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极品驸马目录 > 第 1013章 糟糠之妻

2018世界杯投注网


    面对‘女’皇的震怒,太平公主出奇的镇静。。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⑦⑨XS.сОМ 。但不是因为她的内心真的没有恐惧,而是她深深的知道,此刻如果她表现出恐惧来,就只有死路一条。

    ——她太了解自己的母亲了!

    反观武则天,看到太平公主如此的平静如水,她的怒火越发不可掩盖,咆哮的嗓音几乎都快要变得尖锐起来,“太平,你心中究竟还有没有朕这个皇帝?还有没有把朕当作是你的母亲?!”

    太平公主依旧保持安静,低着头,不吭声。就像她小时候做错了事情,在乖乖挨训一样。

    巧了,武则天的怒火突然就消去了大半。她坐下身来,沉声一喝,“说话!”

    “正因为陛下是儿臣心中至高无上的皇帝,更因为陛下是生我养我的母亲,儿臣,才会这么做。”太平公主终于说话了。

    武则天倒是有些吃惊,“理由?”

    “古人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太平公主说道,“但是又有云,子不言父过,臣不彰君恶。儿臣眼看陛下被人‘蒙’敝利用即将犯下某些错误,既不敢当面指谪更不敢背底里议论,只能斗起胆来先凭一己之力,先将错误扼杀于初型。余下之事,另当别论。”

    “好你个斗胆,好你个另当别论!”武则天忿然,“你以为,你真的能够承担一切后果?”

    “儿臣既然敢这么做,自然是早就想到了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犯下了当诛之罪。”太平公主平生静气的说道,“死便死矣!”

    “你说什么?!”武则天的火气好像又要上来了。

    “儿臣是说,就算赔上自己这条‘性’命,若能弥补那一错误。”太平公主说道:“那便也是死是其所了,死便死矣!”

    武则天的表情仍是非常愤怒,但她的心里反倒越来越清醒。她沉‘吟’了片刻,说道:“你倒是说说,朕究竟犯下了何错,值得你以命相抵?”

    太平公主暗暗的轻吁了一口气。看来做了这么多年皇帝的母亲,有些习惯仍是没有改变。她表面越是愤怒,其实内心越是平静。怕就怕,她不动声‘色’平静如水甚至还在和人谈笑风生,其实内心已是杀意已决不容更改!

    “陛下,请听儿臣一言。”太平公主恭恭敬敬的拜了一礼,说道:“薛顗是否犯罪,儿臣不知详情。其实,就算他当真犯下了那些罪,也只是论罪当罚,最多不过削官贬爵而已。陛下,儿臣说的对是不对?”

    武则天不置可否,只道:“那你为何还要斗胆,杀官劫囚,犯下死罪?”

    “儿臣说了,自己死不足惜。”太平公主停顿了一下,声音也沉了一沉,大有“豁出去”了的意思,说道:“儿臣真正担心的,是有人借题发挥,要取薛顗的‘性’命!”

    “胡说!”武则天显然预料到了太平公主会这么说,沉声一喝,“薛顗乃是堂堂的一品国公,朝廷大员朕之股肱。谁敢如此大胆?!”

    太平公主很识时机的开始了又一轮的沉默。不争辩,不解释。

    把所有思考和想像的空间,全都留给了那位比谁都‘精’明的皇帝。

    薛顗的背后是薛绍,是整个薛氏大家庭,这是明摆着的。如果薛顗因为犯罪而被罚削爵贬官,薛绍和薛氏大族是会受到一些牵连和影响,但绝对无伤大雅。

    但是,如果薛顗不明不白的就这么死了,那‘性’质可就完全不同了!

    其后果,简直无可想像!

    ——这是太平公主,所要表达的!

    ——这也是武则天, 第一时间想到的!

    武则天不得不侧目多看了太平公主几眼,心说:朕印象中的太平,会为了少挨一次骂,而不惜让一群宦官官‘女’丢掉‘性’命,为她背黑锅。现在,她却有了为他人牺牲的勇气……婚姻,究竟给她带来了多大的改变?她还是朕以前的那个‘女’儿吗?

    “太平,朕命你马上‘交’出薛顗。”武则天调转了话锋,说道,“朕可以考虑,对你从轻发落。”

    “陛下……”太平公主深呼吸了一口,“儿臣现在,不能把他‘交’出来。”

    “你好大胆!”武则天怒喝一声,“你以为,你不‘交’出来,朕就找他不到了吗?你信不信,朕弹手一挥就能把洪‘门’上下彻底铲除?!”

    “儿臣当然相信。”太平公主说道,“还请陛下息怒,其实儿臣只是建议陛下,不要如此急于处理薛顗的事情。若能拖上一拖,结果或许会好很多。”

    武则天眨了眨眼睛,“你言下何意?”

    太平公主施了一礼拜下,说道:“陛下,儿臣杀官劫囚之罪,从未推脱。薛顗是否有罪,律法也会自有公论。但此时北方正在酝酿一场大战,这才是关乎国家社稷的大事。与之相比,儿臣之生死与薛顗之罪否,皆是小事。陛下要处理儿臣和薛顗,何不等到北方大战结束之后,再说呢?”

