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重生之商界大亨目录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我的眼光在全世界

2018世界杯投注网


    同曼谷一样,芭提雅此刻也被笼罩在了一片暴雨之,不管是景区海滩还是路,都看不到几个行人,所有人都在自己的房间里躲雨。.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罗宾逊和他的银行家朋友们也一样,他们都躲在了他们的海滨别墅里。

    看着外面哗哗哗在不断倾泻的暴雨,有人忍不住说道:“内特,你真的放心让那个密普回去曼谷吗?我总觉得他这么突然来芭提雅,是为了出卖他的父亲,这种事情我总感觉不大对劲,我担心那家伙有可能是那个周铭故意派过来的,我实话实说,我对他很不信任!”

    “其实我也不信任他。”罗宾逊也表示,“但他带来的那些消息却是确凿无疑的。”

    “他能说出这些消息,代表他们肯定已经知道我们入场了,并且通过我们的入场信息猜到了我们的打算,这和那个密普的个人立场无关,最多是密普带来他们的策略是假的,但他们依然还会有其他对策,所以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还是必须尽早做准备的。”

    “而我之所以说我们会尽快行动,这也是我现在所能想到的唯一选择!”

    罗宾逊竖着一根手指对所有人说:“大家都还记得吗?我曾经对你们说过的,我们现在需要的是速度,像猎豹捕猎时一样闪电般的速度,我们只有尽快带起经济危机,将局势掌握在自己手,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这个时候的任何迟缓的举动都会让我们失去先手成为对方的盘餐。”

    “那么现在,不管我们的对手打着什么样的主意,我们都已经完全抢占了先机。”

    罗宾逊接着说:“而且不管密普过来我们这,究竟真的是他出卖了他的家族,还是受到了指使,这都是那位周铭犯下的最大一个错误!”

    “如果是密普真的出卖了家族,那不用说,是那个周铭的无能,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人都看不住。相反要是他指使密普过来的,那也很蠢,因为在芭提雅到曼谷的这一路手机是没有信号的,所以最快那边要得到消息也要一个半小时以后,而在这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却足够我们做很多事啦!”

    罗宾逊信心十足的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我想市场应该要有反馈了。”

    像是先知一样,当罗宾逊的话音才落,房间里的电话立即响起来了,有人去接通,果然是曼谷那边的消息,说是他们打压权重股的行动非常成功。

    “现在整个曼谷股市已经是一片恐慌啦,所有机构都在跟着抛售,仅仅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太古银行的股价暴跌了两个百分点啦!并且更重要的一点,是对方没有任何反应,没有人大批跟单,也没有资金对冲,显然他们是给打傻啦!哈哈!”

    银行家高兴的要开香槟,不过罗宾逊却说:“这才只是开始,先生们,别忘了我们可不是为了单纯炒股来的,我们的目标有且一直只有一个,那是泰铢。”

    “内特你放心吧,我们可不会忘了这个重要的目标,在刚才打压这些权重股的时候,我们另一边也同时在买入泰铢兑美元的期货合约,做空股指期货,同时我们还准备了很多这些权重银行的短期债券,作为我们的后手,随时准备再给市场来一下狠的!”

    今天能跟罗宾逊一起在这个房间里的,无不是金融市场叱咤风云的老江湖了,他们都有丰富的资本‘操’盘经验,只要罗宾逊开好了头,后续他们自己能明白该怎么做了。

    可以说原本罗宾逊还有最后一点担心,现在也都没有了。

    “我真羡慕自己的合作伙伴是你们,要是换成周铭那边,我恐怕早要被气死啦!”罗宾逊高兴道。

    “既然事情已经进行到了这一步,我们接下来可以等着看结果了。”

    罗宾逊脸的表情变得不屑:“不得不说,我可真是有些失望,原本看到摩根家小子的失败,还有乔罗斯的退缩,我原以为那个周铭多少能有点本事,现在看来我是有点高看他了。”

    “内特你何止是有点高看他呀,你简直都快要把他当成帝啦!”银行家们开玩笑道。

    “我想乔罗斯那个家伙事后知道了肯定会后悔的要死,因为原本这一次是该他和内特你一起创造的迹,可是因为他的胆小才错过啦!这是只有真正的勇士才能活下来的战场,那些家伙永远不会明白!”

    房间里的兴奋和欢呼吵做一团,然而这时突然有人急急忙忙跑进了房间。

    这让一位银行家很是不满:“嘿!小伍德,没看到我们都很高兴吗?如果只是关于曼谷的股市又跌了多少,那么这种废话消息不用再告诉我们了,因为我们早都已经猜到啦!”

