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万界之莲开千叶目录 > 第八十四章 想报恩,以身相许如何?

2018世界杯投注网


    

    银剑帝国皇宫,真武殿广场。。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品書網 有一道靓丽倩影,御琴从天而降。

    “什么人?”宫里一群正在巡逻的护卫立刻冲了来,将那‘女’子团团围住。

    “有刺客吗?”

    一声沉喝,正在真武殿打坐修炼的大皇子云一念,提剑冲了出来。但见了那‘女’子,发现竟是熟人。

    “是你‘花’羞月?你为何来此?”

    “云三生呢?”‘花’羞月急切问。

    “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巡街吧。”云一念答道。

    ‘花’羞月一挥袖,御琴冲天飞出了皇宫。

    “怎么来去匆匆的。”云一念皮笑‘肉’不笑,自语道,“竟是找三弟的,想不到,三弟你竟还有这样的红颜知己。”

    大皇子心思一转,暗道不对,这样下去,桃‘花’宫将成三弟助力。万一将来他有争胜之心,我如何与他拼?看来我也要找个‘门’派来合作一下。

    出了皇宫的‘花’羞月,收起‘花’灵琴,一路寻找过去,可转了一圈,这偌大的皇城,街道众多,哪里才能找到云三生呢?

    好巧不巧,这时却见云三生带着一队护卫经过,走到了十字街口,没有片刻,进了那座‘花’楼。

    ‘花’羞月后脚跟着,刚要进去,却被‘门’口‘花’枝招展的招客姑娘拦了下来。

    “姑娘,这里是男人们进的地方,你不能进去。”

    “为何我不能进?”‘花’羞月疑‘惑’问。

    那招客的姑娘嘻嘻笑道:“男人来这里快活,你进去做甚?”

    “什么事?”这时,里面又出来了一个风韵犹存的年‘女’子。

    “妈妈,这位姑娘硬要进去。”

    老鸨见那‘花’羞月,身穿百蝶桃‘花’裙,不施粉黛,却长的闭‘花’羞月,惊为天人,一看与楼的哪些庸脂俗粉不一样。

    老板绕着‘花’羞月转了一圈,不住称赞道:“长的好生漂亮,应该还没被男人碰过吧,你今日来的巧,今日有重要的人物在这里,连我都是第一次见。看你还是个雏,他若是玩的高兴,娶你做个小妾应不是难事。”

    听不懂这年‘女’子在说什么,‘花’羞月解释道:“我是来找人的,我找刚才进来的那个手持折扇,身穿月黄锦衣的少年。”

    “哎呀!缘分呀!”老鸨顿时笑的‘花’枝‘乱’颤:“你找的也是他,我说的那个人也是他呀,看来这真是你们的缘分,若是成了事,可不要忘记我。”

    “他在哪?”‘花’羞月问。

    “他在顶楼,顶楼共有‘春’‘花’秋月,四十间房,他在月字第一号包房,可是他现在不方便,你现在不可去找他,等他完事了,再......”

    老鸨话还没说完,‘花’羞月却已径直了楼。

    老鸨顿时一脸焦急,跟着叫道:“别,别,别,现在不能去,他还没完事啊!”

    ‘花’羞月是修仙者,身形之快,一眨眼已到了楼,老鸨是想拦也拦不住。

    月字第一号包房,里面传来嬉笑之声。‘花’羞月一推‘门’,只见一蓝衣妖媚‘女’子,双臂环勾搂着云三生的脖子,‘玉’手‘交’叉在云三生颈后,侧身坐在云三生的‘腿’,而云三生,竟也紧紧的抱着她。

    场面**,‘花’羞月顿时涨红了脸,转身要离去。

    “呀!又是一个熟人,别走呀!妹妹。”

    那蓝衣‘女’子见到‘花’羞月,身形竟似一阵风般,瞬间闪到了‘门’口,一把拉住了她。

    两人靠的近了,‘花’羞月顿时想起这‘女’子是谁了,惊讶道:“是,你,九尾冰妖狐。”

    黑莲心讶异‘花’羞月竟也能看出这‘女’子的真身。

    黑莲还以为只有他看出来这‘女’子是狐媚妖兽化形,以为这‘女’子与那妖汗国公主一样,目的不单纯,便与这蓝衣‘女’子逢场作戏,寻她破绽。

    九尾冰妖狐转身对云三生撒娇道:“你看吧,人家小姑娘都记得奴家,你却不记得,是不是夺了你的‘花’神泪,你气了三年,所以故意装着不认识奴家?”

