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唐朝生意人目录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寻鹿大会

2018世界杯投注网


    杨高澹、离其早得到李之的经络强体术部分传授,但因一直未与羡风有过‘交’流,没有得到他的允许,李之也不能‘私’下里授予凌旋七步。。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这一次他们二人如同司马承祯一样,第一次见识到此部身法的神,乍见之下,皆是震惊得目瞪口呆。

    同时运转体内经络强体术,使之两种法术间真气反应结合起来,方为凌旋七步入‘门’之法,其杨高澹、离其二人只是看着李之在半空游走残影,能深刻感知到体内真气流势蠢蠢‘欲’动迹象,心内那份惊骇更甚于司马承祯。

    这两部功法,居然有着惊人类似真气运转方式,远较孙思邈‘交’代杨高澹转‘交’道‘门’秘笈更‘精’深,无疑惊到了两人,而且是两相较下的最直接感应。

    据他们所知,孙思邈所接触道‘门’教派,可是如今最纯正传承之物,如此一来,岂不是说明,眼下二物才是他们所谓正宗道教功法更早的千古秘技?

    在羡风微笑示意下,李之随之讲述了凌旋七步的来处,因而令其他人更对心猜疑深以为然。

    不过现场真正将体内真气凝为实质者,仅不过李之与羡风两人,司马承祯不用说了,杨高澹与离其二人,需要自身境界突破至收心期期,方可将真气化为真元。

    即使此时的羡风,也是堪堪出于真元初凝阶段,若想如李之那般真元调动犹如呼吸自如,还需要相当一段时间圆成。

    纵是如此,也令他们心生崭新修行认知,内心‘激’动之余,愈发惊异李之身惊之动容的妖孽般修炼资质。

    如此一夜又一午,司马承祯留在了此间坐而论道,李之三人则顾不及用午餐,快马赶回了江家大院。

    瑜然的堂舅江山,已经建立起来江家兵器铸造作坊,很是培养出了几位年轻铁匠,这样在前往军职后,这里的作坊也能正常运转。

    加原有的皮具作坊,江家几乎能给正清绮堂提供所有类型商品,从而使得这个潼临县曾经的高‘门’大户,再一次兴旺起来。

    而李之急着赶回去的目的,是惦记着官婉儿‘交’给他的炼器术,一次见面,婉儿除了留给她一部远超于道家功法的天赋神通类法术,乃妖修不传之秘的特殊遮掩气息之法,还有是同样得自于媚儿的炼器法诀。

    炼器术首页是那种传说里叫做乾坤袋的储物‘性’质炼制之物,那类随身空间外人看来仅是一只挂在腰间的锦囊,可以随身携带很多东西而不被察觉。

    他打算借用这里的铸造作坊,来尝试一下第一只乾坤袋打造,江山这里有很多早年间积攒的杂七杂八各式材料,才是李之的目的所在。

    有了乾坤袋,他再也不需要劳师动众搬运淘来宝物,像是之前的铁桦木砍伐运输,可是惊动了太多人。

    刚回到江家大院,见到长枪会二会长徐达,身边那位是他三子平娃,也是李之有心将之招入‘门’下的第一位徒弟。

    早前新‘门’店开业,长枪会二位会长曾带着平娃前往长安城恭贺,那时候李之已‘交’给平娃一些基本入‘门’功法。

    经络强体术需要体内有真气初凝才可修习,未曾直接教授,目的是考校一下那孩子秉‘性’磨砺,因而那些极简单入‘门’道法,均是些颇受‘肉’身苦痛的炼体之类。

    如今仅仅过去了不足半月,今日一见,却是令李之惊讶不已,他一眼能望出平娃身体变化,显然此子在未有师父监视下,半点也没有偷‘奸’耍滑,满身的隐疾与结疤痕迹,足以说明他不曾丝毫懈怠畏痛。

    李之心下大喜,不及与徐达过多寒暄,便是将一缕真气拢向平娃,‘肉’眼可见平娃‘裸’显在体外伤痕瞬间消失不见,身气机转眼趋向一种莫可置辩的气韵悠长。

    而平娃本人更可感一股透体舒适感油然丛生,体内骨节更在一阵微不可查咯吱声里啮合重组,伴随着顷刻间消弭刺痛感,眼见得浑身气息焕然异变。

    眼望被惊得目瞪口呆的徐达,李之笑道:“实际我之前‘交’与平娃道家功法并无多少意义,不也不能说毫无实际功用,但修得小成也许至少十年光景!平娃修炼体质与旁人迥然相异,此举只是检验一下其自身劳筋苦骨忍耐力,今日里我很欣慰他值得培养,此次会将他带走了,我保证一年后他的实力会超过你这个父亲!”

