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万古界圣目录 > 第五百四十四章 直击心灵

2018世界杯投注网


    和陈秀秀在一起的十余天,罗平不但抛却了所有的烦恼和忧愁,也抛却了所有的目标和责任,他的心只想要和陈秀秀永远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最新章节访问:ШШШ.79xs.СоМ 。手机端 m.

    “平表弟,吃饭了。”

    陈秀秀的声音从竹屋之内传了出来,使得竹屋外面的罗平立刻放下了手的锄头,停止了劳作。

    “我来了。”

    罗平回答了一句,然后进屋洗了手,准备吃饭,在这个时候,陈秀秀开口说出来的一句话,让罗平的内心猛然颤动了一下。

    “平表弟,你可不能一心劳作,连吃饭都忘记了,你要是饿死了,你让我怎么办?我可不希望今后生活在思念当哦。”

    陈秀秀说着将碗筷递给了罗平,然而,此时的罗平,直愣愣的站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反应,他的脑海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死亡?思念?”

    “要是我死了,秀秀一定会非常的伤心,同样的,如果秀秀身死的话,我也会万分悲痛,我绝对不能够让秀秀受到任何的伤害。”

    “不仅仅是秀秀,我爹,我娘,我师父,我也不准他们受到任何的伤害,爹?娘?师父?他们为什么没有在我的身边?”

    “师父,师父…”

    想到此处,罗平的脑袋陡然疼痛起来,痛的他忍不住的双手抱头摇晃,剧烈的痛感让他不自觉的跌倒在地。

    “师父,师父,我怎么记得,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和师父有关,怎么是想不起来呢?”

    罗平忍着头颅之痛,脑海又开始苦苦的思考着,然而,任凭他思考了良久,也没有想起来究竟是何事。

    “平表弟,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平表弟,你没事吧?”

    “你到底怎么了?咱们身处深山老林,你要是出了事情,你让我找谁来救你 啊,平表弟。”

    陈秀秀的呼喊声,传进罗平的耳,听起来异常的悲痛担忧,然而,罗平这个时候,并没有在意陈秀秀的语气,而是从对方的话,灵光一闪的想到了关键之事。

    “没人救我,是啊,在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人来救我,像师父一样,师父他…”

    想到此处,罗平的脑海如遭雷击,好似一道闪电划过,一股前所未有的痛感充斥在他的脑海之,让他痛的满头大汗。

    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平却是猛然睁开了双眼,两道‘精’光从他的双眼之释放出来,好似两颗星辰般,照亮了罗平的心境。

    “好险,好险啊,想不到这个幻境竟然如此的真实,不,与其说是真实,不如说是直击心灵,‘诱’发人们心最为脆弱的一点,最为渴求的‘欲’望。”

    “或许我在一开始的时候,已经意识到了这是一个幻境,可是因为秀秀的原因,让我明知是幻境,依然想要和秀秀多呆一段时间。”

    “这样,我渐渐的沉浸在和秀秀在一起的幸福时光,像个普通人一样,只想要和秀秀长相厮守下去,不理会任何的事情。”

    “如果我不能够清醒的话,很可能在百年之后,和秀秀双双身死,化为一捧黄土,到那个时候,不仅是幻境的我身死,幻境之外的我同样身死道消。”

    “幸好秀秀的话让我产生了联想,这才清醒过来,想不到我已经在幻境之呆了十余天,也不知道霍兄他们…”

    罗平转瞬之间明白了一切,眼前的陈秀秀不过是他心的渴望而已,而这个幻境则是将他的渴望真真实实的展现出来,有血有‘肉’,犹如现实。

    如此高明的幻境,让罗平的心也是暗暗佩服,虽然已经清醒过来,可是望着眼前暴雨梨‘花’,哭成了泪人一般的陈秀秀,罗平的心又有些不舍。

    “平表弟,你没事吧?你刚刚怎么了,吓死我了,我好担心你啊,呜呜呜…”

    看到罗平恢复了正常,陈秀秀立即关切的问道,同时伸出了双手,轻轻的抚‘摸’着罗平的脸庞,轻声‘抽’泣。

    “高明是高明,明明是幻境,却这么的真实,让我难以抗拒,让我根本不愿意相信这是假的,也不愿意摆脱这个幻境。”

    虽然知道眼前的陈秀秀不是真正的陈秀秀,可是她却是无真实的,不仅仅是身体真实,连气息也是一模一样。

    感知着陈秀秀的气息,感受着陈秀秀的双手在自己的脸抚‘摸’着,罗平只想要时间在这一刻停留,永远的停留下去,不要运转。

    “我没事,刚刚只是头痛而已,秀秀你不用担心,乖,不要哭了,笑一笑,我还是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

