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爆萌宠妃:狼性邪帝,吃不够目录 > 第1734章 她成了凤国公府的小姐

2018世界杯投注网


    沈妙言取了帷帽,在窗边大椅坐了,面对满园芭蕉,并未把刚刚的事儿放在心,只安心思考起明日进城之后,该如何对付凤家与顾家。.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翌日,沈妙言在青泥庵用罢素斋,随口向主持询问起昨日那个姑娘。

    老主持叹道:“施主有所不知,那位姑娘唤作凤妃夕,乃是凤国公府的大小姐。说来也是可怜,这姑娘的母亲才是凤国公的原配,谁料她的姨母却在她母亲嫁过来不久,爬了她父亲的‘床’,还有了孩子。后来她母亲过世,她父亲把她的姨母扶正,也是今日的凤国公夫人。”

    还有些话老主持没说,沈妙言却也是明白的。

    定是这位新的国公夫人容不下凤妃夕,才把她扔到了这里。

    她托腮,眼底掠过几重思量。

    原来凤国公府里也不太平,不知这算不算是她介入报仇的机会?

    正想着,老主持忽然微讶,“那孩子每天早都要过来陪我说说话儿,今儿怎的没来?莫不是睡过了?”

    沈妙言眼眸微转,笑道:“我去给您看看。”

    她倒是不急着进城了,在问了路后,带着麦若朝凤妃夕所住的厢房而去。

    厢房里空‘荡’‘荡’的,半个人影都没有。

    她眯了眯眼。

    麦若推开后窗,这后窗正对着后山头,阵阵山风吹来,带着些许凉意,叫人很舒适。

    她嗅了嗅鼻尖,忽然皱眉,“小姐,奴婢闻到血腥味儿了。”

    “过去看看。”

    沈妙言当机立断。

    麦若跟她,右手始终放在腰间的佩剑,深恐有什么意外般警惕。

    主仆俩循着山的小路,渐渐的,四周的树木逐渐多了起来,遮挡了前方的视野。

    麦若是杀手出身,自幼对鲜血极为敏感。

    她断断续续地闻着那山风送来的血腥气息,很快带着沈妙言来到了一棵大树下。

    沈妙言放眼望去,只见昨儿那丫鬟呆呆跪在草地,面前赫然躺着一具支离破碎的尸体。

    那尸体是被野兽咬烂的,深蓝的僧衣与素‘色’披风早已被鲜血浸湿,内脏已被掏吃掉大半,半张脸都没了,看去面目全非,甚是吓人。

    沈妙言勉强认出,这是凤妃夕。

    唤作绿翘的小丫鬟突然捂脸大哭,语无伦次道:“是陈嬷嬷,是陈嬷嬷下的毒手!”

    沈妙言静静望着她。

    绿翘哭道:“早陈嬷嬷突然打发小姐后山采些新鲜蕨菜,说是夫人爱吃,还给小姐穿了披风!那披风,那披风面定是抹了些引‘诱’野兽的‘诱’食剂!陈嬷嬷好狠的心,我要回府里告诉夫人,把她打死!呜呜呜……”

    沈妙言低头吹了吹指甲,淡淡道:“愚蠢。”

    “你说什么?!”

    绿翘猛然愤怒抬头。

    “一个老嬷嬷罢了,杀害你家小姐,有什么好处?你昨儿说她是来接你家小姐回府的,还说什么与江家的婚约。既然如此,我问你,凤府,是不是也还有其他适龄成婚的姑娘?”

    绿翘愣了愣,仔细回想了下,轻声道:“适婚的姑娘,有大小姐,三小姐,四小姐,都是夫人所出……”

    “这不得了?”沈妙言站在细碎的阳光下,笑得邪气,“你家夫人啊,是看你家小姐与江家的婚约,所以让陈嬷嬷‘弄’死你家小姐,好叫她的‘女’儿顶替出嫁呢。”

    绿翘惊讶地张大嘴巴,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

    过了好半晌,她才咬牙切齿,“夫人太过分了!我要为小姐报仇!”

    她说完,目光忽然凝在沈妙言脸。

    那悲愤的表情,逐渐化为怪异。

    她霍然起身,大步奔到沈妙言跟前,不可置信地仔细端详起她的面容。

    “你做什么?!”

    麦若皱眉,拔剑挡在了沈妙言面前。

    “好像啊!”绿翘惊叹,“姑娘昨儿带着帷帽,今儿仔细一看,竟与我家小姐的容貌有六分相像……我家姑娘脸若是没有胎记,定也会如同姑娘这般好看……”

    她自顾说着,忽然眼睛一亮,“这位姑娘,要不你顶替我家姑娘回府?!只要把脸涂黑,别人看不出来的!”

    沈妙言冷眼睨着她,无动于衷。

    绿翘又笑道:“看你的穿戴打扮,大约是小‘门’小户出来的。你若是愿意顶替我家小姐,那可是国公府的小姐,飞枝头变凤凰,也不过如此了!更何况,你还能嫁给江公子,这可是八辈子都求不来的好事!”

    沈妙言对什么江公子是没兴趣的,只是……

    若能用凤妃夕的身份进入风国公府,继而接近顾湘湘、凤国公他们,似乎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她想着,‘唇’角轻勾,“既如此,我应了你是。”

    绿翘‘激’动不已,忙道:“那你先想办法‘弄’点墨汁,伪装出一块黑‘色’胎记。等我埋了小姐,下山去找你!”

    沈妙言颔首,带着麦若先行下山。

    山道狭窄。

    麦若道:“奴婢还以为原人大都是狡猾多端的人,没想到那丫鬟还‘挺’重情义。”

    “情义?”沈妙言垂眸,弯腰在路边折了一朵杜鹃,边把玩着边往山下走,“若果真有情义,不会让凤妃夕一个人山采蕨菜了。之所以让我顶替凤妃夕的身份,也不过是为了继续履行与江府的婚约而已。毕竟,她是凤妃夕的‘侍’‘女’,凤妃夕若是成了江家少‘奶’‘奶’,她定然觉得她也有机会成为那江公子的‘侍’妾。”

    “啊?”麦若吃惊地张大嘴,随即又很敬佩起沈妙言,“小姐你可真厉害!”

    沈妙言笑了笑,琥珀‘色’瞳眸纯净依旧,只是多了几分隐藏的戾气。

    这份“厉害”,是她用无数的伤痛与‘性’命换来的呢。

    她仰起头,望向镐京城外的蔚蓝天空,只见几只纸鸢正在云端轻盈地随风而舞。

    她紧了紧掌的杜鹃,细声呢喃:“凤妃夕……凤非昔,这可真是个好名字。”

    回到禅院前,沈妙言挖了些草‘药’根,仔细调了寻常山泉水洗不掉的黑汁,在左半边脸细细描绘出碗口大的黑‘色’胎记。

    麦若在旁边惊叹:“怪不得那个绿翘说小姐与国公府小姐生得像,奴婢瞧着,这么加了块黑‘色’胎记,倒真是像极了!”

    ,

    开启装‘逼’打脸模式。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