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浮沧录目录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等风来

2018世界杯投注网


    无数红霜的结晶碎片,悬浮在银城的城头。-www.culinarybazaar.com-品書網

    陈万卷的红衫已经有些狼狈,破碎的‘胸’襟,那朵枯萎的红‘花’,彻底碎裂成为齑粉。

    他看着银城城头的七大家。

    接着缓慢转动目光,将视线投向了银城城下的南海三人众。

    陈万卷的模样有些凄凉,他伸出一只手,以手背擦了擦‘唇’角的血渍,顾不发丝散‘乱’。

    “呵......你们这些人。”

    “道貌岸然。”

    城头的儒生,摇摇晃晃,红衫还有零散的血液,被风雪迅速掩盖,化为鲜‘艳’的霜粒。

    他沙哑着嗓子,盯着城头下的叶十三,一字一句说道:“一个一个......口口声声,说不同意这‘门’婚事......摆出了要死战的姿态.......呵......”

    他尖锐着嗓子,压抑着怒气,眉眼之间全是狰狞,不甘。

    “可是凭什么!”

    “凭什么?凭什么你们不同意,我要拱手让人?”

    陈万卷说到这里,整个人靠在银城的城墙之,‘胸’膛的红衫散‘乱’,若是掀开去看,甚至能看清楚“南圣人”方才一挥袖之下,印在‘胸’膛的腥红掌印。

    “你们替易潇来抢亲,要从银城带走魏灵衫......”他艰难喘息,讽刺地发问:“可曾问过,魏灵衫......她究竟愿不愿意,跟你们走?”

    一片沉默。

    苏扶的表情变得非常难看。

    宋知轻咬紧了牙齿。

    七大家的大部分人,面目与之前一般无二,杀气凛然,赴死之态慷慨孤勇。

    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件必然的事情。

    兰陵城内,小殿下与魏灵衫,天造地设,神仙眷侣。

    他们不了解事态的发展,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只看到了这张婚帖,还有苏扶手集结七大家的那条飘扬黑带。

    这足够了。

    足够他们来银城抢亲,站在苏扶的身后,为未来的苏家家主拔出刀与剑,最后说出那一句——

    “我不同意!”

    可是来抢亲的人,是否问过魏灵衫呢?

    这么荒唐的一场婚礼......荒唐到,每一位抢亲的人,都无自然的认为,这件事情,不需要争求那位魏姑娘的意见。

    陈万卷的目光从面‘色’难看的苏扶和宋知轻身掠过,他低声笑了笑,模样狼狈不堪,将目光投到城下。

    公子小陶的面‘色’依旧平静。

    她缓缓眯起了眼,抿起嘴‘唇’,脑海的紫‘色’身影,犹如蝴蝶一般缭绕,只是在那场大雪崩后的某一天,彻底坠落。

    无人知道,在易潇的“死讯”传到南海之时,她便第一时间以读心相连接了魏灵衫的魂海。

    那只紫‘色’蝴蝶,在某日的魂海当,传出了一道微弱的呼救。

    “救......”

    甚至连第二个字都没有传来。

    那一日之后,公子小陶便再也无法以读心相连接魏灵衫的魂海。

    并非是切断了联系。

    而是所有的消息,全都接受,却不予回应。

    坐在轮椅的黄衫‘女’子,双手攥紧椅把,轻轻松了口气。

    她望着城头狼狈不堪的陈万卷。

    她一直在等这句话。

    她来到这里,不仅仅是为了抢亲,更为了‘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探知一切最好的方法......

    是让那只坠落的紫‘色’蝴蝶,重新出现在人间。

    见众生一面。

    公子小陶的目光从城头自而下掠过,那扇倒倾的白银之‘门’,红海已经殆尽,城内空空如也,没有一道身影。

    她说道:“那么,魏姑娘呢。”

    ......

    ......

