曹‘操’都开始觉得他这一定是辈子修来的福分,但越是这样有天赋的孩子,越不能放任自流,当然也不可能给予他们太多的溺爱,曹‘操’对他的这几个孩子几乎都非常的严厉,他可不希望这些孩子在自己的溺爱下成为温室的‘花’朵,最后把天赋全都被消磨殆尽,此时的曹彰,是真的让他觉得长大了,而这仅仅只是因为他举荐了自己的师父,这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却说明了他是真心了,为他的师父心,也为他的父亲心,这样的孩子,他又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他不希望自己的师父晕晕碌碌后半生,而曹‘操’在磨平了吕布的棱角之后也继续要用重锤来敲打敲打这块好钢,一拍即合,想着吕布有一天再次被‘激’发曾经的豪情,成为当年大杀四方的汉子,顶天立地,大杀四方,曹‘操’心情瞬间便畅快了,之前几个儿子给他添的堵,也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

    曹彰欣喜而去,此刻也只有他的母亲最有发言权了,彰儿变了,曾经如同小豹子的儿子懂得关心人了,也不像最开始生人勿近,这是长大的表现,有了男儿该有的气度,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与吕布有了师徒之缘的结果,最初他的母亲其实是反对的,毕竟吕布名声不好,怕跟着吕布学坏,但现在的结果让她放心了。

    这世没有哪个母亲不是自‘私’的,或者说在自己孩子面前,没有哪个父母不是自‘私’的,他们为了孩子‘操’碎了心,所以对于孩子成长、改变,他们绝对一眼能看出来,孩子看起来还是那个孩子,但是真的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

    面对这一群‘妇’人叽叽歪歪,曹‘操’随机也走了,虽然听着高兴,但也确实有些烦,去军营巡视了一番,看着他们为整军做着准备,也没有继续打扰,这样三天时间很快过去,到了出征的时间。

    大军开拔,这一次随他回到许都的部队并不多,只有两万,主力都在琅琊,大部队很快开拔,而在前往寿‘春’的路,消息不断的传递过来,袁术称帝之后并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寿‘春’风平‘浪’静,这绝对有猫腻,事出反常必有妖,寿‘春’一定有情况,只不过是被压了下来,所以曹‘操’让郭嘉一定要仔细搜集情报,哪怕是细枝末节也不要放过,往往真相隐藏在这些细微的事情。

    当然,除此之外,袁术没有动静可能还有一个情况,是他现在的实力也确实没有主动出击的本钱,能死守住寿‘春’已经很不错了,但是现在可是情报里袁术甚至没有任何的反应,曹‘操’最害怕的反而是他暗度陈仓,看起来好像什么防备也没有,其实早已经在暗部署妥当,他们贸然进入寿‘春’,张勋甚至是纪灵可能会随时杀出来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曹‘操’立即派出了斥候,同时也传令给夏侯惇,让他们一定要多多派出斥候侦查敌情,不仅要做到知己知彼,还要对敌军的情况做到了如指掌,他相信,这些一定是寿‘春’之战的关键。

    传令兵和斥候同时应诺后便一起离开了,而郭嘉则在他的身边眉头不展,道:“自有汉以来,称帝之人很多,虽然没有一个似袁术这样出身名‘门’,但却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在称帝之后一定要有所动作,只有这样才能把自己的声势向四周传达出去,让更多的人相信他是有这个能力取代汉室的,可袁术却没有,异常的安静,甚至已经达到了极其低调的程度,这样一反常态的表现如果出现在刘澜身,那一点都不怪,可出现在袁术身,确实只能用反常来形容,司空觉得怪,卑职也觉得这件事太反常了,而且袁术这一次还是明目张胆的通告全天下,可他之后又一反常态没了动作,卑职也觉得司空怀疑他暗部署的可能‘性’最大。”

    “这事确实太蹊跷了,所以让你的眼线和探子一定要注意,盯紧了,在我们进入寿‘春’地界之前,必须要搞清楚袁术的目的,在耍什么把戏,这是演戏最为最重要的事情,士兵们、将领们还有你我的安危,可都落在了奉孝你一个人的手了,不然一旦出现了任何闪失,那可不是要死人这么简单了。”

    曹‘操’把要死人三个字的音发的格外重,算是对郭嘉特别强度,让他能够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和自己的心情,而郭嘉可以说已经与曹‘操’配合是否默契了,立时高度紧张和人子起来,他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把寿‘春’查个底朝天,既然袁术不让他好过,那他不会客气,先让他难过。

    “主公放心,卑职这去做。”

    曹‘操’摆摆手,但是他心里还是感觉有些不好的预感,这是多年来行军作战养成的习惯,可以算作是对危险的天然嗅觉,他嗅到了危险,袁术称帝如果是冒失,可能他会觉得时机已到,曹‘操’绝对袁术不看一击,可能袁术早在暗部署妥当,因为他绝对不会冒冒失失选择一个时间点去称帝,多半是已经把一切准备工作都做好了,而这些准备工作,其很有可能是面对一旦曹‘操’出兵该如何应对的情况,最少袁术一定是觉得他能够面对曹‘操’的进攻最终胜利甚至是能够拖几个月把他们拖到粮尽退兵为止,而正是这些因素全部达成之后,所以袁术才会觉得彻底安全而毫无顾忌的称帝,所以他让郭嘉去调查,而他自己也不敢掉以轻心,开始仔细眼睛寿‘春’的地图。

    曹‘操’和袁术兵力来说半斤八两,但曹‘操’的部队却是身经百战,而袁术的部队大多都是新招募,虽然参加了徐州之战,但那次战争对他们的成长确实很有限,能撑多久曹‘操’不清楚,袁术也不敢保证,战争嘛,为决出胜负的时候谁又敢保证自己一定会赢,无一例外都是小心警惕、

    所以接下来的‘交’战,将会十分凶险,但也同样说明未来几个月将是整个天下的一次大改变,现在的天下,如巴蜀、荆州和关西其实已经定型了,只有关东的变数最大,而经过一年的时间,刘澜已经从坐拥两州三郡变成现在只有三郡,可以说是元气打伤,而现在袁术又称了帝,到现在为止,其实天下人已经能想到最终的‘交’锋之后,可能会演变成袁绍和曹‘操’之间的直接较量,这一天有太多人期待了。

    尤其是刘澜,几乎是用着一步步的计划才最终达成了现在这样一个局面。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