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武侠世界侠客行目录 > 第五十八章 概况

2018世界杯投注网


    

    漆黑的房间里,空间忽然‘荡’漾出一片微不可查的涟漪,屋内气流诡异的变化,李侠客的身影在房间内缓缓出现。-www.culinarybazaar.com-!

    进入铜镜空间的时候是黑夜,出来的时候果然也是黑夜,相于铜镜里的世界,主世界的时间几乎相当于凝固一般。

    在李侠客现身房间的一刹那,隔壁房间的常舒远霍然睁开了眼睛,心极为诧异:“这小兄弟的气息好怪,怎么忽然消失又忽然出现?当真是哉怪也!”

    他是武道高手,如今虽然被魔‘门’的天罗烟困住身体,但是五感六识却不受影响,刚才感觉李侠客在隔壁房间的气息陡然消失,顿时吓了一跳,以为李侠客被不知名高手忽然掳走了呢,正焦急的时候,李侠客消失的气息却又忽然出现。

    饶是常舒远闯‘荡’江湖多年,这种怪的事情还是第一次遇到,他是旷达之人,倒也无心探究,心道:“看来这小兄弟也有自己的秘密啊!不过人生在世,谁没有点小秘密?只要行的正,走的直,再大的秘密也是无妨!”

    不过到了次日天明,见到‘精’神奕奕的李侠客时,常舒远即便再旷达,也冷静不下去了,惊道:“侠客兄弟,你这……伤势怎么好的这么快?”

    昨天李侠客重伤‘欲’死,五脏俱损,肋骨都断了三根,算是吃了他的保命金丹,想要痊愈,最快也得一个来月,这还是乐观估计。因此他才传授李侠客三阳剑气,目的是想让李侠客尽早恢复。

    可他无论如何没有想到,这短短一夜之间,李侠客非但已经痊愈,甚至浑身‘精’气神都已经攀升到了极点。但这还不是最令常舒远吃惊的事情,最令他吃惊的是李侠客身时有时无的深沉杀气。

    这杀气犹如湖面微微飘起的丝丝水汽,缥缈细微,看似没什么,但这只是从湖面溢出来的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气息而已,真正深沉的,是散发水汽的湖面。

    现在李侠客身的杀气,给常舒远的感觉,像是湖面散发的水汽,而在这细微的杀气背后,是深沉无底的惊天杀意。

    这股杀气,使得李侠客整个人都犹如一把利刃,危险、锋锐、但也缺少点圆润的感觉。

    “何以在短短一夜之间,平添了如此杀气?”

    常舒远简直有点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深深吸了口气:“兄弟,你如此强大的恢复能力,还是我生平仅见!”

    李侠客这种恢复速度自然是极不正常,但是常舒远却不想探究,惊叹道:“你有这体质,日后修炼外‘门’功夫,定然能修炼到极高的境界。”

    李侠客闻言一愣,他正发愁怎么向常舒远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恢复这么快呢,没想到常舒远主动为自己找了这么一个理由。当下顺嘴答音,笑道:“对对对,我这人体质天生与别人不一样,恢复能力一般人可要强多了!”

    常舒远苦笑道:“要是金刚‘门’的弟子有你这体质,恐怕早修炼成佛‘门’的不坏金刚体了!”

    李侠客好道:“什么是不坏金刚体?”

    常舒远道:“那是佛‘门’密宗金刚‘门’的镇寺绝学,非常了不起,据说练到最高境界,能修成金刚法身,浑然一体,万劫不朽!不过据说这‘门’功法到现在也只剩下前三层的心法,后面的七层早失传了!”

    李侠客极为向往:“竟然还有这种功法?恐怕是夸大之举吧?”

    常舒远摇头道:“应该不是!四十年前,我曾在北疆‘玉’龙山,见过一名金刚‘门’的弟子与一只暴猿相斗,打得当真是‘激’烈非常,那暴猿出手非常重,石头一握碎,但是打在那名金刚‘门’弟子身,却毫无用处。双方打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一座小山的山头都被打塌了,最后那只暴猿还是不敌金刚‘门’的弟子,被他当场拿着剃刀给剃度了。”

    “四十年前?把山头都打塌了?开什么玩笑!”

    李侠客下下打量了常舒远几眼:“常大哥,你多大岁数了?”

    常舒远笑道:“为兄五十有七,侠客,你问这个干什么?”

    李侠客长大了嘴巴:“你?五十七?我怎么看着你才三十来岁啊?”

    常舒远哑然失笑,道:“修行人,一般都不怎么显老,我大哥古拙龙,如今已经两百多岁了,看着也是四五十岁而已。”

    李侠客眼睛越瞪越大:“两百多岁?常大哥,我想请教你一件事情!”

    他小心翼翼但又充满了希望的看向常舒远:“这个世界武力最高的一批人,他们到底有多厉害?”

    常舒远道:“最厉害的人,应该算是儒道佛魔的顶级高手了吧,他们到底有多厉害,现在很少有人知道。这些人的对手已经不是普通人了,很多绝世高手都在参悟大道,想要跳出如今的天地樊笼。他们的对手是整个天地,而不是具体的哪一个人,你要说他们有多厉害的话,还真难以描述。”

    他想了想,对李侠客道:“我大哥古拙龙也算得十三派的高手了,他的龙头锏要是全力击打的话,足可以将一座小山打碎。我只见过他出手过一次,那是跟一名魔‘门’高手争斗,两人打了一天一夜,在荒漠之,硬生生的打出了几个小湖,最后谁胜谁负我们几个兄弟,都没有看出来,大哥也没有跟我们说。但是他们‘交’手的情景我却一辈子都忘不了!”

    李侠客听的热血沸腾:“竟然有这么厉害的功夫?这跟神仙又有什么区别?”

    常舒远摇头道:“神仙?天生神圣是为神,后天悟道是为仙。我大哥虽然很了不起,但如何能得了神仙?兄弟,你太小看‘神仙’二字了!”

    李侠客道:“但是在我看来,反正都差不多!”

    两人在小客栈里用完早餐之后,继续路,李侠客的养母毕竟年迈,有点受不住沿途奔‘波’了,在车坐了半天后,对李侠客道:“阿瓜,我的儿啊,咱们快快找个地方安家吧,买几亩田,我再给你找个媳‘妇’,咱们踏踏实实的过日子,那该多好!”

    李侠客笑道:“娘,娶媳‘妇’不着急,不过找个地方安家倒是很有必要。”

    他看向常舒远:“常大哥,我要照顾老娘,无法远行,须得把她老人家安置好后,我才能安心把你送回去。”

    常舒远笑道:“这好办,咱们到前面县城,买个宅院,暂且入住。到时候我发出‘门’暗号,十二连城的兄弟发现后,自然会把我接回‘门’,倒也不用你千里奔‘波’了。”

    便在此时,一道银铃般的声音响起:“常大哥,你让我好找啊,奴家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常舒远脸变‘色’,叹了口气:“九娘,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吗?一点退路都不给自己留?”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