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爆萌宠妃:狼性邪帝,吃不够目录 > 第1736章 孽障!

2018世界杯投注网


    禅房,沈妙言沐在月光里,拿起挂在木施的帕子,慢慢擦拭干净双手。.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漆黑卷翘的眼睫遮住了琥珀‘色’瞳眸里的水光。

    她把帕子挂回到木施,“凤妃夕,陈嬷嬷死了,你可能安心地重入轮回?”

    她呢喃完,又垂眸浅笑,“若是仍旧不甘心,我再为你解决掉你那位爬‘床’夺爱的姨母,可好?”

    总归,凤府的人,她并不打算放过。

    麦若从外面踏进来,看见她笑容腹黑,眼睛里满是算计。

    这样的小姐,莫名叫人害怕。

    ……

    翌日。

    ‘露’水尚未从‘花’瓣坠落,沈妙言以凤妃夕的身份,向青泥庵的主持师太告别,踏了前往镐京城的路。

    绿翘卷起车帘,满脸都是欢喜:“我有好多年不曾回府了,也不知府里如今是个什么样……咦,那里好多鸟啊!”

    沈妙言闻言看去,果然看见天空乌压压地飞过大片鸟儿,苍鹰,百灵,海东青,黄鹂,朱鸟等等,非常诡异地朝镐京而去。

    她挑眉,“万鸟来朝?”

    绿翘一拍双手,“我知道啦,定是镐京城里要出什么大人物了,如像皇后之类的,所以才引来这天地异象,万鸟来朝!”

    她说完,竟果真有几只羽翼闪着朱红光芒的大凤凰,呼啸着从北边而来!

    前世今生,这还是沈妙言第一次看见凤凰!

    她微怔,只见那几只极炫目漂亮的凤凰飞到万鸟前方,引着他们朝镐京城西边儿而去。

    即便隔了这么远,她和绿翘也仍旧能够看见,这些鸟儿在城西方徘徊不走,足足两刻钟后,才逐渐散去。

    “有凤来仪,万鸟来朝……”绿翘有些呆滞,“我怎么瞧着那城西的方向,是咱们国公府?难道,大小姐要做皇后了?”

    沈妙言吃了口杏仁茶,很是不以为意。

    麦若平稳地驾着马车行驶在官道,不过大半个时辰,已经到了城‘门’外。

    绿翘坐在沈妙言身边,很是兴奋道:“待会儿回府,你可千万别‘露’馅儿。国公府乃是世家贵族,你要表现得大方些,要有世家小姐的模样,莫要小家子气,到处‘乱’看‘乱’瞄。”

    沈妙言吃着茶,闻言只是淡然地笑了笑。

    车窗被风卷起一角,她偏头看去,只见镐京城仍旧熙攘繁华,与她当年离开时并没有任何区别。

    那个男人,大约果真在励‘精’图治,想给百姓一场盛世繁华。

    马车辘辘而过,在三刻钟后,驶进一条宽阔气派的长街。

    长街两侧皆是庄重豪华的府邸,可见这条街住的人大抵都是非富即贵的。

    青皮马车很快使至一座辉煌的府邸前。

    麦若跳下车,瞥了眼府邸‘门’口的守卫,认真道:“小姐,咱们到了。”

    那几名守卫亦是知晓今日他们府里的二小姐将要归来。

    闻言,纷纷好地朝马车张望。

    只见一只‘玉’白小手探出车帘,扶住那丫鬟的手,紧接着‘露’出淡粉‘色’‘交’领琵琶袖裙。

    很快,一名身姿娇小的姑娘出现在了他们眼。

    若是单看右半边脸儿当真是个娇滴滴水灵灵的美人,可惜左脸赫然一个碗口大的黑‘色’胎记,叫她看起来无丑陋。

    几名守卫纷纷移开目光,面‘露’鄙夷之‘色’。

    沈妙言抬头望向这座府邸。

    巨大的金字匾额悬挂檐下,“风国公府”四个金漆大字分外端严方正。

    她勾‘唇’笑了笑,扶着麦若的手,抬步踏白‘色’石阶。

    然而守‘门’的‘侍’卫却不肯放她进去。

    绿翘前道:“几位大哥,这是府里的二小姐,乃是奉了夫人之命,从青泥庵回来的。”

    其一名‘侍’卫笑得不‘阴’不阳,对沈妙言道:“二小姐,府来了贵客,国公爷正在招待呢,你还是从后‘门’进去吧,直接入了后院,免得惊吓贵人。”

    沈妙言一听见凤国公来了兴致,温声道:“我在外多年,如今一朝归家,自是要先见我爹爹的。”

    ‘侍’卫们见她不识相,对视一眼后,俱都眼‘露’凶光,“二小姐,休怪卑职没提醒你,你想见国公爷,国公爷可未必想见你!你乖乖从后‘门’走,咱们兄弟也好做人。”

    “若我今儿偏要从这儿进呢?”沈妙言轻笑。

    几名‘侍’卫立即拿起棍‘棒’,凶神恶煞的模样,看着像是在不耐烦地打发叫‘花’子。

    绿翘胆怯地拽住沈妙言的衣袖,“咱们还是从后‘门’进吧?”

    沈妙言淡漠地扯会自己的衣袖,走到了旁边。

    那些‘侍’卫以为她识相,正要嘲笑,麦若已然出手!

    她是萧城烨麾下的得力暗卫,武功卓绝,自然不是‘门’口这几个小喽啰能的!

    几名‘侍’卫猝不及防,过了几招后,被她一一撂倒在地,鼻青脸肿的模样看起来无狼狈。

    几人匆匆忙忙爬起来,指着沈妙言道:“你,你大逆不道!我们这去回禀国公爷!”

    说罢,屁滚‘尿’流地奔进了府里。

    沈妙言面无表情,抬步慢悠悠地跨进‘门’槛。

    绿翘跟在她后面,眼睛里都是震惊,“麦……麦若,你家小姐从前是不是镖局的‘女’儿啊?走南闯北什么的,连你也练了一身武功……”

    麦若失笑,“你可以这么想。”

    这是沈妙言第一次来凤国公府。

    她负着小手穿‘花’游廊而过,悠然闲适地打量这座华贵府邸,琥珀‘色’瞳眸俱是冷意。

    君天澜果真没把她放在心,她被顾湘湘害死,凤家的人冷眼旁观,他却根本不调查真相,只知道好好当他的皇帝!

    还让她的仇人当国公,住这般好的府邸!

    她想着,目光落在远处游廊里,只见那几名‘侍’卫飞奔到一个年男人面前,纷纷磕头大哭,把她的举动归类为无礼的挑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她打量起那名年男人,只见他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一把胡子修长垂腹,即便人至年,浑身也仍然透着儒雅风度。

    正是凤国公了。

    而凤国公身边站着的……

    她眯了眯眼。

    连澈他,怎么会在这里?

    此时凤国公听完那几名‘侍’卫的叙说,只觉脸烫得紧,连忙朝连澈拱了拱手,“小‘女’顽劣,让穆王殿下见笑了。”

    说罢,快步走到沈妙言面前,怒声骂道:“孽障,看不见为父在宴请贵客?!你冲撞了穆王殿下,还不赶紧给他磕头谢罪!”

    ,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