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万古界圣目录 > 第五百四十三章 打情骂俏

2018世界杯投注网


    众人等待了很长的时间,都是察觉到这一次罗平进入阵符空间的时间要之前每一次都要长出很多。-www.culinarybazaar.com-!

    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所有人都是一言不发的紧盯着雷系阵符的位置,等待着罗平破开阵符出来。

    也幸好阵符在虚空之微微震颤着,表示着罗平依然在里面攻击着阵符,要不然的话,这些人根本不知道其的情况。

    在众人已经等的心焦虑的时候,阵符面突然出现了一个窟窿,一道流光飞出,化成了罗平的模样。

    “檀兄,你终于出来了,你要是在不出来的话,恐怕霍兄要泪流满面了,哈哈哈…”

    罗平刚刚站定,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正是承彪大着嗓‘门’的喊叫,话的意思立刻引起了众人的暗笑。

    罗平闻言,目光看了看前方的霍青,发现对方盛怒的脸,竟然略带一丝娇羞,如此态度让罗平心一突,眉头微微皱起。

    “承兄,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的话,休怪霍某不客气了。”

    霍青怒意十足的话语一出,对面的承彪立刻收起了笑脸,有些畏惧的缩了缩脖子,随即退到了沽定雨的身后。

    “咯咯咯…檀哥哥可是一位男子气概十足的爷们,当然是喜欢我这种妩媚动人,善解人意的‘女’子,你们这些人不要胡言‘乱’语了。”

    “不然的话,小心老娘让你们尝一尝‘乱’‘淫’四野的滋味,看你们还敢不敢取笑我的檀哥哥,哼!”

    弋真真说话之际,又是将身体挪动到了罗平的身旁,一脸媚态之‘色’,只不过她的神态落在周围那些男子的眼,都是感觉到非常的厌恶。

    再加弋真真话的意思,更是让周围的男子产生了深深的忌惮,一个个都是收起了笑容,不在取笑罗平和霍青二人。

    “哎,弋道友可要站稳了,要是摔到了地可丢人丢大了,另外多谢弋道友的夸奖和厚爱,只不过要是真的要在你和霍兄之间选择一位的话,我还是情愿选择霍兄。”

    罗平看到弋真真的身子又要歪向他的身体,连忙闪身躲开,同时开口说道,此话一出,弋真真冷哼一声,随即又是恢复了媚态。

    周围的众人则是颇感惊讶,不过一想到弋真真的手段,又都是理解了罗平的意思,要是换做他们的话,也情愿选择一位男子,不会选择弋真真。

    这是众人的想法,可是对于霍青来说,他却是明白罗平话的真正意思,望着罗平望过来的目光,霍青狠狠地瞪了一眼,责怪对方竟然暗调戏与他。

    罗平微微一笑,直接移开视线,不在理会霍青,现在所有的阵符已经被破解,他要考虑前进之事。

    “各位道友,既然障碍已经清除了,那咱们还是继续前进吧,也不知道前方还有没有危险,还是不要耽搁时间了。”

    罗平提醒大家继续前进,这个时候,众人也是将目光看向了戮灭‘洞’的深处,重新涌起了一股‘激’情。

    “檀兄说的不错,咱们都不清楚还要多远才能够到达戮灭‘洞’的最深处,想必前方还有不少的危险,时间宝贵,咱们还是抓紧吧。”

    毕贤也是冲着众人说道,作为戮灭圣宫的弟子,他们师兄弟三人更加渴望迅速的到达最深处。

    众人闻言点了点头,然后重新向着深处走去,等到他们离开了原本八个阵符所在的位置之后,地面已经毁坏的八个阵符,陡然升起了一团火焰,将阵符全部焚灭。

    这一次,众人一直走了三天的时间,也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这样的情况再一次让他们心不安,仍旧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到此时,他们进入戮灭‘洞’已经有八天的时间,足足行进了差不多数千里的距离,依然没有到达戮灭‘洞’的最深处。

    连续三天的相安无事,众人并没有觉得已经接近了最深处,反而都是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危险,正在慢慢的靠近他们。

    修炼之人对于危险的感应非常的敏锐,更何况是这么多人同时察觉到的危险,在他们看来,接下来的障碍,绝对要之前的八个阵符还要危险很多。

    “大家提高警惕,我心的不安之感越发的强烈,恐怕咱们马会遇到新一轮的危险。”

    “为了集力量,大家一定要聚集在一起,千万不要单独行动,否则的话,遇到危险咱们也难以帮助。”

    毕贤开口提醒着众人,因为他心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他推测危险马会出现。

    实际不用他提醒,众人都是察觉到了这一点,每个人都是做好了充足的防御,将魔识尽可能的延伸出去,感知着周围空间的动向。

    在毕贤话音刚落的同时,众人的前方凭空出现了一股烟雾,以迅雷不及之势迎面扑向罗平等人的方向。

    “大家莫慌,千万不要散开。”

