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羽化浮目录 > 390.第390章 一台戏

2018世界杯投注网


    杨天朗在这漆黑的地‘洞’之快速向前跑着,想早点找到这地‘洞’的出口,好将那火魔闫森已经逃出古墓并来到这幽冥教里的情况通知杨彩月几人。-79小说网-

    而杨彩月、孙灵明和陈元宝三人此时正跟随着大行寺和大愿寺的几位尊者等一行人正在去往那第八殿碧真宫的路,裴政和那五仙教的五位‘女’子也全都在这支队伍。

    当裴政看到那殿前的牌坊写着碧真宫三个字时,顿时想起在那明晨宫父亲裴松曾对自己说过,当年跟随自己的副将黄烈也在这幽冥教,目前任第八殿碧真宫的都市王。

    “如果一会儿进入这碧真宫果然遇到那黄烈黄叔叔,不知他会不会放自己这帮人过去,好像这黄烈当初还是武状元出身,武功应该是不差的。不过眼前共有五位罗汉尊者在此,算硬拼相信那黄烈也不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嗯,还是进去看看再说吧!”

    裴政独自思索着跟在众人的后面向那碧真宫的殿‘门’前走去。

    那孙灵明走在前面,一把推开了这碧真宫的殿‘门’,这殿内空空如也,只有最前方摆着一张宽大的椅子,一位身着黑衣之人正坐在这张椅子。一见众人走了进来,这黑衣人当即站起身来,冲着众人说道,

    “各位大师又见面了,呵呵,折腾了这么长时间走到这里你们还能剩下这么多人,看来诸位果然都是高手的高手,佩服佩服,让小‘女’子心好生景仰!”

    由于相隔较远,那如影尊者根本看不清这黑衣人长得是什么模样,只听着是个‘女’人的声音,又向前走了两步仔细看了看着,这才发现站在这大殿前方说话的乃是那鬼玲珑,如影尊者当即满面怒容地对那鬼玲珑说道,

    “妖‘女’,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露’面,次你将我们众人引入到那神农菊‘花’的‘花’丛之,害得我们折损了众多武林人士,这笔账还没来得及跟你清算呢,你此次主动‘露’面是来领罪受死的吗?”

    “呵呵,老和尚,竟然是你,次你擒我之时把我的胳膊都‘弄’伤了,现在还在隐隐作疼呢,如今又在这里碰到了,正好老账新账一起算!”

    “好,但有什么手段尽可使来,老僧随时奉陪。难道你是这碧真宫的阎罗?”

    “非也,把守这碧真宫的都市王早在十五年前已经阵亡,如今的都市王也只是个临时角‘色’,我幽冥教下还不太信任他,所以只能派本姑娘前来镇守这碧真宫来会一会各位,我乃是这幽冥教黑白两位无常之的黑无常!”

    “哼,什么黑无常白无常,起些‘乱’七八糟的名字故‘弄’玄虚,你我前番已经‘交’过手了,你的武功如何老僧心里清楚的很,如今我们有五位罗汉尊者都在此处,你还有何胜算可言,不如早早受降,带我们去往那幽冥教总坛,待我们攻破这幽冥教之时,也算你将功抵过,届时还你一个自由之身便是了,你看如何?”

    “呵呵呵呵,老和尚,你可真是做梦还俗娶媳‘妇’儿——想得美,如今的幽冥教可不同于十五年前的幽冥教,别说是你们几个罗汉尊者,算是按四大菩萨来了,也休想…”

    鬼玲珑说道此处之时,突然看到那裴政也在这队伍之,当即不再理会那如影尊者,而是笑嘻嘻地冲着那裴政说道,

    “裴公子,原来你也在这里啊,真是好久不见了啊,次我们分别之时,我一直担心你是否能够安全离开那神农菊‘花’的‘花’丛,一直怕你有什么闪失,如今看到你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我放心了!”

