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龙坑养殖基地目录 > 25、王座上的剑

2018世界杯投注网


    

    流‘浪’养母的死亡,对于天行的心理冲击很大,但冲击最大的那个人,始终是流‘浪’。-www.culinarybazaar.com-手机端 m.

    当流‘浪’带着食物回来,幻想着母亲夸奖自己的场景,可回来看到的却是自己母亲,焦黑一片的尸体。

    流‘浪’当时整个完全呆住了,他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怔怔的看着那具焦黑的尸体,他缓缓的走过去,把自己带回来的食物,放到她的手。

    “母亲,我今天带了蛋包‘肉’,这是我在厨艺课,学会的第一道菜,这是我吃过的,除了你做的菜最好吃的东西。”

    “我学了很久,才把我第一次吃的那种味道做出来,我是不是很笨啊。也是,我一直都是很笨的,连这么简单的东西都要学很久。”

    蛋包‘肉’,这是天行跟流‘浪’一起厨艺课的时候,因为流‘浪’不会做菜的关系,天行教会他的。

    天行现在还记得,那个时候第一次吃到蛋包‘肉’的流‘浪’,他脸的惊讶,还有一抹坚定的神‘色’,原来在那个时候,他已经决定了,要自己亲手为母亲做一次,自己学会的第一道菜让她品尝。

    但是……晚了一点!

    伴随着轰隆隆的雷鸣声,一颗颗黄豆大小的雨滴落下,流‘浪’没有哭泣,但天却为他落泪了。

    豆大的雨落在身,皮肤产生微微的刺痛感,同时还有一种冰冷的感觉,这种冰冷并非是雨水带来的降温,而是从内心深处发出来的冰冷,似乎是从骨髓里开会蔓延的,一种微微的刺骨冰冷。

    同时心里面还有一种莫名的悲戚,鼻头一酸忍不住的要掉眼泪,天行那一把由哀之一魄所化的打野刀,更是刀身颤动,发出一阵阵的悲鸣。

    悲鸣,是的,是悲鸣!

    不仅仅是打野刀在悲鸣,跟着一起悲鸣的还有那冰晶王座,流‘浪’的体魄不知何时自动出现了,那冰晶打造的王座,在大雨之格外的显眼。

    冰晶王座不断发出悲鸣,不断的颤抖着,靠背顶端的十字架颤动得最为强烈。

    流‘浪’缓缓的伸出右手,五指弯曲,十字架铿锵一声从王座‘抽’离了出来,落在了流‘浪’的手。

    原来那并不是什么十字架,而是剑柄,那王座其实是一个剑龛,用来装剑,也是用来封印剑的。

    在雨水不断冲刷着,天行这才能够勉强看清楚流‘浪’手,那一把剑的模样。

    剑柄是十字形的,间镶嵌着一颗海蓝‘色’的珍珠,跟冰晶相得益彰,又有一种相辅相成的美感。剑身长有一米二,只有二指宽,这种剑不适合战斗,因为太细了承受不了打击,很容易会被击碎,所以一般都是用来装饰的。

    剑身除了细长之外,它的最大特点是整体完全透明的,如果不是因为此时下着大雨,雨滴跟剑身碰撞让剑身显形的话,是把剑放在你面前,你也只看到剑柄而已。

    遥远的日古曼帝国,冰河家族当代家主,人称冰河老人,但在此之前他还有另外一个称号,冰河剑神。

    当流‘浪’的剑出鞘的时候,他的体魄不受控制的自动浮现,不断颤抖着发出剑‘吟’声,冰河家族的所有子弟,拥有的神魂还好,但只要他们拥有的是体魄,都不受控制的浮现,然后发出剑‘吟’,朝着一个方向朝拜。

    “怎么回事,我的体魄怎么会不受控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族长?”

    “是了,这一定是族长的神威。”

    低级的家族子弟不了解其的缘由,纷纷惊恐,自己的体魄不受控制,这意味着什么,要是在战斗的时候,体魄突然造反,那自己岂不是得束手擒了。然后他们便朝着好的方向想,一时之间对冰河老人的崇拜之情泛滥。

    高级的弟子大致明白这是血脉的压制,像他们这种拥有特殊血脉的人,天赋和起点都常人高出很多。

    但这应该不是冰河老人的,虽然他有着剑神之称,威望但他可没有这么大的能力,

    但成也风云败也风云,血脉固然给他们带来修炼的优势,可要是遇血脉程度更加浓厚高级的存在,那么他们会被压制,好像亚龙在巨龙面前臣服一样,他们也只有俯首称臣。

    不仅仅是冰河家族全部族人有异动,连放在祠堂供养着的那一把传说的神剑,也跟流‘浪’的剑起了感应,不断颤抖着,似乎是在渴望着什么。

    “剑已出鞘,不饮血,不归!”

