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乱清目录 > 第四十一章 天皇陛下这一巴掌……疼!

2018世界杯投注网


    日本,萨摩藩,鹿儿岛,夜。.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暴雨如注,雷电‘交’加。

    大久保利通面前的桌子上,摆着好几张地图日本地图、中国地图、越南地图、亚洲地图以及世界地图,桌子不够大,五张地图不能一一的摊了开来,只能胡‘乱’的叠在一起,大久保利通一会儿掀起这一张,一会儿掀起那一张,时不时自言自语一句、半句的。

    此时,若有人在旁边,一定能够看了出来,这位萨摩藩的第一重臣,心境颇为烦躁。

    那盏煤油灯也叫人心烦光芒一直有些摇曳不定,初初的时候,大久保利通以为是‘门’窗没有关紧,有风吹了进来,检查了一遍,‘门’窗都关紧了呀!

    再者说了,就算漏了一点儿风进来,煤油灯是有玻璃罩子的,不至于总是这样晃来晃去的呀!

    后来发现,是灯芯的问题灯芯的粗细不够均匀,材质大约也有点儿问题不由就骂了一句,“集成馆这帮杂鱼!”

    灯芯是“国产”集成馆的出品。

    本来,平日里,即便一个人,大久保大人也是一副从容淡定的模样“养气”这样东西,必须“慎独”,如果总是人前、人后两副模样,人后的模样,迟早要曝‘露’在人前滴。

    大久保之“失态”,实在是因为这些天来,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而今天白天,又到了一个最新的坏消息

    天皇陛下颁布诏书,严厉斥责西本愿寺“‘乱’法”、“误国”,宣布褫夺西本愿寺的“御‘门’迹”,以及‘门’主的“权僧正”;并声明,待西本愿寺“清理‘门’户”之后,才会考虑将“御‘门’迹”和“权僧正”的衔头发还。

    这个“清理‘门’户”,自然是指将“‘乱’法”、“误国”的明如上人“清理”掉。

    这……太意外了!

    明如上人反对的,只是幕府,不是天皇,他“迎还天皇”的要求,其实是“尊王”,哪儿想的到,天皇陛下非但不领情,还反手就是一巴掌呢?

    更重要的是,按照日本的政治潜规则,大名之间发生冲突乃至战争,通常情况下或者说原则上,天皇都会保持中立,不然的话,介入了臣子之间的纠葛,还如何高高在上“万世一系”呢?

    何况,本愿寺还不是普通的大名,而是拥有崇高声望的“法‘门’”?

    事实上,大久保利通和明如上人密谋的时候,并不是没有考虑到对头褫夺西本愿寺的“御‘门’迹”以及‘门’主的“权僧正”这一可能‘性’,不过,这个“对头”,不是指天皇陛下,而是指幕府。

    和樱天皇登基之后,随即发布了一道敕令,主要内容如下:

    “《禁中并公家诸法度》为百世不替之法”,“天子诸艺能事,第一御学问也”;“朕为教化万世,西向就学,大小国政,尽委之征夷大将军”,“公卿百官诸藩,赏罚黜迁,皆出于幕府”;还有,“万国之间,折冲樽俎,订约和战,征夷大将军亦承此敕决之,不待后命。”

    这是一份宪法‘性’文件,其中虽然没有明确的关于宗教方面的内容,但究其“立法原意”,既然“公卿百官诸藩,赏罚黜迁,皆出于幕府”,那么,西本愿寺这种皇家寺院的“赏罚黜迁”,自然也“出于幕府”,就是说,幕府是有褫夺西本愿寺的“御‘门’迹”以及‘门’主的“权僧正”的权力的。

    但是,大久保利通和明如上人都认为:不怕!

    原因很简单:西本愿寺既然以幕府和德川庆喜为“法敌”,号召全国信徒起而“一揆”,推翻幕府,“迎还天皇”,则意味着幕府的一切权力皆不被西本愿寺承认当然也包括对西本愿寺“赏罚黜迁”的权力。

    而在旁人眼中,幕府和西本愿寺彼此对敌,前者褫夺后者的皇家寺院身份,也没有什么公正‘性’、权威‘性’可言。

    就是说,即便幕府宣布褫夺西本愿寺的“御‘门’迹”以及‘门’主的“权僧正”,也不能对西本愿寺造成任何实质‘性’伤害。

    所以不怕!

    可是,天皇陛下就不同了呀!

    天皇陛下的权威,是大伙儿都承认的呀!

    除非

    不承认天皇陛下的权威。

    或者说,不承认“这位”天皇陛下的权威。

    那就等同要求“废立”了!

    这……是不可想象的。

    至少,在目下,是不可想象的。

    那么,梗着脖子,硬说“此乃伪敕,不能奉诏”?

    原本,大久保利通和明如上人都有一个错觉:退一万步,即便天皇陛下想下诏褫夺西本愿寺的“御‘门’迹”以及‘门’主的“权僧正”,在技术上,也是不可行的

    颁布诏书,须有公卿“承旨”、“写旨”,犹如中国,皇帝的旨意,须经军机或内阁,方能颁行;可是,天皇陛下“西向就学”,身边儿只带了一个“典‘侍’”庭田嗣子总不成,叫这个‘女’官来“承旨”、“写旨”?

    木有这个道理嘛!

    孰料,天皇陛下这道诏书,乃是“手诏”亲自动笔,亲自用玺,根本就不需要哪个来“承旨”、“写旨”!

    所以,这道诏书的法律效力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即便天皇陛下是被人拿枪指着头‘逼’着写下来的,也不能说是什么“伪敕”。

    回想起来,自己未免太过胶柱鼓瑟了未免太可笑了些!

    唉!其实不是自己胶柱鼓瑟,而是对头“不守规矩”!拿现在的话说,就是“不遵守游戏规则”!

    介么搞法儿,这个把戏,咋玩儿的下去涅?

    那么,俺们也以牙还牙也“不守规矩”?

    咋个“不守规矩”法儿呢?

    呃,不是“伪敕”,那就是“‘乱’命”,所以,“不能奉诏”……

    不行啊!

    颁布“‘乱’命”的皇帝……还有资格做皇帝吗?指斥诏书为“‘乱’命”,等同变着法儿要求“废立”至少,等同否定天皇权威了!

    可是,我等之一切所为,皆以“大政奉还”为根基不能自己个儿挖自己个儿的根子呀!

    诏书中还说了两个事儿,也很要命。

    一个事儿:西本愿寺第二十代‘门’主广如,也即明如的生父,身体状况一向良好,在此之前,没有传出过任何“退位”的意思,明如何以突然代乃父而为西本愿寺第二十一代‘门’主?太突兀了!广如是否受了逆子的挟制?有关部‘门’给朕调查清楚了!

    另一个事儿:净土真宗为我日本释教之大宗,西本愿寺“‘乱’法”、“误国”,至于此极,还有资格自居为净土真宗之“正传”吗?关于这个问题,有关部‘门’赶紧给朕提‘交’一份报告上来!

    *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