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御龙葬剑传目录 > 787.第787章 真龙天子

2018世界杯投注网


    “谁?什么人?!”

    枯木断裂的声音惊动了李北川和他身边的那个黑衣‘女’子,白龙一咬牙气恼啊,要是小心谨慎一些注意脚下的话说不定能够听到两人的秘密也说不定呢。。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⑦⑨XS.сОМ 。品書網

    没办法只好现身了。

    可是白龙却不自主的双‘腿’向后挪动了两下,贴着帆布大帐的边缘,白龙都能听得到自己此刻的呼吸声音,并非不敢出去,主要是白龙心一万个不愿意这么轻易的打草惊蛇,最近半个月城一直在搜寻楚天打入到城的‘奸’细,可是一直也没有个眉目,现在这个神秘的黑衣‘女’子一脸‘阴’气这么重,一看便不像是好人,怎么看都很像楚天的‘奸’细,如果真的是的话,那么这个神秘的‘奸’细胆子也真是够大了,潜入落云城已经是入了险境虎口,现在居然又跑到了细柳营里面,也怪不得别人,主要现在营在血战之后巡查也不严,才让这个神秘的黑衣‘女’子钻了空子‘混’入营,而且居然和这个和刀‘门’坐拥“北”字名号的高手李北川似乎认识,白龙捏紧拳头,心恶狠狠道“可恨啊,亏得刀小开还那么的崇敬他。”

    白龙还记得今早晨时的时候刀小开和自己说起这个和刀‘门’顶级高手进营的时候那股子兴奋劲儿,还有满眼的崇敬,刀小开崇拜英雄,白龙还以为这个李北川是什么英雄呢。

    现在看起来,恐怕要让刀小开失望了。

    而且现在白龙手没有佩戴剑,离合剑被放在了屋内‘床’头面,这个紫面长须的大汉李北川不像是一个善茬子,白龙能够感觉都他周身散发出来的一股子强悍的煞气,实力恐怕不会弱了,想来和刀小开口所说的坐拥和刀‘门’“东西南北”四大高手之一的地位是差不离的。

    至于那位神秘的黑衣‘女’子白龙看不出来,只是觉得此‘女’极为妖‘艳’妩媚,至于功夫嘛,不好说,白龙也看不出来,但是想到白天时分,能够在营悄不声息的杀掉两名守卫的士卒,可见本事不小,说不定也是一个不好惹的角‘色’,现在白龙手没有离合剑,如同失了手足一般,如何同时和两位高手对决?

    可以用冰‘玉’的力量凝冰成剑,这个念头在白龙的头脑之一闪而过。

    反正现在是行踪败漏了,必须得现身了。

    “到底是谁?!!滚出来!”李北川冲着白龙这面大吼道,声音雄浑有力,而且能够听得出来有些急促,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似的。

    白龙正要‘挺’身出去。

    却忽然被人拉住,白龙急忙回头一看,原来是刀小开这小子,刀小开双指贴在嘴示意白龙不要出声,然后学了两声猫叫,把李北川给骗了。

    李北川捋了一下如同瀑布一般的长髯呵呵道“原来是只猫,吓了老子一跳。”

    那黑衣的神秘‘女’子笑话调侃道“真是想不到啊,堂堂的和刀‘门’北字高手居然如此胆小,莫非是当年叫那人给吓怕了胆,现在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便投鼠忌器了。”

    李北川瞪了那黑衣‘女’子一眼只是喝道“大半夜的把我叫到这里来,如果你不告诉我那人的所在,你信不信我现在把你的头骨给捏碎,现在居然敢以这样的口‘吻’和我说话了,你到底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忘了我的恐怖了。”

    黑衣‘女’子邪魅一笑,然后轻轻的走近李北川,用淡紫‘色’的纤长手指轻轻的划过李北川的‘胸’膛,然后妩媚万分的看着李北川说道“别这样嘛,我怎么会忘了您你爷当年的威风恐怖呢,可真是折煞了我呢,当年‘迷’你‘迷’的不行,四大高手之要属你李爷最爷们,怎么样什么时候和我联手搞死钱望南啊?”

    李北川呆立原地,像一根木桩一动不动。

    一脸厌恶的看着神秘的黑衣‘女’子。

    钱望南?

