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妖影目录 > 第二百九十章 雄起之乱

2018世界杯投注网


    此人一来,全场肃静,忽觉气温也下降了许多。-79小说网- !

    所有人都让开道来,生怕避让不及给猛虎吃了。

    等那怪人纵虎走到央,颜羽族一干人等齐齐鞠躬:“将军。”

    那怪人点了点头,驱虎到寒潭边,扭转虎头,大睁凶目扫视众人。除了谢宫宝、陈幻山、陆景升,所有人都勾头悚立,不敢与他对视。那怪人跟陈幻山和陆景升稍瞪片刻,转眼又投向谢宫宝,轻蔑的冷笑一声,手指石碑:“打从今天起,这寒潭属于本将军所有了,谁想喝水都要拿物来换,一碗口粮换一桶,一坛好酒换五捅,一个‘女’人可以换十桶,大家伙都得按我的规矩来,谁敢破我的规矩越界取水,只有死路一条!”

    “放屁!你当我陈幻山是死的,你说寒潭是你的是你的了,我还说是我的,你答不答应!”陈幻山背手昂头,朗声相搏,说完也不忘偷瞄谢宫宝,像个冲锋陷阵的小卒回眺将军,以期证明自己的本事。

    那怪人嚣张笑道:“谁不服,都可以前领死!”

    “好啊,我跟你分个生死!前番大兵拦架,我跟你没打痛快,这回乌镜枷的驻军少了许多,想来也没能力拦架了吧。”陈幻山把手一伸,身旁弟子赶忙递来一把锈迹斑斑的大刀,他握刀在手,敲打徒弟的头,训道:“怎么还是这把破刀,我叫你重新熔炼,你当耳旁风了!打过之后再跟你算账!”

    陈幻山这一出场,‘洞’室里顿时起了一股肃杀之气。

    大家屏住呼吸,往边挤,主动的让出一片空地。

    紧跟着,那怪人‘操’着开天斧从虎背跃起,砰声跳到‘洞’室央。

    两人一个瘦小如骨,一个高大如山;一个‘挺’刀遥指,一个扛斧龇牙。从体型和兵器看,陈幻山都不占优势。要知道,那怪人足有两米来高,肩扛的开天斧恐怕也有五百多斤重;相之下,陈幻山站在他前面,好一片枯叶,弱到打个屁都能崩走。

    ……

    ……

    眼看要开打了,谢宫宝也往后退步,退到墙边。

    然后双手抱‘胸’,喃喃自语:“陈幻山打得过吗?”

    话落,只听身旁有人接过话茬:“未必打得过。”

    谢宫宝扭头一看,却是师兄雍牧。看见雍牧装模作样,一脸正‘色’,像调戏族长的事没发生过似的,谢宫宝不由来气,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雍牧压在族长身的画面,只觉头疼又可笑:“你不睡觉做你的‘春’秋大梦,跑来这里做什么?”

    雍牧昂头仰面,装作没听见,实际心里发虚。

    他怕谢宫宝嘴碎,当着这么多人数落他的情史。

    于是挥手,把一起过来的二十个族大汉赶开。

    继而干咳一声,把手指向那怪人,转移话题:“这人叫作雄起,据说是人和霸王犬杂‘交’出来的狗东西,天生具有强大魂力,当年曲池兵变,他可起了不小的作用,后来兵变成功,他还想杀了曲池自己称王,这才被曲池抓了关在这里。依我看,他陈幻山的本事大些,回陈幻山、陆景升两个人联手也只跟他打了个平手,这回只怕悬了。喂,一会儿陈幻山败下阵了,是你出手,还是我出手?”

    谢宫宝下打量雍牧:“我越来越看不透你了,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平时懒得像头猪,只知道睡觉造梦,百事不管,这会儿又跑来这里多管闲事。”

    雍牧反驳:“师弟,这话不对了,这雄起摆明是挑衅,他挑衅的不光是州一脉,也是在挑衅我们。刚才族老派人过来打水,这狗东西的手下敢出手打人,你说这事我不管谁管。没错,师兄平时看着是懒,其实是在养‘精’蓄锐,事情发生以后,我这不立刻做出反应了吗,以免再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我叫族人原地待命,都先别来打水了。”——说到这儿,把手指向二十个族长大汉:“看到没,咱这儿也是身强力壮,我挑的这些那都是高手,不雄起的手下差。”

    谢宫宝罢了罢手:“行了行了别说了,看戏吧。”

    ……

    ……

    场,雄起和陈幻山相互怒瞪,迟迟没有动手。

    隔一会儿,雄起哈哈大笑,像是看不起陈幻山似的,不屑于首先出手,嚣张的朝陈幻山招手,引他出招。而陈幻山更夸张了,把身一转,以背相对,完全无视雄起,以高傲的姿态展现他真人的风采。

    “老头,你找死!”雄起大怒,举斧砍下。

    斧头劈落,但听砰响,把地也劈裂开了。

    然而陈幻山却在这瞬息之间跳到了十米高处,随后凌空翻转倒‘插’而下,‘挺’刀直往雄起的脑袋砍来。这时,雄起的开天斧尚还陷在地里,拔出来回挡显然来不及了,不过他也不慌,双臂一展,催动魂力架起一面绿光魂盾。陈幻山大刀砍到,铮声脆响,只把魂盾砍得‘荡’起无数涟漪,却没砍破。

    紧跟着,雄起把住斧子,双手的肌‘肉’猛然一涨。

    啊声大叫,把五百斤重的斧头从地拔了出来。

    他毫不迟疑,挥舞开天斧往自己头顶招呼过去。

    虽然雄起出手颇快,但在陈幻山眼里却还显得慢了些,陈幻山是修气高人,身法较之修灵者要轻盈快疾得多,因此雄起的斧头挥来,他借着刀劈魂盾的反弹力又纵半空,那身姿轻飘飞舞当真像个老神仙。这回他没有顺势坠砍,而是一个侧翻,翻到了雄起的背后,而后以刀为剑灌以雄厚真气刺向魂盾。

    那魂盾给他全力一刺,似破未破的凹陷进去半尺有余。

    “不自量力!”雄起大喝一声,猛地转身,把巨斧往前一推,魂力源源不断的加持在魂盾之。二人这么一个催气,一个催魂,拼起内劲。很显然,雄起略胜一筹,仗着体型庞大踏着巨脚一步一步的把陈幻山推向寒潭。

    陈幻山暗暗叫苦,这要输了,面子可丢大了。

    于是咬牙支撑,一个劲的朝陆景升挤眉‘弄’眼。

    在这时,从‘洞’道口边跑进来一个虎崽子。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