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目录 > 1154.第1154章 你是怎么做的?

2018世界杯投注网


    必须要将边思彤‘弄’到手!

    哪怕,不择手段!

    ‘女’人嘛,要的无非是那些!

    不是有个‘女’作家说过么——想要得到‘女’人的心,得先从深入‘女’人的生道开始!

    李建暗蓬勃蔓延的野心,让他此时所下的决心,越发的坚定起来。-www.culinarybazaar.com-!

    他暗看了一眼旁边的边思彤,眼带着无尽的贪婪,同时伴随着一阵阵‘激’动与紧张。

    “叔叔阿姨,你们叫我彤彤好了,不要这么客气!”

    边思彤连连摆手,对宁北河等人道。

    “好好好……叫彤彤!”

    宁北河笑着连声回应,他想不到这里竟然能与边明宇大师的小孙‘女’遇到,更不想到自己的‘女’儿还认识,而想到对方将宁光赫救回医院,话语起更是客气,“彤彤,这一次多谢你和李医生了,否则这一次小烟她爷爷可能有‘性’命之忧了!”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边思彤笑着摇头道。

    “宁先生,思彤说得对,我们作为医生,救人治病,那都是本职!”

    李建谄着媚笑,对宁北河开口,带着几分巴结的意味,“当时那种情况太危急了,见死不救怎么可能?不过还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乡巴佬‘插’手,差点害了宁老,还要我再次及时出手!”

    之前的情况,宁北河等人也都听过李建说起了,想到李建所言的有人‘插’手的情形,宁北河也是心有余悸,面‘色’有些难看。

    宁寒烟脸疑‘惑’,连忙询问,得知当时具体情形,也是俏脸泛白:“这……这简直是太不像话了!幸好爷爷没事!”

    想到可能出现的后果,宁寒烟脸一阵后怕,心有余悸。

    “叔叔,阿姨,你们好!现在宁爷爷没事了,不用为那等人生气了!”

    这时,一直站在宁寒烟身后的翁小燃,终于开口,她笑着道:“烟姐姐,你别气了。还是看看宁爷爷的情况吧……”

    宁北河等人,心一直挂念着宁光赫的病情。

    因此没多注意跟随来的翁小燃,此时听得这,转头看来,宁北河和边思彤等人都看愣在那。

    “小妖?”

    “姬小妖?”

    宁北河与边思彤都异口同声,面‘色’微变。

    在燕京,姬小妖名气可以说极为响亮,而以前宁北河也前去姬家参加过宴会,见过姬小妖的。

    边思彤也一样,跟随爷爷边明宇前往姬家做客不少次了。

    “爸,妈,彤彤,不是小妖,是小妖的姐姐小燃!”

    宁寒烟摇头,解释道:“以前我不是说了嘛,和我一起玩得很好的姐妹,除了小杯她们,还有小燃了!只不过你们不知道,每年她回燕京这边,偷偷来看我离开了!爷爷是见过的……”

    “小燃小姐!”

    宁北河等人都深吸了一口气,纷纷对着翁小燃恭敬道。

    哪怕是边思彤,语气也都极为客气。

    而李建则给吓‘蒙’了!

    姬小妖的姐姐!

    那是,来自姬家!

    姬家啊,那可是名震整个燕京大区的超级大族!

    别说是他李建一家,哪怕是宁家,也是要仰望,实力与层次,那是隔着十万八千里!

    可想不到,竟然在这等地方与情况,与姬家的千金遇到!

    今天是我李建飞黄腾达的开始么?

    李建看了看边思彤,又看了一眼宁寒烟与翁小燃,心头越发的‘激’动。

    “叔叔,阿姨,你们不用管我,宁爷爷的病情要紧!”

    翁小燃连连摆着小手,毫无架子。

    蹬蹬~~

    与此同时。

    走廊尽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一名老者与一个年男子带着一群白大褂的人,急匆匆走来。

    此时,宁北河也不得不先将翁小燃放一边,连忙迎了去。

    “张老,李院长!”

    宁北河得跟前,客气开口。

    “宁先生!”

    华夏医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也是李建的父亲李康不敢托大,连忙恭声回应。

    旁边的老者,对宁北河只是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说道:“宁老爷子的情况,我只是听说了,但具体的还不知道。我得给他检查一下!”

    对于老者的态度,宁北河没有‘露’出丝毫的不满,脸反而是一阵大喜。

    眼前的老者叫张卫民,是坐镇医院的医老专家了!

    最重要的是,张卫民还有另一个身份——华夏医国手江千宇大师的第一个亲传弟子!

    单单这一身份,足够的吓人!

    华夏医国手,那是怎么样的级别?

    那是能让诸多首长都要客气对待的存在。

    是能让许多顶级家族都要奉为宾的大佬!

    国手之称,可不是随意能用的!

    作为华夏医国手江千宇大师的弟子,张卫民不论是身份,还是那传承自江千宇的医道手段,都让许多人敬之入骨。

    哪怕是作为如今宁家之主的宁北河,那也是要客气三分。

    “张老,我们能一起进去么?”

    宁北河这时再次说道。

    “都进来吧,我医治病,没那么烂规矩,只要不打扰行!”

    张卫民点点头,很是干脆的摆手道:“再则我还要了解一下当时宁老病发是什么具体情况!”

    说到这,张卫民不由赞赏的看了一眼李建与边思彤。

    这两人将人救来,他也是听说了。

    随后,众人跟随者张卫民走进了宽敞的病房里。

    宁光赫此时还是处于昏‘迷’,面‘色’苍白,气息依然很是微弱。

    “宁老头当初有偏头痛对吧?我师父老人家曾经给他看过,老爷子也找过我……”

    走进去,到得病‘床’边,张卫民看了一眼宁光赫,同时回头对宁北河说道。

    “是的,我爸两年前去拜访过江大师!”

    宁北河对于宁光赫的情况,还是很了解,“他的偏头痛也是老‘毛’病的,虽然没有‘性’命危险,但很折磨人!”

    “嗯……”

    张卫民轻轻点头,在病‘床’边坐下,开始为宁光赫把脉。

    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

    如今只能望、闻和切,切是把脉之意。

    仅仅半分钟,张卫民面‘色’突然一变,收回了手,惊呼道:“宁老爷子的偏头痛怎么好了?具体来说,所谓的偏头痛,其实是脑部深处脑垂神经脉打结堵塞,这般下去,老爷子很难听得过十年!开刀几乎不可能,很难有把握不伤及神经组织。而‘药’治疗,却极为漫长,很难根治……可,现在竟然好了!”

    说完,张卫民想到了什么,在宁光赫的脑袋部位查看了一番,随后又连忙解开后者的衣服,发现了边那密密麻麻的银针针眼。

    “这些都是你当时做的?”

    张卫民霍然回头,看向李建,喝问道。

    李建吓了一跳,脸一愣,接着连忙点头道:“张老,是当时情况危急,我只能利用银针稳住宁老的情况!”

    “真的是你做的!现在宁老根本的病根已经好了!体内只是淤积了许多死血而已,只要排除,一切恢复如初!”

    张卫民深吸了一口气,两眼透着‘精’芒,盯着李建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