    黑莲顿时明了,原来云三生与‘花’羞月都见过这九尾冰妖狐化形‘成’人,所以妖狐才故意调戏云三生,‘花’羞月也才能认出妖狐真身。

    “妹妹,你来这里做什么?”九尾冰妖狐问。

    “我是来当面向云三生道谢,感谢他当年三次救命之恩。”

    她说的三次救命之恩,是她与云三生之间的剪不断理还‘乱’的缘分吧,想不到这云三生竟还有桃‘花’运。

    可如今黑莲夺舍云三生之身,只怕这份桃‘花’情缘是要应在了黑莲的身。

    看着眼前的‘花’羞月,黑莲不禁出神。

    ‘花’羞月的身影,与纤依的身影有几分相似,所以自己过往才忍不住多调戏了一下她。可她毕竟不是纤依,至少目前在计划成功之前,没办法也没有任何手段,去确定她是纤依。

    第一次见她,是在银剑帝国皇宫真武殿,当时以云九歌之身调戏了她,害的白莲云九歌被她重伤。

    第二次见她,是在万兽山,仍然是以云九歌之身,假装受伤,又调戏了她一次。之后仙剑阁大战,夺舍剑无心,便在也没时间留意她。

    如今又见到了她,不知为何,心有一种别样的感觉,是喜欢,还是想调戏?这感觉,哪一个是黑莲的,哪一个是云三生的?黑莲自己也分不清了。

    “救命之恩?还不止一次?”云三生冷冷道,“那你今日找我,打算如何回报?”

    云三生语气冰冷,‘花’羞月从进来后到现在,也不见他面表情有丝毫变化。

    之前云三生不是十分的关心她吗?怎么三年过去了,云三生与她变的这么生份了,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为了她,被血丹穿身,被冰锥透体,宁愿自己坠崖也要救她,接连三次为她舍命的云三生吗?

    见‘花’羞月不答,云三生又接着问道:“我要你回报我,你怎么不说话了?后悔来了吗?你知道来这里的人,都是做什么的?”

    云三生起身走到‘门’口,一把从九尾冰妖狐手扯过‘花’羞月来,将其拉到了那一层楼的月字其他房间‘门’口。

    九尾冰妖狐也跟在后面,不明白云三生这是要做什么。

    三人站在那间房‘门’口,房传来啊啊哦哦的奢靡之音,又听闻咯吱咯吱的‘床’‘腿’摇晃声。云三生猛的推开房‘门’,只见里面有一男一‘女’二人都光着身子,‘女’男下,正在做活塞运动。

    “啊!”房那‘女’子一声娇喝,急忙拿过衣裳遮蔽身体。

    那男子也坐起身子,光溜溜的怒吼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九尾冰妖狐见状,赶紧将房‘门’带起,赔笑道:“呵呵,走错房间了,你们继续。”

    云三生冰冷道:“这下你知道这里是是么地方了吧。”

    “那你来这里,也是为了做那种事吗?”‘花’羞月低下头,声音低沉,竟有泪水在眼眶打转。

    “这你不必过问了,你既然是来道谢救命之恩,总不能出口说说,你刚才说我救过你三次,这样吧,你陪我睡三次,之后我们各不相欠,如何?我们即刻开始,现在报第一次的恩吧。”

    云三生说将着,突然将脸凑了去,一下‘吻’了‘花’羞月的薄‘唇’。

    “与云九歌一样,都是登徒‘浪’子。”羞忍的‘花’羞月,挣脱云三生的手,退了一步,举起手来,要给云三生一个巴掌。

    黑莲云三生竟抬起头来,斜伸着脸,‘激’将道:“打呀!我舍命救了你三次,你还要恩将仇报不成,你想学那些修妖者吗?”

    一旁的九尾冰妖狐也看不下去了,捂着额头,轻生嘘道:“你们两人,现在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