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先亲后爱:妖孽老公抱一抱目录 > 596.第596章 往事

2018世界杯投注网


    西‘门’逸川在‘床’躺了一会儿,看她一直在‘床’边站着,便拿起自己的衣服走过去披在她的肩,并顺手从背后抱住了她。.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离香香不舒服的动了动身体,她很不喜欢和人进行近距离的接触,哪怕她已经和西‘门’逸川在一起睡了很久。

    “抱一会儿,我又不会吃了你。

    虽然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可真正手牵手,拥抱彼此的机会却很少。”

    西‘门’逸川声音带着几分幽怨,那可怜楚楚的声音听的离香香有几分郁闷,回想一下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一直以来,除了睡觉在一起,其他时间,两个人像是陌生人一样,好像真的是这样。

    “其实,这样也好。”离香香眼带着几分伤感,却也没有再次挣扎。

    看的太多,她都有点害怕感情这种东西了,除了老爹会无限制的宠着她母亲,周围身边的爱情故事总给她一种充满算计的味道。

    为了利,为了权,无所不用。

    “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想问你,你之所以选择和我在一起,究竟是为了什么?是单纯的觉得好玩?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对于这件事情,她一直都想要得到答案,当初答应和西‘门’逸川签订契约,是因为她当初的生活太无趣,钱有了,美‘色’也有了,耍‘弄’过善良人的感情,也被人耍‘弄’过,她的心思也不在哆妮,在外的生活没有一点压力,无趣的很。

    在之后,在得知她睡的人是西‘门’逸川之后,其实当老爹说出她闯祸睡了西‘门’逸川的时候,她的心底还是蛮‘激’动的,当然,这种‘激’动她肯定是不会表现在脸。

    之后和西‘门’逸川之间的事,她全都当成了一件好玩的事去对待,当和西‘门’逸川签订了契约,她还是‘挺’期待之后的生活,总觉得那样的生活充满了各种刺‘激’,在她眼里,很多很多事情,只分好玩和不好玩。

    绝大多数,新鲜的东西都是好玩的,等玩腻了,不喜欢了,她是这样喜新厌旧。

    她当初遵守这契约是因为好玩,那西‘门’逸川是因为什么呢?是和她一样无聊?还是因为两个人都是异能者?

    总之她是不信当初的西‘门’逸川是对她一见钟情,虽然她容貌绝‘色’,可西‘门’逸川绝对不是只看外貌的男人。

    “你帮过多少人?”

    西‘门’逸川不答反问,他将下巴放在她的肩头轻声的问。

    离香香一愣,有点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这句话,这和她的问题有关系吗?

    “已经不记得了。”怎么算是帮呢?若是给钱算是帮的话,她应该帮过很多人,若是扶老人过马路,她没帮过几次。

    “你现在若是见到一个流‘浪’在街边的小孩,你走在他面前,你会帮助他吗?”

    “大概会吧!”只要她手不缺钱,在她能力范围之内又不妨碍她,一般情况多少会帮助一下。

    不知不觉,离香香被西‘门’逸川转移开了话题。

    “那你为什么会帮助那些人呢?”

    西‘门’逸川眼带着几分柔光,侧脸看着静静思考的她,这样的她美极了。

    “你学过啊《爱之链》吗?”

    “小学的,有点印象,但是记不住了。”

    “只是单纯的希望有一份温暖可以传递下去。”

    她的内心很黑暗,需要一份温暖来维持现状,有时候,她希望自己变得无情无‘欲’,可心另一个她在不断地提醒她,若你真的变成了这样,你这辈子还有什么快乐可言?

    她手下的鲜血已经够多,若是有一天,她成为了一个杀人机器,那……那肯定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在她看来,成为一件杀人机器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所以,需要一份温暖来洗去心底的血腥。

    “这种习惯,你会一直保持下去吗?”

    “大概会吧!”

    轻飘飘的声音带着淡淡的轻松和难以形容的暖意。

    西‘门’逸川没说话,离香香继续说道:“我已经记不清我那时候几岁,应该很小,我母亲骂我,骂的很难听,我当时很伤心的跑出去,不看路,一直的跑一直的跑,什么地方有树林,我往什么地方跑,一直跑到一个很偏僻的镇子。

    那天夜晚的星星很亮,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只记得那片地方周围都是那种一闪一闪的黄‘色’小灯,小灯连在一起,像一张一样罩在那些枫树面,夜晚的时候,那些灯连起来,一闪一闪的,很美,很耀眼。

    我跑出来了很久,我忘记了多久,只记得到傍晚的时候我饿的肚子咕咕叫,我不想回去,也找不到回去的路,那样,我在那小岩石坐了好久,然后来了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婆婆,骑着破旧的三轮车,她看我一个人在,问为什么不回家,我说我没有家,那老婆婆听了沉默了一会儿,说天冷了在石头坐着也不行,让我跟她一起回去,先回去住一段时间,我犹豫了一会儿,跟她回去。

