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叩天门目录 > 第一三零章 辞行

2018世界杯投注网


    宗‘门’不是一群几十个修士聚在一起取个名字够的,哪怕都是筑基之,其境界最高的已经到了金丹境界。,最新章节访问:ШШШ.79xs.СоМ 。!

    南天域,无论是元婴大能坐镇的‘门’大宗,还是等下下之到论实力还远不如如今落阳秘境落阳宗的那些二流、三流宗‘门’,无一不是代代传承,即便是当年第一代宗主开宗立派时候,身边聚拢的也是同‘门’师兄弟以及个人的后辈弟子,决然没有如落阳宗这样,一个个都是四方汇聚而来,在此之前甚至相互真名都不知道,各自修炼的功诀心法都跟别人没有半点关联的情形。

    如落阳秘境这样,几十个修士因为各种缘由聚集到一起,与其说是一家宗‘门’,不如说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帮派更准确些。

    这样的道理不是没人懂,只不过帮派听起来更像是乌合之众,一众本是因为各种缘由不得已流落的修士不喜欢听,而宗‘门’能让他们心里更多几分没来由的自豪自傲感觉罢了。

    但师道传承这种事情却是没办法的,且不说诸人原本都有自己的出身,都有师尊长辈,便是其许多人跟自家宗‘门’甚至师尊生了龌蹉,甚至叛‘门’而出早已断了关系,也没谁会轻易再给自己找一个师尊的。真要说容易拜师的,整个落阳秘境,也只有最近才来,只有炼气境界的徐九一个人了,不过算是他,在这方秘境待了这么久,加叶拙‘私’底下给的一些高阶灵草灵物,应该不用太久也能铸灵基。

    而一旦到了筑基之,一个修士对于自己的修炼其实已经有了深刻的认知,更多的需要自身体悟,而不是师尊教诲了,除非是资深的金丹真人又或者是更强大的元婴大能修士,对修炼根本有着绝对高深的认识,否则,根本担不起传道之责,最多只能稍加提点,又或者拿出几‘门’术法、功诀了,这样的师尊,便是拜了,也只是名头的而已。如鹤道人、太宰屠、古道人三位新晋铸金丹的修士,即使他们真正领悟了金丹大道,也不够指导其他人具体修炼的,更不要说,事实,他们也只是半吊子金丹境界,自己都还有好多事情搞不清楚了,便是让他们传道解‘惑’,除了自己铸金丹的经验,又或者是其他炼丹炼器布阵方面,最最根本的心法修炼方面,却是教无可教。

    换言之,没有师道传承,即便落阳秘境变成落阳宗,一众实力都不弱的筑基境界修士,也不能算是落阳宗弟子,而是一个个的长老。

    没有一个后辈弟子,尽是长老、太长老,任谁也会觉得不是那么回事,想要真的撑起一家宗‘门’,还要去吸收更多的新鲜血液进来才成,换言之,朝不成,那朝下发展,那几位金丹真人不去管,他们这些筑基境修士要去收徒弟。

    平常时候,凡俗世间拥有灵根天赋的人想要拜入山‘门’不容易,但一个修士想要从芸芸众生之找出拥有灵根天赋可堪造的人更难。若是有名有号传承已久的宗‘门’还好,本名声响亮,到了开山‘门’时候,自然会有人慕名而去,偏偏落阳秘境地处茫茫西海深处,周遭数万里之内不要说灵根天赋了,便是找个人都没可能。

    现下情况却是有所不同,落阳秘境这些人还没有到考虑长远持续的时候,仅仅只是先找一批合适的的人对于他们而言,还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不是那些仅有灵根尚未入道的世俗凡人,而是那些早已踏入修真世界,只是境界还不够高的炼气镜修士。前两年时候,不清楚什么原因,南天域‘门’大宗,一流宗‘门’、世家,忽然统合,整个南天域诸多三流宗‘门’几乎被一打尽,虽然都算是合并,那些三流宗‘门’之原本的修士未必原先更差,但如此变故,总有一些人不如意的,徐九便是这样的例子,有一个徐九,有第二个第三个。

    更何况,像赤耳道人跟徐九有旧,落阳秘境之其他人又怎么会没有一些故旧,或许还有更亲近的后辈弟子也不一定,只是以前的时候自己都只是流落至此,说不定哪天又会离开,没有谁会想着去将那些人招呼过来而已,现在却是不同了,得了鹤道人几位金丹真人的默许,落阳秘境不用多久会变成正儿八经的落阳宗,众人更多了长久的念头,无论是为了撑场面,还是将来能在宗‘门’之有更多的话语权,都有必要找人来才好。只不过究竟能招揽来什么样的人,没有回去之前还不好说,那些天资绝佳如乙等之灵根天赋的怕是难,拥有那样天赋的人,无论在哪里,算是‘门’大宗也会受人看重着重培养,不过再怎么的,只要放低些条件,总能找到一些跟徐九差不多少的修士来的。