    尽管徐达亲眼见到自家孩子片刻后的惊人变化,但李之的话还是重重打击到他,毕竟平娃才是个不到九岁的孩子,一年后超过他这个二级狩猎师,实在是惊异之余后的硬生生打脸行为。

    看到徐达脸一阵红似一阵的表情变化,庞啼噗嗤一笑解释道:“徐会长不用难堪,你家平娃乃天生修炼之体,而我家正哥哥拥有古秘法,只是将之体内骨骼改造,其自身境界会是一级狩猎师,一年时间晋升为二级再是简单不过了。但此类改造仅适于他这种天生体质,旁人悟‘性’再高却是也无法适应的。”

    杨高澹也是笑着接过茬,“平娃体质百万无一,他的际遇可不是随便什么人有资格承受,不过那些炼体之法也不是简单道法,当做家传秘笈,徐家人实力十几年后同样会有翻天覆地变化,你也莫要小看它!”

    以徐达的见识,又是深知李之一行人整体实力,不由得他不深信不疑,回答里的喘息声已经急促,“原来如此,却是徐某人单见浅闻了,能得自于李先生之手必非凡物,可笑我居然毫无意识到这些!”

    李之微微摇头,“尽管如此也不需要太过保密,于你长枪会有限范围内使用还是没有问题的,包括潼临县城内其余四家,核心人物有需要大可以商榷。因你们的存在,力保潼临几百年不受战事侵扰,百姓安居乐业,并无聚众作恶、欺行霸市作为!当然了,或许你们五家的五祖‘门’同样有纯正道家法术提供,但我那几部却是一点不输。”

    “实话实说,我们五个帮派,连五祖‘门’外‘门’也算不,”见李之毫不避讳提到了五祖‘门’,徐达神情有些迟疑地解释着,“请恕在下尚不能讲出其...”

    不等他讲述完整,李之已经摆手制止了,“徐会长不用为难,我等也无刻意打探之意,日后有缘自会有机会‘交’结,目前远不是时候!”

    话音未落,他已经转移了话题,望着平娃嘱咐,“以后跟着师父去往长安城,你小子趁这几日回家与家人‘交’代一下,但跟去了要一‘门’心思修炼,可不能再有顽童心‘性’!”

    平娃早已喜笑颜开,这孩子拜师还是他自己执意而为,仿佛天生觉出师父与他之间另有渊源,对于修炼一事也是发自肺腑的向往,自然对于李之的话只顾着点头,‘激’动地手脚都在颤动。

    大舅江汉瞅机会叫大家入席座,如今江家可是天翻地覆般变化,仅是华清宫御膳房山货野味直供权失而复得,令江家经济情况重回巅峰时期,眼下更是与正清绮堂有了直接多种‘交’易,那个直供权反倒可有可无了。

    不过江家人数也多,如今御膳房生意给了四舅江洪,其他各支均有擅长收益参与生意,虽说最终收益统一分配,但面对越来越好的经济状况,江家人从未在利益方面另有攀,家族内部团结和睦,很是羡煞了周边一些势力。

    没有特殊情况,江县令白天只会值守在县衙,因而江家大院平时都是大舅江汉在主持,二舅江城辅佐,三舅江谅主管与长安城之间运输,五舅江宇与堂弟江山负责各项实业,只有四舅江洪还在主营之前山间猎户本分。

    这不,好不容易等李之返回来,江洪凑到李之酒桌旁念叨着:“眼下正值秋季,动物经过一年的成长,膘‘肥’‘肉’多。要赶在冬天之前集狩猎,要不然一到冬天大雪封山,动物都冬眠,再加朝内刻意控制,猎户们没得多少可打了。也正因为此,往往一到这时候,朝廷皇家秋狩正是酣时,目前三十里外的皇家猎场有场寻鹿大会,是不是要瑜然她们前往参与一下?”

    在唐朝,高祖李渊是通过武力强取天下的,他那些将士各个威武骁勇,并且喜欢狩猎,还擅长骑‘射’。

    这可是当时那些层社会主流干的事啊,没个主子带头搞这个,他不会在那个社会风靡的。

    到了太宗李世民更是对狩猎如痴如狂,他还亲自提笔写了自己的三大爱好:“大丈夫在世,乐事有三:天下太平,家给人足,一乐也;草浅兽‘肥’,以礼畋狩,弓不虚发,箭不妄,二乐也;**大同,万方咸庆,张乐高宴,下欢洽,三乐也。”

    字不免看到狩猎已经是他心的第二个快事了,唐朝的帝王们的狩猎还‘挺’正规,而且是有一定的规模的田猎,并且冬天举行的田猎还作为全国的一个重要之事,归入军礼的一礼。

    还有那些复杂的礼仪,不但在具体的田猎之,还是之后的分配奖励,无不体现着古代帝王们的用心良苦,白日练兵,等到打仗之时,他们好像已经好弩.弓的箭,一触即发,咄咄‘逼’人。

    平时玩玩大多以小规模的狩猎为主,最起码不用兴师动众。要是大规模的田猎,规模大,短的一天,甚至能一周以。

    眼前寻鹿大会是冬季田猎开幕式,其有专‘门’为‘女’眷以及未成年皇室成员所围禁出来的专属猎场,江洪特指的是这些。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