    毕贤大喝之下,并没有几个人听从他的意思,都是迅速的施展身法,向着后方躲闪出去。

    一时间,原本整齐的队伍轰然散开,众人的速度虽快,可是前方的那股烟雾速度更快一筹,眨眼间将众人的身影淹没其。

    淹没了众人之后,这股烟雾仍旧是扩散了很长的一段距离,这才停止了蔓延,此刻,长长的通道之寂静无声,再也没有罗平等人的任何动静。

    这股烟雾一直持续了十余天的时间,依旧没有散去,对于烟雾之的情况,没有任何人能够了解,恐怕只有进入其的罗平等人,才能真正的体会。

    “秀秀,你别跑,看我不追你,打你的屁股,竟敢在我的脸画了一个乌龟,你别跑,我来了。”

    一处山清水秀之地,翠竹林立,溪流蜿蜒,一座用竹子搭建的房屋前面,传出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咯咯咯…平表弟,那你来追我啊,怕你追不,啊,我不会让你追的。”

    另外一个‘女’子的声音随之响起,在房屋的前方竹林之,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的追逐起来,不时的传出来阵阵嬉笑之声。

    前方的‘女’子,婴儿‘肥’的脸颊面,均匀分布着两个若隐若现的酒窝,随着她的笑容绽放,两个酒窝格外的引人注目。

    披肩黑发迎风舞动,散发出阵阵沁人心脾的清香之气,回首顾盼之间,‘女’子水汪汪的双眼,流‘露’出浓郁的幸福之感。

    而后方的青年,虽然体型匀称,身材修长,可是脸却被画了一只栩栩如生的乌龟,将他的面容完全的掩盖住了。

    即便如此,也能够隐隐的看出来,青年的面容甚是俊美,和前面的‘女’子可以说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青年的速度显然要快一些,没过多久,他追了前面的‘女’子,一把拉住‘女’子的手臂,将其拉进了怀。

    “哈哈,秀秀,怎么样,这一下抓到你了吧,看你还往哪里跑,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呢?”

    青年抱着‘女’子,威胁的说道,只不过他的语气之,却是充满了柔情和宠爱,没有丝毫的想要惩罚对方的意思。

    “哼,平表弟,你又欺负我,我不要我不要,我不管,反正乌龟已经画了,你要是惩罚我的话,我…我不理你了。”

    ‘女’子故作嗔怒的说道,微微撅起的小嘴甚是可爱,惹得身旁的青年微微一笑,将嘴巴贴到了‘女’子的耳边。

    “呦,真的吗?我的秀秀竟然生气了,我看看是真的生气了,还是假的生气了。”

    青年说话之际,双手猛然伸进‘女’子的腋窝位置开始咯吱对方,‘女’子立刻发出了一连串的笑声,并且挣脱青年的手臂,和其拉开了一段距离。

    “平表弟,你好坏啊,哪有这样欺负人的,小心我真的生气了。”

    ‘女’子开口说道,她的脸因为刚才忍不住的大笑,变得绯红一片。

    “我知道你不会生气的,我的秀秀最善良了,走,咱们回屋吧。”

    青年走到‘女’子的身边,拉起‘女’子的双手,紧贴在自己的脸颊面,脸‘露’出无尽的柔情。

    “嗯,平表弟,回屋我帮你把脸的乌龟洗掉,说实话,这只乌龟画得蛮漂亮的,我还真有点舍不得洗掉呢。”

    ‘女’子望着青年脸的乌龟,嫣然一笑的回答。

    “那不洗了,让他在脸待着吧,说不定还能够下一窝小乌龟呢,哈哈。”

    青年哈哈一笑,开起了玩笑。

    “下不了。”

    “为什么?”

    “因为这是一只公乌龟。”

    “是吗?那我回去照镜子仔细的看一看。”

    二人说话之间,已经回到了屋内,青年果然拿起了一面铜镜,开始研究脸的乌龟是不是公的。

    ‘女’子见状,忍不住的嗤笑一声,随即打了一盆洗脸水,放到了青年的面前。

    ………………

    竹屋附近,一连十余天,每天都会传出来嬉笑怒骂之声,罗平和陈秀秀的身影也是不断的穿梭于竹屋和竹林之间,随时随地打情骂俏,卿卿我我。

    这样幸福的生活方式,是无数普通男‘女’向往和追求的,即便是修炼者,也会时不时的幻想一番,罗平同样也不例外。

    这十余天的时间,罗平完完全全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的烦恼和忧愁,也不需要考虑修炼之事,他的心,只有一个人,那是陈秀秀。

    什么修炼成仙,什么建宗立派,这一切都被罗平抛之脑后,营救青朽真人,寻找老头师父,这些责任他也全然不顾,他只想要和陈秀秀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