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妖女[快穿]目录 > 991|软妹纸

2018世界杯投注网


    购买例不够,请小天使们耐心等待哦(′-ω-`)  “哎呀, 好兴奋, 他终于忍不住对我下手了。-www.culinarybazaar.com-品書網 ”

    脑海里是斯蒂兰惊喜的期盼的尖叫声, 阿宝默默的隐退了。

    然而面夏贵妃却是一派仓惶楚楚可怜之‘色’, 对丞相的举动不明所以。

    季荀双眸赤红, 此刻他坚定无双手沉稳不颤抖一丝的放在了自己的腰带。

    此时无论是什么都不能叫季荀打退堂鼓, 即使是夏兰不愿意也不行, 他只会坚定无的继续向前。

    夏贵妃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她的身子轻轻颤抖了起来,然而季荀的身子却是死死的压着她,让她无法动弹,无法逃离。

    季荀一边不停动作,一边双眸紧紧的盯着夏兰, 他的眸光灼热的仿佛在夏兰的身点燃了火焰, 烧得她浑身都烫了起来。

    夏兰躺在季荀的身下, 她‘花’瓣似的樱‘唇’轻轻颤抖着, 娇弱惹人怜惜, 却又‘诱’人采摘。

    她盈盈的眼眸闪烁着流光,更是引人沉‘迷’, 这让季荀一直隐忍着的身体终于再也忍受不了爆发了。

    他健硕的身子压着她, 仿佛自己整个人都压在了一团娇软轻柔的棉‘花’, 让他心间狠狠一颤,整个人如置云端。

    季荀忍不住不了自己心里的悸动和汹涌澎湃的情,‘潮’, 他猛地将夏兰的小身子紧紧搂入自己的怀里。

    他的‘唇’终于压在了自己肖想已久的‘诱’人无的粉‘唇’,季荀不得章法的胡‘乱’亲‘吻’着,笨拙而生涩,可是却又是那么火热强烈,将自己的渴望全部都表‘露’得淋漓尽致。

    夏兰的‘唇’是那么的嫩滑柔软,一亲‘吻’去,季荀以为那两瓣粉嫩要融化在自己的‘唇’了,自己吃过的任何糕点都要香甜。

    他的鼻息间,周身里,充盈着的全部都是夏兰身对于季荀来说‘诱’‘惑’‘迷’人的馨香,让季荀身子里的火燃烧得越来越烈了。

    季荀忍不住大力拉扯起夏兰的衣衫来,嘶啦一声,夏兰身的薄衫已经变成了碎条。

    当它完全袒‘露’在季荀的眼前的时候,他愣愣的注视着,情不自禁的痴了。

    随之而来的火热凶猛的渴望淹没了他,让他抱紧她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骨子里。

    这一切像是他自己在梦对夏贵妃做的所有事情一般,将她压在自己的身下为所‘欲’为,将她那白得晃眼美得令他心醉的身子全部都印他的爱痕,如雪红梅盛开一般‘诱’人。

    耳鬓厮磨之间,他却又一声又一声的用沙哑暗沉的‘性’感嗓音在夏兰的耳边轻哄着她:“兰兰,兰兰。”,撩人得很,让夏兰的身心一阵酥麻。

    季荀一次又一次的释放自己,颠鸾倒凤,好不快活!

    终于,季荀身心满足的放过了夏兰,‘唇’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睡了过去。

    可是即使是在睡梦之,季荀依旧将夏兰紧紧的箍在自己的怀里,呈完全占有的姿势,丝毫都不放开她。

    第二日,夏兰‘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她感觉自己在一个火热的怀抱里。

    肌肤相亲的舒服感,让夏兰满足依恋的蹭了蹭。

    尽管一动她这个娇柔的身子是一阵腰酸背痛,然而夏兰的心里却全是满足和甜蜜。

    她昨晚实在是太幸福了,看不出来季荀一个臣居然还这么猛,真是人不可貌相。

    或许也是因为季荀压抑的太久了,因而爆发的也越发的猛烈,被狂风暴雨给洗礼的斯蒂兰实在是忍不住兴奋的一声又一声的尖叫出声。

    季荀强硬又温柔,让斯蒂兰舒服痛快极了。

    一大清早小主人在想这么破廉耻的东西,实在是让阿宝无言以对。

    季荀这个时候也悠悠转醒了,他亦是不自觉的双手搂紧了夏兰的身子,着‘迷’似的嗅来嗅夏兰身的味道,一脸满足的蹭了蹭她。

    季荀这才睁开了眼眸来,他的脑子才清醒过来,见到了自己怀的情景,他怔楞了一瞬间。

    然而季荀很快平静了下来,他做了不会后悔,更不会不敢承担责任。

    “早。”季荀温柔的朝着夏兰‘露’出了一抹浅笑来,他伸手顺了顺夏兰脸颊的发丝,低头在她额轻轻‘吻’了一下。

    昨晚的疯狂画面席卷而来,让夏兰整个人都羞红了脸,不敢去看向季荀。

    可是她毕竟是矜傲的贵妃娘娘,即使是这种如此尴尬的情况她身也不会出现怯弱的姿态,因而夏兰努力使自己梃直背脊镇定了下来。

    “我要穿衣服。”夏兰声音平静的吩咐季荀道,只是细听她的声音还是有一丝颤抖的。

    夏兰强装的模样却是让季荀心头越发爱怜,他情不自禁的伸手轻柔的抚‘摸’了她的发丝:“好。”

