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异常人类见闻录目录 > 041 女鬼也疯狂

2018世界杯投注网


    叶晨其实不大相信这个世界真的存在什么鬼神之说,更不相信人死了还有灵魂不散的说法。.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至于人格。

    他更多地认为这是一种类似于‘精’神的力量。

    但是在刚才。

    在他盯着于老头那一对眸子的一刹那。

    叶晨却有些开始怀疑自己的想法了。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

    于老头的眸子里,分明有另外一个人的重影。

    他可以断定,

    那道人影绝对不是姓于的老头子自己,而是另外一个人。

    叶晨想说什么,

    但是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只是盯着于老头的眼睛瞥了一眼。

    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概是肯定了‘女’婿关于老于没几日好活的说法,邵‘玉’林脸的表情显得略有些沉重。

    时不时地起身看挂在墙的钟。

    “这个小于,怎么回事,还不过来!”

    “我说老邵啊,你急什么,让老于在这里坐一会儿。”

    翁婿俩对视了一眼。

    叶晨也看得出来,

    岳父邵‘玉’林眼里的神‘色’有些不大自然。

    “爸,不急,再等一会儿。”

    叹了口气。

    邵‘玉’林也只好点了点头。

    不过人终究还是没有等到。

    快到傍晚的时候。

    那个叫于‘波’的年轻人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说是遇到了急事,今天赶不过来,明天一早到。

    不管邵‘玉’林脸的表情,丈母娘余乔还是把于老头留下来吃了顿晚饭。

    只是老于脸木木的表情,总让人瞧着有些不对劲。

    如果说有谁是明白人的话,恐怕只有叶晨始终按耐住心里的冲动,一直忍着没说话。

    但是眼神却时不时地朝靠屋子角落的沙发瞥了一眼。

    夜‘色’渐渐变暗。

    岳父邵‘玉’林跟丈母娘余乔早早地睡下去。

    跟邵薇说了会儿话。

    叶晨这才把房间里的灯关掉,手抱着那只黑猫,靠着客厅里的沙发坐下来。

    除了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客厅里一片沉默。

    过了很长时间。

    叶晨忽然叹了口气。

    抬起眼睛朝离他不远的位置瞥了一眼。

    “你打算这样一直坐着?”

    似乎自言自语。

    只是眼睛却盯着眼前的空气。

    叶晨其实并不喜欢这种只在小说和电视里面才见过的情节。

    毕竟,

    自言自语总会给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明明是两个人对面落座。

    但是另外一个,却不知道到底应该被称为人还是鬼。

    然而,

    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如果不是眼前那道人影清晰得连脸的皱纹都看得清楚的话,叶晨的确会认为自己是在跟空气说话。

    很显然。

    这道人影并非是昨天晚看到的老于。

    而是一个年岁相仿,似乎还要更年轻一点的‘女’人。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

    这位大概是他岳父口的老沈了。

    也是于老头那位过世没有多长时间的结发妻。

    跟活着的时候相,眼前的这道人影,脸的表情显然要麻木一些,不过还依稀看得出来,生前也是个爱笑的老太婆。

    毕竟嘴角那一似若有人有无的笑意,除了让人头皮发麻以外,也给人一种她是一个大活人的假象。

    “不说话?不说话我去睡觉了。”

    喵了一声。

    小二黑似乎是在附和他这句话。

    偏偏无良主人不买账。

    “死猫,你少叫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

    叶晨终究还是没起身,而是转脸盯着老沈。

    说实话,

    对一个死了已经快半年的老太婆。

    叶晨的确没什么深聊下去的心思。

    他是和非正常人不假,

    但是审美毕竟还是属于正常人类的范畴。

    年轻貌美的姑娘谁都喜欢看,

    但是人老珠黄的老阿姨,那不一定了。

    至少,

    叶晨没多少兴趣。

    如果不是因为于老头跟自己也算是有缘,他实在是没有多少心思去收拾着个烂摊子。

    现在没人,

    叶晨也不用掩饰。

    毕竟,算他再笨,这会儿也应该看出来了,老沈的死法,不一般。

    毕竟,

    谁死了,脸还一脸的血迹呢,难道不应该死的干干净净,果果断断的?

    非得扯得血淋淋的才好看吗。

    “我跟着邵薇叫你声沈阿姨应该没问题吧?”叶晨开始自言自语。

    毕竟,

    你不可能跟一个可能是鬼的东西讲道理。

    “沈阿姨,你要是有什么话尽管说,我虽然不能保证什么,但是能力范围之内的,绝对不含糊。”

    叶晨也不想继续等下去。

    毕竟,良宵苦短。

    虽然邵薇眼下正处于生理期,但是也耐不住年轻美貌不是,总好过陪一个满脸鲜血的老太婆枯坐到天亮。

    以前单身狗的时候,叶晨总是很天真地觉着夫妻两个灯一关,总要做点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实际,

    夫妻同处一室,更多的时候只是一种相互慰藉。

    至于少儿不宜的画面,偶尔为之或许会很欢快,但是如果沉‘迷’于此,怕是魂海境的高手也老早撑不住了。

    “哎!”

    姓沈的老太太总算是吭了声。

    叶晨也不由得松了口气,他还真的怕这个老太婆会在这里干坐着。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你不是老邵家的‘女’婿小王吧,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我的感觉不会错。”

    叶晨突然没来由地一阵头皮发麻。

    这真的见鬼了!

    他是好心来帮忙的,竟然给自己惹出来一个炸弹。

    竟然能一眼看出自己是个冒牌货?

    “你是不是怕我把你的身份泄‘露’出去?你放心,我一个早死了的老婆子,看出来了又怎么样,我只希望你能帮我做一件事情。”

    沉默了片刻。

    叶晨这会儿大抵也猜出来了一点什么。

    只是他没有料到的是,自己竟然栽在了一个死人手里。

    讲真,

    这老婆子,‘挺’厉害的。

    点了点头,叶晨并没有一口回绝。

    “我家老于啊,是个好人,但是好人不长命,老婆子一个人在下面,孤单得慌。

    要不这样吧,你帮我个忙,让他早点下来陪我,你的秘密,我也会让它烂在肚子里。”

    “你威胁我?”

    “老婆子我知道威胁不了你,当做是我的一个请求吧。你也知道,这人啊,一旦死了,总有那么些未了的心愿。”

    叶晨没有说话。

    但是脑子里却转的极快。

    按照小二黑的说法。

    于老头的确命不久矣。

    但是如果要他动手让于老头提前死掉,叶晨却有些于心不忍,毕竟,他跟于老头无冤无仇的。

    只是这个沈老太太,却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按理说人死魂消。

    但是现在沈老太太明显还留着一口残魂未散,这有点让人棘手了。

    叶晨其实并不怕她会泄‘露’自己不是王科的事实。

    但是这个老太太的确不是个愚人。

    刚才那一句话,

    叶晨不得不忌惮三分。

    人死心愿未了,按照道家的说法,这是要变成厉鬼啊!

    叶晨不怕一道残魂。

    但是如果这道残魂变成厉鬼的话,那事情真的有点麻烦了!

    毕竟,

    他总不可能一天到晚都待在邵家做保姆。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