    这个名字白龙好像是最近听过,哦,对了是刀小开和白龙说起过,在今日午说过,钱望南是和刀‘门’坐拥南字的高手,和李北川处于同等的阶层和地位,而且是刀小开所在的探哨支部的支部长,是刀小开的顶头司,而且据刀小开说,他的这位顶头司在‘门’是非常的神秘,江湖面少有他的消息,即使是‘门’人也很少见过他的真正面目,连刀小开都没有见过他一面,只是知道这个名字而已。

    现在这个神秘的黑衣‘女’子居然说要和李北川联手杀了钱望南,对于刀小开无异来说是一场晴天霹雳啊,白龙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刀小开,他倒是很平静,但是还是能够从脸的表情看出来一丝的不悦和愤怒,可能是多年的探查经验让刀小开养成了些遇事冷静的态度,但是白龙能想得出来他现在一定很想得到答案。毕竟李北川在他眼里面是英雄,他的神秘顶头司钱望南在他心目也是英雄,现在姓李的英雄要搞死姓钱的英雄,刀小开的复杂心情可想而知。

    白龙和刀小开继续听下去。

    李北川一把将黑衣神秘‘女’子给推开,情绪非常‘激’动,看起来对于神秘‘女’子要邀请他联手搞死钱望南的邀请很是愤怒生气,李北川追问喊道“你不要挑战我的耐‘性’,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于副‘门’主到底在什么地方?”

    神秘‘女’子继续笑道“这是李爷求人的态度吗?”

    李北川捏了捏双拳,嘎巴作响,然后说道“你是活拧紧了是吧?”李北川生气了,瀑布一般的长髯一个劲的抖动,看起来是要动手了,面前的黑衣神秘‘女’子和李北川似乎是故‘交’,知道李北川的恐怖实力,见李北川要动手忙不迭的妥协说道“李爷你咋还是一副急脾气呢,我说,我说不是了嘛,你还至于发这么大的脾气,你要是收敛一下自己的急脾气,说不定现在早当成和刀‘门’的副‘门’主了。”

    李北川稍微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怒气,然后低声道“副‘门’主?想都不敢想啊,只要你家主子还承认自己是和刀‘门’的人,那么恐怕连他钱望南也没有触及副‘门’主之位的机会吧。”

    神秘黑衣‘女’子呵呵一乐,妖‘艳’如同一朵邪‘花’道“你还算是‘挺’聪明,我家主子可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不是和刀‘门’的人啊,看起来你们东南西北四大高手这辈子都没有坐副‘门’主的位置了,是不知道咱家‘门’主能不能容得下去钱望南了。”

    李北川发怒低沉道“不准你说咱家‘门’主,于‘门’主当日亲口说已经把你们逐出和刀‘门’了,你们再也不是和刀‘门’的人了,不准你再提‘门’主。”

    神秘‘女’子呵呵一乐,似乎是不屑于顾。

    一股冷风吹动李北川的长髯。

    刀小开一脸疑‘惑’和白龙面面相觑,两人相视一眼。

    神秘的黑衣‘女’子一个不注意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大帐后面只剩下李北川一个人站在那里,神秘的黑衣‘女’子最后只是说了一句“等着吧,我家主子现在在高岭,但是他可是说了还不到现身的时候,我劝你啊,还是不要期望我家主子现身,你也知道,他要是现身了,那么这个江山恐怕要翻天覆地了。”

    李北川一脸惊恐,看起来那神秘黑衣‘女’子临走时候说的一句话是真的。

    李北川自言自语念叨了两句便离开了,向自己的班房走去,始终没有发现白龙和刀小开两个人。等到李北川离开以后,白龙和刀小开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沉默了很长时间。

    两人并肩靠在大帐面

    白龙低声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什么钱望南,那神秘的黑衣‘女’子的主子又是什么人?”

    刀小开一直在思考什么。

    面对白龙的疑问,刀小开似乎也不敢确定,甚至可以说是有点不敢相信,不过刀小开还是一脸坚信自己决定的样子对白龙说道“难道你还没有听明白吗?”