    季荀将夏兰被他扔得到处都是的衣衫一件件捡起来为她穿好,只是有的已经是成了碎布完全无法穿了,这让夏兰实在是忍不住暗自羞恼的瞪了季荀一眼。

    季荀为夏兰穿衣的过程,即使是夏兰竭力装作毫不在意,可是她颤抖的身子,泛起了‘诱’人的粉红的肌肤,依旧令季荀着‘迷’。

    他装作不经意间触碰到了夏兰的身子摩挲着,那份嫩滑的触感让他留恋不已。

    尤其是他注意到夏兰白皙‘诱’人的身子布满了自己留下的红痕,让季荀的眼眸深了深,他忍不住呼吸一窒,身体里有什么感觉再次复苏了。

    免得自己再次做出什么失控事情来,季荀加快了为夏兰穿衣服的速度,这才结束了甜蜜又难熬的折磨。

    直到夏兰的身子被遮盖的严严实实了,季荀这才松了一口气,擦了擦自己已经汗湿的额头。

    夏兰低着头起身,只是她刚一动,腰肢便一软要倒下,幸亏季荀及时的扶住了她。

    “娘娘,你昨日太过劳累,”季荀说道这话的时候,他脸‘色’一红,到底是脸皮还没有那么厚。

    想起自己在夏兰身的猛烈进攻和凶狠开拓,季荀难得的感到了一丝心虚和愧疚。

    昨日的确是感情冲昏了头脑,压倒了一切做出来的,可是他也的确是太过孟‘浪’了。

    “慢些,我扶着你吧。”季荀扶住夏兰的腰肢轻柔的哄着她。

    然而他这话却是让夏兰抓着他的手紧了紧,不自觉的咬住了自己的‘唇’瓣。

    “昨日之事,我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丞相也无需介怀。”

    夏兰甩开季荀的手,背对着他颤声道。

    然而季荀听见这话却是心间一紧,他的眸光不自觉的投向了那地盛开的一朵‘艳’红的血‘花’。

    昨日季荀分明感觉到了一层阻隔,她还是处子之身,怎么可能向她所言那么无所谓呢?

    季荀走过去,走到夏兰的身前,他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夏兰的胳膊,他的眸光灼灼的注视着夏兰的眼眸,紧盯着她问道:“娘娘,若是臣不愿呢?”

    “是啊,此人如此歹毒,善恶到头终有报!”

    夏兰温温婉婉轻轻柔柔地说着诅咒的话语,让皇帝心里更是跳了好几下。

    他只想快点转移这个话题,不想让夏兰再继续诅咒下去了。

    “母后放心吧,此事自有朕彻查,不会放过此人的。”

    皇帝摆明了不想让太后‘插’手此事,但是这件事情涉及到了太后赐下的燕窝,居然有人胆敢动到了她的头,太后自然不会姑息。

    然而此时太后犯不着和皇帝对着干,只等他将结果查明,若是不让她满意的话,她自己会再追究的。

    皇帝对着太后行礼告退了,有眼‘色’的妃嫔应该是跟着皇帝一起离开。

    可是夏贵妃明显是没有这想法,皇帝不得已对夏兰使了一个眼‘色’。

    但是显然斯蒂兰看到了也当作没有看见看不懂,她还有事情没有和她的太后姑母说呢。

    皇帝气结,可是当着太后的面却不能发作,暗忖大将军的‘女’儿真是个榆木疙瘩。

    等皇帝离开之后,斯蒂兰神神秘秘的靠近太后小声道:“姑母,这宫里有谁能够将手伸到你的身,借着你的手来对付我?”

    斯蒂兰这话让太后心头一凛,她明显是心里有了人选了,可是却始终半信半疑,不能确定,无法相信。

    斯蒂兰轻咬‘唇’瓣,免得自己不小心笑出声来,挖坑还是‘挺’让人愉快的。

    如今皇帝势微,这后宫还在夏太后的掌控之。

    斯蒂兰不相信叱咤了先帝后宫大半生成为了最后赢家的夏太后,在自己的提醒之下,对皇帝心里有了戒备,还是会对他不设防,被他给哄骗了过去。

    夏太后心里惊疑不定,可是她面还是安抚着夏兰道:“兰儿先别惊慌,此事自有姑姑为你做主,你安心在明粹宫里住着。”

    斯蒂兰乖乖巧巧的应下了,出‘门’的时候看见了皇帝站在太后的宫‘门’前,这明显是在等着她呢。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