    最后这句话,当真是一针见血的戳中了武则天的心中所想!

    太平公主的话绝对没错,和北方的战局相比,太平公主和薛顗的事情全都是小事。

    此战薛绍如果胜了,当他挥军回朝,所有明里暗里与他作对的人,到时候都会自动败下阵来,至少也会被迫停止一切针对他的动作,其中还包括‘女’皇武则天。归根到底一句话,在绝对力量面前,任何的‘阴’谋诡计都是罔然!

    反之,如果此战薛绍败了,那事情也就变得更加简单了。武则天不必再费任何心思,就已经能够达到削弱薛绍的目的,甚至有可能薛绍就死在北方回不来了。那她再要如何处理太平公主,如何处理薛顗和薛氏大族以及和薛绍沾边的所有人,如何安排大周王朝的未来,就全都只在她一念之间了。

    所以武则天认为,无论结果如何,太平公主的这个提议,仿佛都是万全之策!

    “你先下去歇息。没有朕的旨意,你不得离开内廷半步!”武则天说道。

    “是。儿臣告退!”

    太平公主知道,母亲接受了她的提议。她默然的转身,走掉。

    武则天凝视着太平公主的背影,心中暗道:太平,你已经把所有的赌注,全都押到了薛绍的身上。

    你就那么确信他一定能赢?

    你难道没有想过,以前他能赢,是因为背后有朕对他的大力扶持。但是这一次,他没有。

    你就那么确信,他不会背叛你?

    如若某天,薛绍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在北方自立为王独断乾坤,甚至有机会能取朕而代之。你猜他还会不会抛下唾手可得的那一切,回来与你这个糟糠之妻,同患难、共生死?

    “朕好像,曾经也是个一个老珠黄的糟糠之妻……”武则天自言自语的,呵呵的轻笑了一声,“太平,我的孩子,这世上没有谁是值得绝对信任的,尤其是与权力沾边的男人。被叛对他们来说,只是常家便饭。如果被叛还没有发生,只是因为背叛能够换来的利益,还不够丰厚罢了!”

    黑沙,大风袭卷,沙尘弥漫。

    薛绍和赫连孤川并肩站在水泥彻成的碛口城头之上,眯着眼睛,朝北方眺望。

    “薛帅,你真的要这么做吗?”赫连孤川拍打了一下结实而冰冷的水泥墙垛,“多好的城关啊!百万雄师,也难于攻克!

    “城池再如何坚固,也只能被动的防御。我们总不能指望,敌人一批又一批的主动前来撞墙送死。”薛绍说道,“在我看来,只有进攻,极其果断而勇猛的进攻,才是真正赢得战争的唯一法‘门’。”

    “薛帅,请恕在下多言。”赫连孤川说道,“在下不懂战争。但是在下一直在想,这场战争,一定有打的必要吗?”

    “其实,我知道肯定有很多人心里在想,薛绍冒着天下之大不韪也要和突厥决死一战,无非是继承了他老师裴老令公的遗志,以灭突厥为己任。再有,就是为了自己的官位、爵位、名声和野心。”薛绍沉‘吟’了片刻,说道:“在其他人看来,反正现在突厥也很老实,这场战争怎么看,也怎么没有必要。我说的,对不对?”

    赫连孤川笑了一笑,“对。”

    薛绍扭头看了赫连孤川一眼,也笑了,“也就只有你,敢在我面前一口承认。”

    “某既非官又非将,完全不用担心因言而获罪,有什么不敢承认的?”赫连孤川说道,“再说了,某可能还是薛帅的朋友。朋友之间,从来不需要拐弯抹角。”

    薛绍轻松的笑了一笑,说道:“这场战争是否有必要,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其实,太平盛世歌舞升平,人人都想要。但是战争与和平从来都不会离得太远。突厥与中原之间的矛盾,永远不可调和。近年来突厥屡遭重创实力不振,这才夹起尾巴老实了几天。一但某天他通过休养生息恢复了元气,必将再犯中原。所以,只要突厥汗国一天还存在,战争的巨大隐患就一天不会消除。面对这样的战争,我们永远是被动的。从来都是在‘蒙’受了战争的损失、承受了战争的痛苦之后,我们才发起反击。这样的反击成功也好失败也罢,都已经无法挽回那些损失,更无法消除那些痛苦。”

    “我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我是军人,我的职责就是干掉敌人,保家卫国。趁我还在权位,趁我还能动弹,趁突厥当前最为弱势,我为何不能一鼓作气消灭他,永绝后患?”

    “某听明白了。”赫连孤川点头,“关键的四个字,职责所在。”

    “你能明白,我很高兴。”薛绍对着赫连孤川微然一笑,说道:“因为,有很多理应明白的人,始终未能明白。还有更多明明是明白的人,却非要装作是不明白。”

    “天下之大,知己从无几人。”赫连孤川说道,“在某看来,某的糟糠之妻能够明白我,就已是足够。别的,全都随他去吧!”

    薛绍点头微笑,“这样的洒脱,值得我向你学习!”

    赫连孤川问道:“薛帅,某要问一个很过份的问题了。你的妻子太平公主殿下,她能明白你吗?”

    “能。”薛绍答得毫不犹豫,“就如同,我能明白她一样!”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