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进化之眼目录 > 第570章 药剂师交流(2合1)

2018世界杯投注网


    半决赛和决赛都是在京城举行,所以晋级的静海大学校队,接下来的一周,就不回静海了,在京城住下。,最新章节访问:ШШШ.79xs.СоМ 。

    静海校队日常训练所需的灵能训练场,是由主办方提供的,不用担心这些天没有地方训练。

    李淑仪拉了拉白晓文的衣角,小声说:“要不要我陪你。”

    “唔,没事。你先跟着队伍训练吧。”

    乔蕊邀请白晓文一起去华夏‘药’剂师大会集训地,不知道会‘花’费多少时间,本身就影响静海大学的整体训练。

    李淑仪跟着白晓文一起离开的话,静海大学剩下三个人,训练磨合就更加谈不上了。

    “好,如果有事情,跟我打电话。”李淑仪有点不舍,捏了捏白晓文的手掌,跟着颜小欣等人离开。

    ……

    黑‘色’商务车在京城街道上奔驰。

    “这次大会的表演赛,我们一共有几个名额?”白晓文问道。

    “三个。”乔蕊道。

    “三个?”白晓文有点吃惊,“我记得乔琦说过,目前国内比较厉害的青年‘药’剂师,一共有五个人。虽说其中一人东渡了日本,但还有四个人呢……不管怎么看,我都不应该得到其中一个名额吧。”

    白晓文的天才‘药’剂师名号,还没有到人尽皆知的地步,比起“中原五小白”来,他在‘药’剂师圈子中的声望并不高。

    很多人对于白晓文,还处于半信半疑的状态,就好比某地出了一个民间科学家,号称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一样,白晓文“擅长制作完美级强化‘药’剂”的宣传,在很多人的眼里也仅仅是宣传炒作。

    更何况青年‘药’剂师表演赛,不是制作一两瓶完美级‘药’剂就能大放异彩的。

    乔琦耸肩说道:“上次跟你说过了,叛逃的那个叫做黄宣,他是五小白里,公认最厉害的一个。听说他代表日本参赛,其余四个人都怂了,找借口不参加……‘药’发委找了好几次,才说动其中两人勉强参赛。”

    “怂了?”白晓文愕然。

    “风口‘浪’尖,他们不愿意拿自己的声誉冒险,也是情理之中……”

    乔蕊轻声说道:“这一次,黄宣来意不善,很多日本媒体都在炒作所谓的复仇之战的概念……这次国际‘药’剂师大赛的关注度非常高,尤其是在国内的‘药’剂师圈子里面。”

    白晓文仔细想想,也大概明白了。

    ‘药’剂师大多珍惜名声,他们在‘药’剂标签上的签名,意味着品质保证,真金白银。

    要是一般‘性’的比赛也就罢了,可这种国际‘性’的赛事,被归化日本的黄宣击败,对于名望是很大的损伤这场表演赛,实际上带有一定的民族情结在内。

    就好比公元时代,国乒无敌制霸,但邓亚萍输给归化日本的小山智丽(原名何智丽),张继科输给归化日本的张本智和(原名张智和),却格外让人难以接受。

    “那你们找上我,是不是也把我坑了?”白晓文笑着说。

    乔琦挠挠头。

    乔蕊一直在注视着白晓文的眼睛,她轻声说道:“我对你有信心。”

    这次轮到白晓文不好意思了。不管怎么说,被一个温柔的美‘女’这么看好,是一件很令人高兴的事情。他‘摸’了‘摸’鼻子笑道:“你这么一说,我真要好好努力了,让美‘女’失望可是个不小的罪过……”

    很快汽车开到了集训地,是一个颇为气派的四合院。

    灵能时代,京城已经没有原汁原味的四合院了,都是仿造出来的。但无论如何,在寸土寸金的京城,一座四合院仍然是极其珍贵难得,不仅是财力的证明,更是身份的象征。

    “其实你已经来晚了,前几天都是杨好古大师授课,现在临近‘药’剂师大赛,以集训成员之间的自由‘交’流为主。”乔蕊说道。

    白晓文点点头。

    集训地的‘门’禁是很严格的,都是身姿笔‘挺’的军人站岗,而且白晓文能感觉到隐藏在暗处的觉醒者的气息。

    乔蕊在出示了一份证明之后,带着白晓文、乔琦和黑衣人王叔,直接入内。

    “计算能力,是‘药’剂师的一个重要能力指标。打个粗浅的比喻,厨师炒一盘菜的时候该放多少盐,炒一锅菜的时候又该放多少?这其中就牵扯到计算能力,当然‘药’剂师的计算要比炒菜复杂得多,制‘药’过程更是瞬息万变。”