    罗平说话间,伸手将陈秀秀脸的泪水擦拭干净,他不希望看到对方哭泣,他喜欢陈秀秀笑起来的模样。

    “那好,我不哭了,既然你喜欢我笑,那我笑给你看。”

    陈秀秀果然破涕为笑,两个酒窝点缀在圆圆的脸蛋面,看起来非常的和谐。

    望着陈秀秀的举动,罗平的脸也是‘露’出了笑容,只不过他的心,却是有些悲伤。

    “算是在真实,连气息也可以幻化出来,但是一个人的心‘性’是无论如何难以模拟的。”

    “要是真正的秀秀在这里,以她的心‘性’,绝对不会这么快的笑出来,她一定是左一句右一句的询问我的头痛之事,直到确定我真的相安无事了,她才会罢休的。”

    “虽然我很想沉浸在这种幸福之,很想要多看看秀秀,可是,我却不能够为了自己一时的愉悦,而放弃了我身的重担。”

    “只要我拥有了强大的实力,飞升仙域之后,我有机会复活秀秀,到时候,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了,更何况,我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要去做。”

    罗平一下子明白过来,不管这个幻境多么的高明,即便是将陈秀秀幻化的如此真实,也难以模拟出来陈秀秀的心‘性’。

    眼前的陈秀秀,空有其形体,却没有其心‘性’,他断然不能够因为自己的一时‘私’心,而耽误了自己的正事,甚至是一直的沉沦下去。

    再一次仔细的凝视了一番眼前的陈秀秀,罗平将其紧紧地拥入怀,片刻之后,不等对方开口说话,罗平直接释放出浑身功力,震碎了对方的身躯。

    望着化为齑粉的陈秀秀,罗平的心此时没有任何的不舍和悲痛,因为他知道,这并不是真正的陈秀秀。

    陈秀秀在他心的位置,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更何况是幻境之幻化出来的。

    在罗平震碎了陈秀秀的身躯之后,周围的空间瞬间变换,原本的竹林,竹屋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昏暗的‘洞’府通道。

    罗平的视线打量了一下四周,虽然周围依旧被烟雾所笼罩,可是他却能够清楚的看到每一个人的身影。

    这其,有不少的身影分散开,各自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他们的脸‘色’平静如常,无喜无悲,看不出任何的异状。

    可是罗平却知道,这些人依旧在幻境之没有摆脱,他们正在幻境之内享受着各自的‘欲’望。

    而在通道的边缘位置,则有十余道身影聚集在一起,看到罗平的视线移动过来,这些人也是将目光望了过去。

    “檀兄,以你的修为实力,怎么会这么晚才摆脱幻境,真是让我们难以相信啊。”

    看到罗平走了过来,乌浑连忙开口问道,在他看来,罗平应该早早的破解了幻境才是。

    “如此高明的幻境,可不是仅仅凭借着修为实力可以摆脱的,而是需要心没有任何的弱点或者‘欲’望,如果‘欲’望越强烈,那么越难以破解幻境。”

    “檀兄之所以摆脱幻境这么晚,只能够说明檀兄的心,有着致命的弱点或是‘欲’望。”

    罗平还没有开口回答,毕贤抢先一步回应了乌浑的问题,其说话之际,望着罗平的目光之,‘露’出了狡黠之‘色’。

    罗平闻言,神‘色’如常,并没有因为毕贤说出了真实的原因而有任何的情绪变化,因为,在场的所有人,基本都了解这种原因,反正又没有人能够知道他的心弱点。

    “毕兄说的不错,檀某正是因为深陷在内心的渴望之,这才这么晚摆脱幻境,这没什么值得隐藏的。”

    “毕竟如此高明的幻境,要是不借机满足一下心的‘欲’望,岂不是太‘浪’费了?反正我又不是没有把握破解幻境。”

    罗平此话一出,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让其他人难以捉‘摸’,毕竟他们没有一个敢于借助幻境满足‘欲’望的。

    如此危险的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在如此高明的幻境之内,能够清醒过来已经是非常难的事情,更不要说一直保持着清醒,或者是第二次清醒了。

    他们都是在清醒的时候,立刻选择破解幻境,谁又敢继续呆在其,享受着幻境带来的‘欲’望?

    虽然他们都不相信罗平的话,可是罗平之前表现出来的种种手段,又让他们有些怀疑,一个个都是脸‘色’古怪的望着罗平。

    罗平对于众人的反应完全不放在心,只不过,霍青的表情却是引起了他的格外注意。

    因为从他走过来的时候,霍青似乎在躲避着他的眼神,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现在靠近之后,对方更是微微低下头颅,似乎在掩盖神‘色’。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