    她住的房子好小,还是用泥土垒成的,我到她家,她给我做了一顿饭,焉巴的‘鸡’蛋炒黄瓜,好难吃,我吃了一口没再吃。

    那老人看来我几眼,让我多吃一点,我沉默的摇摇头,那老人看看我也没说话,我以为事情这样过去了,等到老人吃过了,又带着我去了一个较好的小饭店要了一盘炖排骨。”

    离香香微微扯了扯嘴‘唇’,温热的泪水顺着眼眶吧嗒一声,落在西‘门’逸川的手背。

    “排骨的味道不好,我还是很高兴地饱饱的吃了一顿,回去的时候,她坐在她后面一直看着她的背影,呼啸的冷风像刀子一样。

    “为了奖励你,过几天我给你缝一个帽子,把你的那‘鸡’冠遮一遮。”

    不看那‘鸡’冠,白‘毛’‘鸡’绝对是萌萌哒。

    “我永远是最美的。”白‘毛’‘鸡’自恋的仰着头,算是有‘鸡’冠它也是最美的。

    童紫没去理会自恋的白‘毛’‘鸡’。

    一共七个瓶子,七种丹‘药’,她只拿了一枚三品丹‘药’,和两枚四品延寿丹,丹‘药’在这世向来是供不应求的东西,延寿丹因为‘药’材千金难求,所以也更为珍贵。

    即使是只能延寿一年的丹‘药’,在这世也是千金难求,当然,她的炼丹术属于异类。

    炼丹师级别和战士召唤师一样,用“星”来划分,一星,二星,三星。

    丹‘药’和武器则以“品”来划分,一品最低,最普遍,二品,三品,四品,越往级别越高,价格也越贵。

    像这种三品丹‘药’,四品丹‘药’,算是他们京城三大家族的童家恐怕也不过两三枚,而且还是用来当压底的宝贝一样供起来。

    这样一想,童紫顺口问:“这丹‘药’你是从什么地方偷来的?”

    白‘毛’‘鸡’扑棱几下翅膀,啄了啄白‘色’的羽‘毛’傲娇的回道:“你大伯的房间里。”

    童紫挑眉,看来她和别人说的一些话,这白‘毛’‘鸡’也都听了进去,不错,孺子可教也。

    想想明天她那位大伯最珍贵最宝贝的丹‘药’被偷后的表情,她扯了扯嘴‘唇’。

    “看在你辛苦的份,这几瓶丹‘药’都给你吃。”

    “我才不吃这么难吃的丹‘药’。”白‘毛’‘鸡’嫌弃。

    “刚刚还偷吃我的丹‘药’。”

    “那是因为你的丹‘药’好吃,这种丹‘药’一点都不好吃,而且里面还有好多都是止血生肌的,我又没有受伤。”

    童紫听后挑眉,她的丹‘药’和这些丹‘药’不同?

    “你说我炼制的丹‘药’好吃,你能说出我的丹‘药’和这些丹‘药’哪里不同吗?”

    “你的丹‘药’这些丹‘药’好吃,味道好,好香,好香。”

    和你的人一样,香一样让人流口水。

    白‘毛’‘鸡’看着童紫在心底咽口水,最后面的一句话也没敢说出来。

    它敢打赌,它把心底话说出来,这个坏主人说不定立马拔了它的‘毛’煮了它,试想,谁会留一个时刻想要吃了自己的魔兽在身边?

    童紫:“……。”

    味道好!

    虽然很想尝一尝这丹‘药’和其他丹‘药’味道是不是真的不同,可是想一想自己炼丹的原材料,还是算了。

    可能真的是因为她炼丹的材料不一样的原因,这次信这家伙好了。

    走到衣柜旁边拿了一件黑‘色’披风将身体裹住,带帽子,看到衣柜旁边放着一个獠牙面具,便拿起来带到头,这种獠牙面具在大街随处可见。

    白‘毛’‘鸡’看她换衣服叽叽叽的跟去。

    “主人,你去哪里?如果是去干坏事带我,我可以帮你放哨。”

    “拍卖行。”

    “去那地方干什么?偷丹‘药’吗?也跟你一起去,我个头小,很多东西你进去不,我能进去。”白‘毛’‘鸡’两眼发亮。

    “你想多了,乖乖的等着,我很快回来。”

    冷风呼啸着割在脸

    重生90后:甜妻,别‘乱’来

    一世被贱人所害致死,这一世的李冰羽发誓,她一定要洗心革面,势必要将贱人害死。

    重生娇妻:90后要逆袭

    “伯母,你这样咄咄‘逼’人可不好。”

    “你说我咄咄‘逼’人?”

    易梦雅气的脸‘色’发红。

    天幽儿答道:“难道不是吗?你打电话说你来,我立马让人请你进来,还给你准备了瓜果茶水,而你过来却这样说叫我。

    ***有点错‘乱’,明天修改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