    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响起,随即引发了一阵哄笑声。

    绕过了影壁,白晓文看到了一群人围坐在一起,中间是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青年,站在一座制‘药’台前,一边‘操’作,一边和其他人谈笑风生。

    “这么多人?不是说,参加表演赛的只有三个名额么?”白晓文低声问道。

    乔琦摆手:“大部分人是托关系来蹭课的,中间那个正在表演制‘药’的,是五小白里的柯才瑾,他才是主角……唔,你也是。”

    值得一提的是,在场的人基本都是觉醒者,只不过几乎都是标准职业模板。

    这倒不奇怪,‘药’剂师在成功制作出第一瓶‘药’剂,获得这一副职业后,会获得‘精’神力的增长,在加上不缺强化‘药’剂也不差钱,达到准觉醒者的20点总属‘性’是很轻松的。

    达到准觉醒者标准后,‘药’剂师也会去灵界碰运气,转职成觉醒者。且不提觉醒者的特权,单单是身体数据化之后无病无痛的特点就令人趋之若鹜了。

    几乎所有‘药’剂大师,都兼有觉醒者的身份。觉醒者在制‘药’过程中,能够长时间保持专注,就算‘精’神疲惫,睡几个小时就会生龙活虎,这是普通人比不了的优势。

    不过,他们的侧重点还是制‘药’,不擅长战斗。这一点和白晓文有所不同。

    乔蕊带着白晓文,来到场外寻了个石凳坐下,聆听这些青年‘药’剂师的‘交’流。

    ‘药’剂师们注意到了几人的到来,但能认出他们的人并不多,只是从他们的衣着气质,猜测他们的身份。不得不说,王叔这个带有军人气质的觉醒者高手护卫在旁,还是很引人注目的。

    柯才瑾眼睛一亮,迅速招手。

    其他人被柯才瑾带动,纷纷不明所以地站了起来。

    乔蕊的黛眉微蹙,随即舒展开来,对着柯才瑾挥手致意,随后轻轻摇头。

    柯才瑾这才继续投入到制‘药’之中,不时和其他人说几句话。对于他这种制‘药’水平来说,制作难度较低的强化‘药’剂,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并不需要全神贯注。

    不过经过乔蕊的这一到来,这些人的心思有多少在‘药’剂学‘交’流上,就不好说了。

    “乔琦,跟我去看一看杨大师,”乔蕊说道,“晓文学弟,杨大师的住处就在后院,不过他不太喜欢生人打扰。你先在这里等我们一下。”

    白晓文微微点头。

    乔蕊三人走后,白晓文留意看了一下柯才瑾。

    这个号称“小大师”的柯才瑾,不愧是华夏青年‘药’剂师的翘楚,虽然调制的‘药’剂品级不高,但这种运用自如,游刃有余的轻松感觉,确实胜过了白晓文所见的任何一个‘药’剂师。

    当然白晓文自己除外,他和一般的‘药’剂师不一样,是个另类。

    就在白晓文观察的时候,圈子外围,一个身材略胖,年约三十的‘药’剂师走了过来。

    “你是乔家人吧?不过有点眼生。”胖子‘药’剂师一脸笑容,“我叫朱成均。”

    “我不是。”白晓文摇头。

    “那你……怎么和乔家二小姐一起?请问你是……”

    “我叫白晓文。”

    “白晓文?这个名字有点耳熟……”朱成均忽然皱了皱眉,脸上的热络消退了不少。

    “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和柯大师、周大师一起,参加青年‘药’剂师表演赛的白晓文?”朱成均道。

    “是不是和你口中的柯大师、周大师一起我不清楚。不过,我是要参加表演赛的。”白晓文瞄了一眼,这胖子眼睛里似乎有点别样的神‘色’。

    “你就是那个被传的邪乎的‘药’剂师天才?学制‘药’不到一年?”朱成均的话中,有着浓重的怀疑,“你这个名额究竟是怎么得来的?”

