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浮沧录目录 > 第一百七十七章 齿轮

2018世界杯投注网


    天狼王城城头。,最新章节访问:ШШШ.79xs.СоМ 。品書網

    叶十三离开之后,大日下坠,黄昏余晖将断成两截的枪影拉得很长,易潇坐在城头边缘,莲衣被风吹得飞来飞去,眼神里闪烁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他看着远方的北魏大地,在逐渐降临的黑暗当,灯火勾勒出山体的轮廓,城下的铁骑处理着尸体,焚天的火光带着血腥气息。

    晚风吹来尸骨味。

    有人登城头,沉默不言,坐在了自己的身旁。

    “齐恕的伤情不算严重,但王落受了重伤,现在在大榕寺休养,前线的事情......破开了天狼王城,其他的便不需你再出手,免得多生事端。”

    萧布衣将双手抬起虚搭着枕在脑后,道:“叶十三回去之后,不知道南海的态度是什么,如果执意‘插’手,再让圣岛介入制衡......你在想什么?”

    从易潇赶到战场,到天狼王城的攻城结束,两人之间的见面时间不超过十个呼吸,只是远远一个眼神之间的‘交’触,易潇便骑马而去,一人攻城,此后便无更多的‘交’流。

    到了此时,才有了机会坐下来,认真的谈一谈。

    “我在想......有些事情我们知道注定要发生,但发生的时候,仍然无法接受。”

    易潇轻轻顿了顿,道:“譬如说......战争。”

    “战争是无法避免的,我们手持利剑,击败挡在面前的敌人,为的是让身后的子民更好的活下去,如果不这么做,我们是死去的那一方,没有人会为失败者吊唁。”

    坐在城头的二殿下表情还算平静,“洛阳一日不倒下,兰陵城不会停下。”

    易潇轻轻嗯了一声:“我知道的。杀人是无法避免的,一国之间的是非成败,不该因为任何的因素而停下脚步。”

    他想了很久,像是在组织语言,能够正确的表述出自己的意思。

    “我想说......我本以为,轮不到我们的。”

    萧布衣怔了怔,转过头望向易潇,小殿下双手同样搭在脑后,向着城头倒了下去,仰望星空,眨了眨眼:“我以为,萧望和老师会替我们把这一切都摆平,轮不到我们来‘操’心的......”

    易潇闭双眼,耳边风气缭绕,似乎带来的血腥气息并不那么重了。

    像是很多年前,在兰陵城城头的那样。

    两个人像是回到了幼年时候。

    “这一切的发生,像是在昨天......城下的火光不像是焚尸,像是庆祝的篝火,这个时辰,我应该回到经韬殿去读书了,或许再过不久,我要坐马车,从兰陵城离开,一路渡江到北魏谋生。”

    “我本以为,我这一辈子,只需要读书可以了。”

    “萧望和他的铁骑会踏破淇江,把洛阳的大军推平。老师会成为齐梁最强大的后盾,可是这样......又有什么意义呢?”闭双眼的年轻男人,心脏的跳动平缓而又稳定,他轻轻吐出几个字:“这样的话,我会死在十六岁了。”

    萧布衣将双手按在膝盖,俯视着城下的火光,拥挤密集,稀疏零散的黑点白点,忙碌的将士,死去的白骨,这些都模糊了。

    那一年他看到的城下景象,如果没有扑面刺鼻的血腥气息,其实与现在是差不了太多的。

    有时候死亡与新生只有这么一线之隔。

    被杀或者杀人都不会带来喜悦。

    只有结束这场战争,让人忘却死亡,才能短暂的忘掉痛苦。

    二殿下说道:“我们走到这一步,付出了很多的努力,这很不容易。”

    “努力的活下来,改变这个世界。”

    萧布衣轻声且坚定的说道:“为此付出代价......在所不辞。”

    易潇睁开双眼,望着萧布衣,他笑了笑:“你真是一个天生适合坐在那个位子的人,我记得在雷霆城的时候,你还不是这么笃一的人,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坚定?”

    萧布衣笑骂了一声放屁,接着收敛了笑意,认真且严肃说道:“在你死的时候。”

    城头的气氛一下沉默下来。

    双手按膝的二殿下,指尖微微发力,吐出一口浊气,努力笑着说道:“在萧重鼎死的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亲人的死亡让我觉得痛苦,但你死了以后,我意识到了......痛苦并不能改变什么,我要好好的活下去。”

    易潇轻轻打趣说道:“一个人彻悟的程度,恰好等于他所受痛苦的深度......我死了,你终于开始惜命了?”