    动了念头,肯定有行动,陆陆续续有人离开落阳秘境十天半个月,回来时候身后总会多出少则一两个,多则五六个炼气镜的少年郎回来,一两个月不到,第四道川人数翻了数倍之多,平日间也总能看到人来人往,之往常明显的热闹许多,内有金丹真人坐镇,外有一众筑基境界修士带着一群炼气镜后辈修炼,加几个筑基期修士又先后将几个金丹高人参考别家宗‘门’结合实际情况定出的规矩,最主要的是几条奖惩制度、奖励之物颁布出来,落阳秘境内欣欣向荣又井然有序起来,倒真有了几分宗‘门’模样。

    一直待在秘境深处密室之的叶拙开始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这些事情,后来鹤道人几个人倒是有传讯过来询问过他的意见,叶拙也只是回讯过去让他们自己决定,不用理会自己的意见好。其实依着叶拙的本心,是不想落阳秘境有这么多的变化的,原本偏安西海深处能够安心修炼再合心思不过了,尤其在这里发现了鸿‘蒙’意,自己的境界突飞猛进日渐提升之后,叶拙更愿意这么一直修炼下去,一直到筑基巅峰进而破镜结丹。

    不过叶拙稍稍思量之后,还是熄了去阻止他们的念头,所谓人各有志难得勉强,对于其他人尤其鹤道人几个的的心思,叶拙也能猜出几分来,没有谁愿意流落在这西海深处的,哪怕落阳秘境之灵元再浓郁,之一流宗‘门’都不差,但这里终究不是南天域,若鹤道人几个真要破镜铸金丹,彻底迈金丹境界还好些,大可以风光归乡,无论以前惹下了什么样的麻烦,只要不是偷了元婴大能修士的‘女’儿这种事情,一个金丹境界都足以摆平了。偏偏三个人都只是半吊子金丹,唬落阳秘境之其他人还行,真要回去南天域碰到真正的金丹真人,当场会‘露’了怯,不得已只有在这西海深处显示自己的存在感了,真要有人还来找麻烦,至少三个人联手也有不弱的实力,再不济还可以退回秘境之,有这里的禁制阵法尤其是那个到现在也没谁见过真面目的伟大存在,便是元婴大能,也有足够的底气。

    虽然不自己想要破除血脉禁制,但能够重新扬眉吐气,对于鹤道人几个以及其他人显然也是不小的执念,若是能够阻止,叶拙倒是不介意去阻止,但凭着自己的实力,其他人不提,对鹤道人三个人,也是仅仅是不惧他们任何一个,最多是能占据风罢了,便是半吊子,那也是金丹境界,想要彻底压制,除非自己也铸金丹之后才有可能。

    阻止不了,只有听之任之不去理会了。可能也是因为开宗立派的分心,鹤道人几个人后来居然没有再提及去探寻那道禁制的事情,叶拙更乐得如此了。

    没去管外面的‘乱’糟糟要开宗立派的事情,又几个月过去了,除了又‘抽’空出去一趟,找古道人要了一次丹‘药’,转手又分了部分给了徐铸之外,叶拙一直待在密室之专心于自己的修炼了。

    安心修炼大几个月,收获足够令叶拙满意,虽然还没有到筑基后期巅峰,但也相差不远了,依着这个速度,最多再有两三个月差不多少了,从破镜到了筑基后期到现在,也还不到一年,这可叶拙最开始时候估计的要早了太多了。

    叶拙修为提升,虫母小家伙的收获也不小,没有如别的妖兽那样有明显的层级变化,但经过鸿‘蒙’意的日日浸润几个月之后,小家伙身的气息也有了明显的提升,照叶拙的感应,如今的小家伙品阶至少是顶尖的六品,或许已经到了七品之也不一定。

    不过提升最大的却不是他们两个,而是狐灵儿,原本叶拙还要低一个层级不止,几个月却是接连两次破镜,从筑基初期到筑基期进而筑基后期,在前两天时候,已然先一步到了筑基巅峰大圆满的境界。

    “叶拙,多谢你这么长时间的照顾,我该走了。”

    这一天,刚刚收住功诀的叶拙忽然意外听到了狐灵儿的辞行话语。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