    白龙摇头“你们和刀‘门’的事情,我哪里听的明白。”

    刀小开说道“你怎么这么笨啊,你想想那名神秘黑衣‘女’子都说了她的主子是副‘门’主,而且李北川还不知道她的主子现在的位置,肯定不是现在‘门’的副‘门’主,那么只有可能是一个人,那是于‘门’主的弟弟,那位谁也没有见过的神秘副‘门’主,”

    白龙惊讶的喊出声来“什么!于大哥的弟弟!”白龙依然记得当初在大漠和于大哥初次相识的时候,于大哥便说他到大漠去是为了寻找他弟弟的踪迹的。现在没想到于大哥的弟弟在高岭这里,只可惜于大哥不知道此时此刻身在何处,如果他知道这个消息的话,肯定会非常高兴的,白龙知道于大哥寻找他弟弟踪迹已经找了很长时间了,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不过,那名神秘的黑衣‘女’子说什么如果于大哥弟弟现在不会现身,如果他现身的话,江湖恐怕会有非常巨大的变动晃‘荡’。

    “于大哥的弟弟那么可怕的人吗?”白龙随口问道。

    刀小开咬着嘴‘唇’心思了半天道“其实这个我也不知道,毕竟‘门’人都没有见过于‘门’主的弟弟,不过听说和刀‘门’的功夫里面有大半都是他创造出来的。”

    白龙念叨“于大哥说过,他弟弟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人,如果他真的在高岭的话,我想找到他,我想替于大哥找到他,这样等到于大哥回城的时候,我也可以给他一个惊喜。”

    刀小开一脸惊讶道“你可快点拉倒吧,那可是一个能搅动江湖的真龙,惹不得,惹不得,还是等到他有一天自己浮出水面吧。”

    白龙沉默不语。

    于大哥现在到底在哪里呢?

    “对了,你怎么会来呢?”白龙问道。

    刀小开嘻嘻道“你不在屋,我当然要出来找你了,今天赚了不少的零食,怎么好意思一个人吃独食呢,这不是特地找你来分享嘛,对了,其有一个大哥一高兴还给了我一袋子干牛‘肉’呢,这几天可有口福了,你可悠着点吃,那袋子干牛‘肉’可有咬头呢,你可别把牙给咬豁了。”

    白龙道“那是你吧。”

    白龙还正想朝刀小开发火呢,在营吹牛吹大发了,但是见到刀小开这小子和他一脸嬉皮笑脸的臭样子,白龙发不起脾气来,这次饶了刀小开吧,只好作罢。

    刀小开突然严肃对白龙说道“我觉得这个李北川有很大的蹊跷,想必他还会在营住两天,我们两个趁着他还在营住这两天好好打探他一番底细才行,得把他给‘摸’头了,说不定还真能从他身查出来刚才那名神秘的黑衣‘女’子什么信息呢,那个神秘的黑衣‘女’子肯定知道于‘门’主弟弟的所在,说不定我们可以顺藤‘摸’瓜的找到这位‘门’谁都没有见过的神秘副‘门’主喽。”

    白龙看着刀小开一脸兴奋的样子冷冷道“你不怕于大哥的弟弟了吗?”

    刀小开拍了拍‘胸’脯道“我才不怕呢,像我们这江湖儿‘女’咋能前怕狼后怕虎呢,说不定我给‘门’主找到了他弟弟能飞黄腾达了呢,到时候在‘门’谁不高看我刀小开一眼,想想都开心。”

    白龙抓着刀小开向李北川的营房走去。

    “走吧,去看看这位坐拥北字的高手到底有什么手段和本事,这件事情现在你我两个人知道,暂时不要告诉王大哥。”

    刀小开点点头,然后被白龙一把抓着走了。

    李北川住的班房亮着灯火,白龙和刀小开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贴着墙根,刀小开用口水湿润了一下手指,然后轻轻的在窗布面捅了一个小‘洞’,向屋内看去。

    只见李北川自己独自一人盘‘腿’打坐在炕,似乎是在呼吸吐纳,打坐运气练功。只见李北川浑身下一股腾然而起的紫气不断涌动。

    “白兄弟,刀小开小兄弟,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身后忽然有人喊道。

    白龙和刀小开慌忙转头去看,居然是王大哥,他居然回营了,两人赶紧示意王汉平小点声,王汉平立刻不出声了,跟着也悄悄的走到了两人的身边,刀小开向屋内看了一眼,李北川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动静,依然坐在炕打坐运功,紫气不断的涌动。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