    白晓文皱眉,这胖子说话有点来者不善啊。

    “静海基地市觉醒者协会推荐,‘药’发委批准,我就有资格了。难道不是这个流程?”白晓文轻轻哼了一声。

    所谓‘药’发委,就是华夏‘药’剂学发展委员会的简称,进入‘药’发委的,除了官方的人之外,就都是享誉一方的‘药’剂大师。

    “我是问你走的谁的‘门’路!”朱成均哼声说道,“就凭着你所谓的制‘药’天才的名头,‘药’发委会批准你这么个半大孩子参加表演赛?丢人不是这种丢法。”

    白晓文淡淡一笑:“你大约是想去丢人,却没有‘门’路的人吧。”

    “胡说八道!”朱成均脸‘色’微微涨红。

    白晓文心里暗叹了一声。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同时也有纷争和利益。这个表演赛的名额,对于功成名就的四小白来说,是个能推就推的烫手山芋,但对于朱成均这种尚未成名的‘药’剂师,却是一条成名捷径。

    声音略高,其他人的目光都投‘射’了过来。

    朱成均粗短的眉‘毛’一扬,大声说道:“我来跟各位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拿到第三个资格的制‘药’神童白晓文,据说他学习这一行还不到一年……”

    在场的人中,像朱成均这样挤破头想拿到一个名额的不在少数。

    瞬间,白晓文就成了众矢之的,一声声低低的议论,在场中回响。

    议论的什么内容就不必多说了,除了质疑和‘阴’谋论之外,不屑、我上我也行的情绪占了主流。

    白晓文平静伫立,像是一株青松。看到柯才瑾的目光也投注过来,他平静对视。

    柯才瑾微微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刚刚乔蕊一行人来的时候他没有注意这个少年,没想到居然和自己一样,是青年‘药’剂师表演赛的参加者之一。

    柯才瑾并没有朱成均那么肤浅。

    白晓文能得到‘药’发委的签字批准,获得一个名额,肯定不是走后‘门’得来。他知道内情,这次表演赛,对于‘药’发委的一把手乔向东意味着什么,对于乔家又意味着什么,他一清二楚。

    如果不是乔向东这位大佬亲自开口,柯才瑾并不想趟这次浑水……

    就在柯才瑾思绪转动的时候,忽然白晓文开口了。

    “现在是不是应该加入凯瑞拉蔓藤粉末了。”

    柯才瑾回头看了一眼烧杯,摇头:“还差点火候,多等10秒吧。”

    “按照标准流程应该可以了,为什么要多等?”白晓文问道。

    柯才瑾有点纳闷,眼前这少年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居然问出了这么肤浅的问题。

    周围的‘药’剂师纷纷笑出声来。

    “标准流程?要是制‘药’都能按照标准流程做的话,还要我们这些‘药’剂师做什么。”

    “‘药’剂师学徒的程度,不能再高了。”

    “连自由裁量都不知道。这份材料中冰环蛇血的纯度太低,需要多熬制一段时间才能与凯瑞拉蔓藤完美反应!”

    柯才瑾抖入了一些粉末,他留神注意着少年的反应,可在一圈人的嘲讽之中,白晓文仍是气定神闲。

    柯才瑾有点拿不准白晓文的来路,不过朱成均却抓住了机会,冷笑道:“你最好还是回家吧,神童。‘药’剂行业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的,别在大会上替华夏丢人……”

    “参加表演赛,只是为了和同行‘交’流,不存在丢人一说。”

    一声咳嗽,从后院方向,传来了一个中气十足的老人声音。

    朱成均脸‘色’一变。此时,其他人包括柯才瑾在内,纷纷迎向了老人。

    “杨大师。”

    “大师今天还有授课吗?”

    白晓文打量了那位老人一眼,他穿着一身普通的灰‘色’中山装,满头银丝,‘精’神矍铄,只是脸颊有些消瘦。在他的身后,跟着乔蕊等人。

    “这个人,就是集训授课的大师,杨好古……”

    白晓文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声。

    杨好古摆了摆手:“‘药’剂师制‘药’过程中,切勿喧哗……才瑾,你的心思定不下来,这份材料多半是‘浪’费了。”

    柯才瑾脸‘色’微微一红:“老师说的是。”他不再和其他人谈笑,认真进行‘药’剂的后续制作。

    场中的气氛一时间静悄悄的。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