    幽幽的四道漆光,在风雪之‘洞’穿天地,三塔一殿的顶端,漆黑的魂火沸腾燃烧。

    映月小魔境,以前并不是这样。

    三塔一殿的魂火,之前如风雪一般昼白,飘摇凝聚冰霜,这一处小世界并无黑夜,而此刻却像是永夜降临,大地一片黯淡惨白,高耸入云的三座巨塔,像是升腾着三轮漆黑的大月。

    塔殿之内,每一座静室,若是空空如也,便是有风霜萦绕,从‘门’缝缝隙之间蔓延,在空‘荡’的静室内绕香滚动,逐渐凝聚成为人形。

    若是静室之内有人,便被风霜爬满,眉须长发尽是一片雪白,盘坐如老树,呼吸微弱惨淡,若是有大修行者以元力倾听,每一座静室内的修行者,心跳的频率,都是一模一样。

    每一位盘坐静室内的修行者,像是古老的傀儡,被人提拎住了弦,于是连呼吸,都不再属于自己。

    三座古塔,无形的风雪飘摇,像是燃起了虚无的火焰,为着唯一的那座风雪大殿,输送着数以千万计的香火。

    从来没有人想过,“太虚”竟然还有如此邪恶的一面。

    篆养生灵,剥夺魂力,为宿主停供香火,延年续命,自主修行。

    若只看行径,这便是无的魔道。

    而大殿之内,那位“太虚”真正的主人,在这片小世界内,早已散去了真正的身形,每一处风雪皆是本尊。

    她从风雪之脱身,来到了殿‘门’之,一路前行,纤细脚腕有清风萦绕,面目,便似天仙子,一身大红裹挟肃杀,最终行至风雪最深之处。

    风雪大殿再后,是一片荒芜,霜杀百草,唯独这里的草叶枯萎却不凋零,惨白而又笔‘挺’,一路铺垫至漆黑的山‘洞’‘洞’口,有着风雪晃动铁链的剧烈声响。

    映月小魔境,是一片牢狱之地。

    在风雪大殿的后山之,便是真正的牢狱所在。

    而有一间牢狱,虚无的锁链并未升起。

    没有拷问神魂的风雪酷刑,也没有纠缠不止的轮回折磨。

    有的,只是一个凤冠霞帔的‘女’子。

    ......

    ......

    “魏姑娘。”

    “魏姑娘,可曾安好?”

    “魏姑娘......发生了什么?”

    一道又一道声音,跨越着虚无而来,落在心湖之,先是不解而‘迷’惘,接着带着焦虑不安,越来越频繁。

    “魏姑娘......你现在在何处......有危险吗......为何不回话了......”

    “大雪崩塌之后,一切是否顺利......那封图纸......可曾寻到了他的下落?”

    声音越来越小。

    最后归于平静。

    最后一道声音,却久久萦绕。

    可曾寻到了他的下落?

    古灯嗤的燃起,铜镜生了一层薄雾,被掠来的风雪擦拭干净之后,映照出那张惘然又动人的面容。

    魏灵衫怔怔看着铜镜里那个落了两行清泪的憔悴‘女’子。

    她像是渡过了千万年之久。

    魂海当,横着无数条风雪凝聚的锁链,有无形的力量,将自己全部的力气都‘抽’离干净。

    她能够听得见,能够看得到,却无法挪动一根手指。

    爱恨嗔痴怨,便在这样的煎熬当轮转游移。

    殊不知,在风雪银城的牢狱当,这般的折磨......甚至算不折磨。

    “魏姑娘!”

    不知过了多久。

    第二道声音砸入心湖,带着璀璨青光,甚至撕开了风霜封锁的一道口子。

    只可惜牢狱之的枷锁太多,世俗之外,无论是八大天相当的读心相,还是佛‘门’六大神通的他心通,都无法留下足够深刻的烙印。

    苏扶在收到婚帖的第一时间,便马不停蹄赶向了大榕寺。

    青石小和尚已修了闭口禅,不再开口,借了一只肩膀,替苏扶破开映月小魔境的魂力封锁,传出了陆陆续续的话语。

    “那张婚帖......”

    “十二月十二日......”

    “抢亲......反对......”

    “要相信,他还活着!”

    魏灵衫想要闭双眼,却无法做到,她听到桌面有着嘀嗒嘀嗒的液体落下,袅袅青霜如烟。

    镜那个‘女’子在哭。

    房间里摆放着一张大红木桌,躺着一朵嫣红的牡丹。

    风霜吹卷,那朵用作别在‘胸’襟处的牡丹,轻轻翻滚,滚动了数圈,最后滚到了铜镜架旁,有一瓣‘花’瓣根部摇晃,颤动,像是一片卷动的红云,最后轻轻的飞起,落下,灰飞烟灭。

    他会来的......

    接着过了许久,第二瓣脆弱的红‘花’‘花’瓣飞出,在半空之嗤然破碎,被风霜吹散。

    他会来吗?

    如果所有的等待,在数完了‘花’瓣之后有结果,那么所有的煎熬,都应当得到最好的结局。

    这朵牡丹,在仅仅剩下最后一瓣的时候,那瓣‘花’瓣倔强摇晃,始终不肯落下。

    他会来的。

    魏灵衫所有的念头,几乎都放在了那瓣摇摇‘欲’坠的‘花’朵之。

    八尺山大雪坍塌了。

    所有人都说他死了。

    不,不是这样的。

    如果再有一阵风吹过,最后一瓣‘花’瓣落下,轮到了“他会来的”。

    他会来的。

    等风来,他来了。

    忽然之间,静室之外,骤雪大作,狂风涌入,汹涌澎湃,将整座静室内所有的物事全都覆了一层坚冰。

    有人平静推‘门’而入,掀动狂风。

    那朵仅剩一瓣‘花’瓣的红‘花’迅速枯萎,最后支离破碎。

    风雪银城城主,看着这个面挂着两行清泪,看起来我见犹怜的‘女’子,一道又一道无形的丝线,将她的魂力全都剥夺。

    太虚之术将会剥夺她所有的意识。

    剩下的,是击垮她最后一丝的执念。

    她木然而无情的开口。

    “他不会来的。”

    “他已经死了。”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