    冰河老人说完,屈指一弹在剑身,剑身嗡嗡的颤动着,一阵阵声‘波’传了开来,伴随着声‘波’席卷,冰河家族族人体魄的异动这才平息下来,‘骚’‘乱’逐渐平息。

    回到流‘浪’这一边,天空已经下着大雨,只是短暂一小会的功夫,地面的雨水已经积了几公分,但这些水却没能流动起来,因为有冰晶王座在。

    没有了剑之后,冰晶王座不断散发出冰冷的寒气,在寒气的作用之下,积水、雨滴纷纷凝结成冰,流‘浪’养母的尸体,也被冰封了起来,同时被冰封的还有流‘浪’的那颗心。

    以前的他很温柔,算是生活得再艰苦,也会笑着面对,积极乐观的想着明天该做点什么换取食物,只因为他有一个家,家里的母亲需要照顾分担压力。

    可现在……他什么都没有了!!!

    “是谁干的?”

    流‘浪’很平静的问道,语气之没有一丝‘波’澜,好像是在问今天晚吃什么一样,可天行明确的感觉到了,流‘浪’内心之的愤怒和冰冷,冷到他想杀人。

    “我知道他们在哪里,我带你去找。”天行凝视着流‘浪’,他决定了,他要陪流‘浪’疯一回,不计后果的疯狂一次。

    有先锋它们盯着,天行可以很准确的掌握到那两个人的踪迹,天行带着流‘浪’笔直的朝着目的地走去,天空下着的大雨,以流‘浪’的为心,在还未落地的时候变成了冰霜,到了地面的时候,凝结成了一层冰块。

    一路,只要是流‘浪’走过的道路,那是一条冰道。

    冰封之路,王座随行,手冰幻,冷傲无双!

    流‘浪’的养母之前说过,流‘浪’的生母还留下一颗海蓝‘色’的珍珠,那一颗珍珠在冰晶王座出现之后,镶嵌在他手的那一把冰幻的剑柄,之后王座和珍珠不再散发任何寒气。

    而现在,因为母亲身死,冰幻出鞘,王座和冰幻也不再被封印,可以尽情的展示它的不凡了,只是这代价有些沉重。

    冒险者酒馆,被天行定为嫌犯的那两个人此时在一起喝着酒,看着舞娘跳着**,充满挑逗味道的舞姿,忍不住笑道:“这一次的买卖真容易赚,我们可以好好快活几天了,你看那个了,我们今晚可以带走。”

    “那个金‘色’头发的身材不错,‘波’大‘腿’长,听说活很好叫声也很动听,今晚可以试试了。”

    “那我要褐‘色’头发的,虽然有些瘦,不过看去很清纯啊!”

    两人商讨着待会要带走那个舞娘,气氛十分快活,但此时他们还不知道危机已经降临了。

    “真不懂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是怎么想的,一个平民的一条命,也值一千金币,不是有个皇家圣魂学院的儿子嘛。”

    穿着长袍的男子愤愤道,他是一个神魂使,擅长使用火焰符术,是他事后发了一把火的,原因嘛是嫉妒,因为他曾经也想要去皇家学院,但很可惜他的资质不够,还不够格。

    当然他本人并不觉得是自己达不到他们的录取标准,而是他们有眼无珠,居然白白错过了自己这个天才,以致于自己求学无‘门’,现如今快要三十岁了,也只是达到白银一星的程度而已。

    这都是因为没有资源,没有优秀的老师,都是皇家学院的错,绝对不是自己的。

    长袍男子的同伴,当然能够明白他的想法,只不过这位还较理智一点,资质差是资质差,他们这些人,注定只是最底层的存在,能够接到这么一次简单而钱多的买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听说那个儿子不是她的,我估计这应该是豪‘门’恩怨的事情,我们拿钱办事,钱已经到手,剩下的事情不用我们多管了,你酒喝够了的话,那我们走吧。”

    “嗯,怎么突然觉得有点冷啊。”

    作为一个使用火焰神魂使,长袍男子对于冰冷可是十分敏感的,他感觉到空气突然冷了很多,水属‘性’的能量变得无活跃,这固然是因为下了倾盆大暴雨的关系,但肯定还有其它的因素,不然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的。

    “哈哈哈,你都还没有开始,已经虚了。”同伴不以为意,反倒是取笑了起来。

    “我没有开玩笑,越来越冷了,有什么东西在靠近。”

    “……没错,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同伴也感觉到了不对劲,酒馆之其他人也察觉到了不对,大暴雨的降温,不可以会达到这种程度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