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青春结伴去放纵目录 > 534.第534章 引火烧身

2018世界杯投注网


    今天是考的第一天,凌思说是如果不了最好的高,那选择一个乡下的学,次一点的学,艾瑶听了说这是准备跑到乡下玩手机了,让她的家人们都是鞭长莫及了,艾瑶还问我凌思午考的作题目是什么,我说我哪敢问啊,现在的时期可是非常时期,‘弄’不好会‘激’起孩子的逆反心理的。。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可是艾瑶却说她知道,我问她怎么知道的,她说她不但知道,还知道凌思考场外的情况,我都忘了,不是有当地的群吗?那些个很闲的作家,不但拍了考场外的维持秩序,公安自然是少不了的,还有城管,‘交’通,且城管还有个车带着吊车,不知何意,可是我却没见有救护车的,想来是个考还不至于吧?毕竟还没到关系终身的时候,不得高考,高考可问题严重得多了,县里也会重视得多。

    至于考的作题据说是什么亲属的,听到名字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不过,那都似乎不是我此时所关心的。

    许叶枫在朋友圈里发:一夜没睡,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西游记演了三十几年了,沙和尚的担子里挑的究竟是什么?要说是衣物,四个人从来没换过衣服;要说是吃的,可每回他们不是去求斋饭,是大师兄去采野果;你要说是土特产,取到真经了还挑回来?愁得我实在是睡不着,最后我终于猜到是什么了,这么长时间他们一直是四个人,所以我怀疑是——麻将!

    我估计这麻将他大概也是会的,男人会的也无非那几样,麻将啊、象棋啊、蓝球什么的,不过对于蓝球再过那么两三年怕也是没那体力玩的,像有的职业吃的是青‘春’饭一样,太消耗体力的活自然是到时吃不消而被弃之一旁的,而我由于夏季的到来,已是很久都没有好好地锻炼身体了,还是在家的时候偶尔趁着去学校带凌思会走些路,不过那都是在睡觉前的不远的一段路,但由于天热,走得身冒火也是常有的事,但汗流浃背还不至于,一是气候还终究没到,二是我还终究还没遇到什么十万火急的事,否则也不会选择步行这种方式的。

    本来我想戏‘弄’他几句的,但又想可能会因为我的不清不楚而搞得暧昧不明,最终也不过是‘弄’来一段纠缠不纠的盘说,也或者最终叫引火烧身也或者叫玩火**也说不定呢。

    宛然想起舒畅给串串银行卡的事,便对艾瑶说,“我们还是找个地方看看卡里有多少钱吧?”

    艾瑶嫣然一笑地,“那么‘性’急啊,这钱还都没开始‘花’呢。”

    我说,“总要看看心里有个数吧?”

    艾瑶,“不是吧?我估计你是还想知道银行卡的用户名是谁的吧?”

    我说,“也可能是二者兼而有之吧,难道你不好你所说的这两样吗?再说了,若真到了关健时刻,如果显示密码错误岂不误事,我们总要知道我们手里拿的卡密码是否正确吧?”

    艾瑶,“你说的也有道理。”

    然后我们在周边附近找那种24小时自动取款机,还算舒畅聪明,给我的是张农联社的卡,哪里的银行都能查询还能取现,而艾瑶的是高大的行卡了,不过,我只要随着她走行了。待我们找到一处行自动取款机,艾瑶说是让我先,我还推说让她先,她最终还是让我先了,我一查,用户名居然是我的名字,只是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余额是5000,艾瑶笑,“现在放心了吧,人家心里可真是有你呢,生辰八字都是清楚得很,不过是借着孩子献殷勤罢了。”

    我虽然是百思不得其解,但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高兴。说真的,不管怎么样,由此确实证明他心里还是有我的,只是这份量到底占有多少,在我来说,却也永远是未知。

    然后看艾瑶把郁沛给她的卡‘插’进去了,显示的是郁沛的名字,但余额却是有1万多,我说,“到底是自家人是不一样啊,给的钱都多。”

    艾瑶笑笑,“可不是?我估计这卡是他平常用的,一时兴起送给我罢了,也可能是觉得舒畅让他带卡给你,看着我空着手,觉得可怜,顺便把自己的卡掏下来塞给我救急了,用心一看是不一样的。”

    我说,“用心一样不一样的,难道你一直看不出来吗?”

    艾瑶继续笑笑,眼神朦胧地望着远方,“是啊,我这个弟弟,哎,倒也真没得说呢。”

    我说,“仅仅是弟弟吗?”

    艾瑶,“是啊,有时我会想,我是有亲弟弟,又能与他如何呢?小时候我总是故意与他拉开距离,想来对他也是极不公平的,他也不过是个孩子,会什么要替大人背过呢?”

    我说,“可能他并没有想那么多吧?只是一味单纯地想着对你好了吧?”

    艾瑶,“那也正常啊,他只是太孤单了,而我终究是他姐,且只有我这一个姐,像我不可能再有其它的弟弟一样,也只可能是他一个弟一样,你看,一旦搞到独一无二没得选择而又显得特珍贵了,也像物以稀为贵一样,都是一个道理。”

    我说,“理是这个理,但执行起来心情可是大有不同的。”

    而晴好的天这时突然狂风大作起来了,接着天发暗了起来,我拉着艾瑶的手赶紧缩到一个屋角,而眼睛也被尘土一下‘迷’住了。

    艾瑶,“天哪,这地方难道不搞卫生城市吗?”

    我说,“那势头不是过去了吗?”那可是席卷全国的活动,只是得了奖的才有劲头继续保持,而没被评奖的又拿什么继续折腾呢?

    艾瑶,“不是自己的家园吗?不是人人有责吗?”

    我说,“要是大家都这么想,那也不用再大喊口号了。”

    可是怪的是一阵黑暗的风后,却没见想像斗大的雨点下来,只是风依旧很大,而艾瑶与我还得去找旅馆,今晚要好好地睡一觉,在这个陌生的城市。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