    罗宾逊却摆摆手表示:“有什么消息还是要听一下的,或许能让我们意外一下下呢?”

    有了罗宾逊这番话,其他人也都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那人说道:“不好了,在刚才巴黎和伦敦的外汇市场先后开盘,有人在抛售泰铢,泰铢对美元汇率应声大跌!”

    随着他这番话说出口,顿时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不光那些银行家脸那些无所谓的表情变得尴尬,连罗宾逊脸不屑的表情也变得僵硬了。

    片刻之后,一位银行家的怒吼打破了这片死寂:“什么这怎么可能?为什么巴黎和伦敦那边的外汇市场会突然有这样的‘波’动,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才是那个周铭的真正打算吗?那这样一来,现在我们在泰国所做的这一切,岂不成了在帮他造势吗?”

    有的人很直接:“这样不行!我们怎么能帮那个华夏人做嫁衣呢?快点,我们要马停止现在的一切,不能再抛售权重股,停止做空股指期货啊!”

    还有人的眼里只看到了利益:“那既然这些市场都在抛售泰铢,那我们也赶快跟啊,我们可不能错过这次我们自己造势起来金融危机,我们也要抛售泰铢!”

    也有人茫然的不知所措,只希望罗宾逊能拿出好办法来,但罗宾逊现在自己也懵了,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以这种方式输给了那个周铭吗?

    我被骗了,我居然被自己给骗了?

    那个周铭他的打算的确是像过来的那个密普说的那样,他是要先动手的,但他所谓的动手却并不是在泰国,而是在全世界的外汇市场。

    那么这样一来,自己在泰国这边打压权重股和做空股指期货的做法,岂不等于帮了周铭一个大忙吗?更重要的是由于时间的原因,现在欧洲那边的外汇市场正好开盘,也正好给了周铭发挥的空间,相反泰国这边的市场即将收盘,自己算想调整也来不及了。

    罗宾逊想着这些,愣愣的瘫在了自己的座位,回想着自己刚才居然还对周铭的不屑,脸都给打肿了。

    与此同时在曼谷的王宫里,周铭也刚好给密普讲解了一番这个道理。

    “所以你知道了吗?尊敬的密普王子殿下,虽然你是出卖了我们的消息,但却因为你自身的目光短浅,反而帮了我们的大忙,反而会让他们急急忙忙动手打压权重股,做空股指期货这些,这样正好能让我在欧美的外汇市场大展拳脚。”周铭说。

    这无疑是对密普的巨大打击,让他直想吐血。

    他本以为自己能靠着出卖他的消息,让他倒霉,结果却反而帮了他,这样的事情,直让密普郁闷到想撞墙。

    他拼命的摇头道:“这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骗我,你只不过是个没用的华夏人,怎么还能投资欧美的外汇市场,这肯定是你编出来骗我的谎言!你不要再装了,我知道你是故意在我和父王面前假装的对不对!”

    周铭看着这位不肯面对现实的王子。

    其实周铭还有点同情他的,他是那么想证明自己,甚至都不惜去投靠对手,出卖自己这边的消息,可结果却起了反效果。

    “所以说还是你太不了解我了,恐怕你并不知道在昨天下午,在百慕大有一场十分特殊的拍卖会吧,有一亿泰铢在拍卖会被拍卖了。”周铭说。

    “你特么这是在骗谁,拿谁当三岁小孩呢?”

    密普立即大叫道,如同一条疯狗:“我们谁不知道泰铢这东西只要拿出银行能兑换,哪里还需要去拍卖行拍卖,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那么如果泰铢的汇率要完蛋了呢?”周铭问。

    这个问题让密普顿时如堕冰窖,他只能茫然的摇头表示不相信,但实际他这样的表现证明他心里是已经明白了的。

    毕竟在百慕大那种地方,能参加拍卖会的都是非富即贵,那么他们看一场拍卖,尤其是这么怪甚至到了违背常理的拍卖会,肯定不会简单的从表面来看,再联系泰铢现在的局势,很多人能立即明白了。

    “不管你相信与否,但今天当巴黎和伦敦的外汇市场开盘以后的泰铢崩溃,足以证明全世界的选择了,而现在你说的那位罗宾逊领袖还在拼命的打压权重股,这更给了市场足够的信号了。”周铭说。

    这时密普再也听不下去,顿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