    萧布衣正‘色’说道:“活下去......才能有未来。”

    “我要做的事情太多了,灭魏只是一个开始......”二殿下望向易潇,语气凝重:“萧望的身体并不好,在他倒下之前,我要让他看到洛阳先倒下了,漠北的王庭倒下了。我要灭魏,要伐妖,要把淇江两岸合拢,完成南北合流......”

    最后是长久的停顿。

    萧布衣盯着易潇的眼睛,一字一句,无认真,无沉重。

    “我还要......杀死老师。”

    ......

    ......

    “杀死老师......这件事情,我准备在洛阳倒下之后再做。”

    说这句话的不是萧布衣,而是易潇。

    易潇坐直了身子,他盯着二殿下的双眼,“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鹿珈镇有一个幸存者,叫做‘胭脂’。”

    萧布衣言简意赅,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平静:“这个‘女’人现在被‘保护’起来,没有动用天阙,而是七大家的力量,囚在兰陵城......老师离开了兰陵城之后,对天阙仍然有着极高的控制力度,不管他是否放弃了世俗的力量,我需要‘弄’清楚,他究竟图的是什么。”

    “瞎子还活着,而且在鹿珈镇空‘射’出了一箭......这一箭‘射’碎了顾胜城的耐心,也‘射’碎了西域的求和念头。”

    易潇听到了这个消息,‘欲’言又止,最终保持了沉默。

    “很多事情都是一个谜,解开这个谜并不需要多长的时间,但我现在没有更多的心力......”萧布衣摇了摇头:“如果你们都死了,那么我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胜算。”

    “好在......你还活着。”

    萧布衣忽然咧嘴笑了笑,说道:“而且活得这么好。”

    天狼王城的城头,抬起头来星空无垠,低下头去火光萦绕。

    死去的人,尸体在火光焚化,灵魂升空,据说会变成天的星辰,但易潇知道,天什么都没有,那些星辰的数量并不会因为死去了多少人而改变。

    活下来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在战争当活下来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不仅仅艰难,而且痛苦。

    城头的两个人,坐在星空之下,火光之,像是在生死边界线徘徊的摆渡人。

    一个人忽然说道:“这件事情,‘交’给我吧,在洛阳攻破之前,你不要分心了。”

    另外一个人笑了笑,道:“好。”

    ......

    ......

    “这座城叫凉甲城。”

    ‘蒙’‘蒙’细雪。

    披着白蓑袍的少年站在雪,轻声说道:“天狼王城破了,玄宇会试图说服江轻衣,与北魏一同对抗齐梁,击退南人......所以很快,凉甲城会迎来一场很重要的谈判。”

    易小安站在源天罡的身旁,她的黑袍覆了一层惨白的雪‘色’,目光望着凉甲城,她听着身旁的老师娓娓开口,一路从天狼王城走过。

    “宁风袖会死在天狼城头,被一剑抵穿心肺。宁夫人在王府里吊自杀,府里的两个丫鬟投井,麾下的大将张远自尽,放弃了领兵抵抗的念头,所以齐梁能够如此轻松的屠杀天狼王城。”

    “天狼王城有一名幸存者逃了,是森罗道十六组的斥候,他会绕过风庭城抵达洛阳,把战报传给曹之轩。”

    “拒西防线会撤下来钟家的人马,但是那个姓段的修行者会留下来......他是北魏唯一的希望,很快他会抵达凉甲城,成为这场谈判的主角。”

    停顿之后。

    源天罡笑着说道:“之一。”

    易小安沉默了很久。

    源天罡轻柔说道:“如果曹之轩愿意向江轻衣道歉,而且真的付出足够多的诚意,那么西关或许真的会愿意与洛阳联手对抗强敌......‘唇’亡齿寒的道理谁都懂,对于缥缈坡而言,看不见未来的仇恨没有意义。”

    易小安只觉得站在自己身旁的老师,那副微笑的模样让人不寒而栗。

    白蓑抛飞,少年像是站在时光河流的制高点,注视着来回流淌的江水,无论是未来还是现在,在他口说出来,像是既定发生的历史。

    曹之轩向江轻衣道歉,洛阳和西关联手......

    易小安疑‘惑’着重复了那个词眼。

    “如果......?”

    源天罡知道她会这么说。

    少年笑了笑。

    “只可惜,没有如果。”

    “曹之轩是一个死心不改的人,他不会道歉,更不会承认自己错了,他来到凉甲城,是为了杀死江轻衣,以更加铁血的手段拢合西关。”

    易小安抿了抿‘唇’,她呼出一口热气。

    “所以我们来到这里,要做什么?”

    源天罡闭双眼,微笑说道。

    “不做什么,这么静静的......看着好。”

    凉甲城大雪纷飞。

    两道身影立在天地之间。

    天地之间,大雪之后,仿佛有巨大的齿轮轮廓浮现,互相咬合,然后缓缓转动。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