    那裴政听到这鬼玲珑冲着自己说了一大堆话,也不好躲在队伍之不应答,便站了出来拱手说道,

    “啊,是,次承‘蒙’姑娘赐予解毒手帕,那个…”

    裴政此时面对这鬼玲珑不知该说些什么,感觉说什么都很尴尬,毕竟两人是处在对立的位置。

    在裴政身后站着的姬红珠听着这鬼玲珑言语之带着些许暧昧的意思便不爱听了,来到那裴政的身边冲着鬼玲珑说道,

    “妖‘女’,当初若不是你将我们众人带入那神农菊‘花’的‘花’丛之,我们怎么会毒?我们差点都被你害死,你如今还在这里假惺惺地问裴公子有没有事,你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哼,当初应该让你吞下那金蚕蛊毒,让你浑身溃烂、痛不‘欲’生,否则对不起你这副歹毒的心肠!”

    鬼玲珑本来在等这裴政说话,没想到这姬红珠突然来‘插’嘴,便看了这红衣‘女’子一眼,想起自己被擒住之时若不是有裴政拦着,这红衣‘女’子早把那金蚕蛊的幼虫塞入到自己嘴里了,立时恨很地对着姬红珠说道,

    “原来是你,哼,当初若不是有裴公子相救,我还真被你给害死了,论起心肠歹毒,我可你差得多了。你记住,你对我做过的事情,我会全部一一奉还,我鬼玲珑有仇必报。”

    “呵呵,好啊,此时你一人对付我们这么多人,我倒想看看你是怎么个有仇必报的,哼,明明是个魔教妖‘女’,江湖之人人唾弃,也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在这里勾搭裴公子,真是不知羞耻!”

    鬼玲珑一听这话当时火冒三丈,大声质问道,

    “说我是魔教妖‘女’,你又是个什么东西,哪个正经人家的‘女’子会经常将这金蚕蛊毒带在身?你分明是时时刻刻蓄意害人!”

    “哈,我害人?谁看到我害人了?我们这些人都是亲眼看到你这妖‘女’害人的,你还在这无理强辩,还在这不知廉耻地勾搭裴公子,你…”

    “我勾搭裴公子?你这话里裴公子长裴公子短的,还说我勾搭你裴公子?算我勾搭裴公子你着什么急啊?你这个癞蛤蟆是不是早惦记裴公子了?!”

    “呸…,说谁癞蛤蟆你…”

    这两个‘女’人在这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弄’得那裴政是一脸的难堪,几位罗汉尊者几次想打断二人都‘插’不进去嘴,其他则是憋住笑在旁边看热闹。

    二人吵了半天,那鬼玲珑突然想起自己曾给过那裴政一副手帕,为了表示自己在争夺这裴政的事情已经占了先机,便停下争吵向那裴政问道,

    “裴公子,不知当日我留给你的那解毒手帕你可曾收好?”

    裴政一听这话,赶忙在自己周身下不住寻找,但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姬红珠看着裴政找来找去找不到的样子,当时讥笑着对那鬼玲珑说道,

    “你那个破手帕谁还会留着啊,早被裴公子不知丢到何处去了,好像我次擦鼻涕的时候给用了!”

    鬼玲珑一听此话又是怒火烧,冲着那姬红珠喊道,

    “我在跟裴公子说话,你老是‘插’什么嘴?你算什么东西?”

    “哼,你这个刁‘妇’,我算什么东西也你这个幽冥教的妖‘女’强百倍!”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又要开吵,那杨彩月突然从腰间拿出一副手帕,走前去对这那鬼玲珑说道,

    “你们两个别吵了,这手帕在我身!”

    杨彩月说着便将这手帕向前递去,那鬼玲珑一听当时便停止了叫嚷,一脸疑‘惑’地看着眼前的杨彩月,觉得这杨彩月虽然没有倾城之貌,但也是五官匀称,身材修长,别有一股侠‘女’的风采,便对其冷冷地说道,

    “你是什么人,我的手帕为什么会在你的身,这手帕我是送给裴公子的,你拿去做什么?”

    杨彩月见这鬼玲珑脸一副吃醋的样子,仍面不改‘色’地说道,

    “你不要误会,这是裴大哥当初给我让我解毒用的,我用完之后便一直带在身,忘了送还给他了,现在还给你吧!”

    鬼玲珑看着杨彩月递过来的手帕是一脸的嫌弃,看了杨彩月两眼立时又朝着那裴政望去。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