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革命吧女神目录 > 八百三三 秩序女神正宫,赤红女士小三

2018世界杯投注网


    李回到贝塔城,在费共央办公大楼的办公室里见到桑妮小红,她还在‘揉’纸团,旁边的垃圾桶里塞满了废纸团。-79小说网-

    李开导她:“设计师同志,你别纠结了,用我们最早定的费恩赤红,简称赤联。”

    小红沮丧的摇头:“既有费恩的限制,还没有大同主义,虽然有我的烙印,可只剩下这个烙印那不叫烙印了啊,而且什么的,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到地球世界里那个失败了的。”

    李笑着说:“不叫叫什么呢?封建主义的帝国或者资本主义的联邦?共和国嘛,我们的根本信条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不需要再强调共和。”

    大概是刚才拍卡塔‘蒙’肩膀拍习惯了,李也拍着她的肩膀说:“至于大同主义,你是大同主义的化身啊,何必画蛇添足呢?”

    小红扭头看着他,有些不好意思:“可我不是还有逗和社畜的属‘性’吗,这么标榜自己会不会被人说恬不知耻?”

    李用严肃的语气说:“请好好保留那两个属‘性’,这样你才能时刻保持耻辱感,提醒自己距离那个纯粹的大同主义化身还有从地球到z8-GND-5296星系的距离。这样你才能一直保持大同主义设计师和革命领路人的自觉,而不是真把自己当成了大同主义化身,以为革命事业已经抵达宇宙尽头,大同主义也完全实现了。”

    小红磨牙:“听起来我要一万辈子生活在耻感里了?从地球到那个星系的距离是三百亿光年!”

    李暖暖的笑着:“不是有我陪着吗?我们灵魂共生啊。不管是三百亿光年还是一万辈子,我们一起度过。不管是苦难还是耻辱,我们一起承受。”

    小红楞了楞,眼圈微微发红,按着李的手,甜甜的嗯了一声。

    “真高兴有你……”

    小红正说着,‘门’口啊的一声惊叫,欧萝拉正在捂眼睛:“我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小红赶紧改口:“有小白你陪着……”

    你们这是在发什么巅呢?

    李收回手,心说欧萝拉你难道还以为我跟小红有‘奸’情?

    “走啦!”

    欧萝拉是来催人的,李不顾小红的抗议,直接拦腰把她抱起来,再揽住欧萝拉:“开会!”

    “我是‘女’神啊你这么抱我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这么严肃的会议李你是左拥右抱的进去是想干嘛!?”

    欧萝拉一个肘击,小红一口狠狠咬在手,让李的‘阴’谋没有得逞。

    不过等李进会议室的时候,身还是挂了好几只丝丝。

    小红向一屋子央委员摊手:“好吧,我不纠结了,我们将要建立的国家叫赤联。”

    哗啦啦的掌声响起,塔伦斯、凯瑟琳那些忙于公务的央委员也在墙以投影形态鼓掌庆贺。

    今天的会议,首要议题是建国。

    既然跟特蕾希娅已经彻底撕破了脸,以类似自治领地位维持的浑水状态消失了,费共在主位面已经无鱼可‘摸’,需要竖起国家这面大旗,凝聚费共治下所有力量。

    确定了名字,剩下的事情还很繁杂和艰巨,确立国家宪章,整合律法,调整政fǔ部‘门’等等,每一项都牵扯很广。不过有擅长组织的蒂丝来负责,这些事情也不必在这个会议展开,等蒂丝组织人手准备好草案,到费共二大召开之前再做深入讨论。

    现在最迫切的问题还是安全形势,曙光帝国已经开始调度军团,从克斯特和哈德朗两面‘逼’近,特蕾希娅的主力浮空舰队也在做最后的战备。

    “主位面形势由李掌握,我谈谈神祇层面的情况。”

    小红先做了报告:“目前我们在神祇层面的形势非常紧张,特蕾希娅将我们裁定为秩序之敌后,她的从神不说了,自然都响应这个裁定。”

    “秩序神系现在也壮大了不少、律法之神、骑士之神、贵族‘女’神、丰收‘女’神、音乐与艺‘女’神、工匠之神、河流‘女’神、道路之神……”

    “根据印记城的小道消息,哦,忘了跟大家报告,有些热心人士成了我们在外层位面的眼线,他们也在印记城活动。他们报告说,欢悦‘女’士的神国最近浮出了星界位面,有可能重归神国位面,这说明秩序‘女’神会重塑这位从神。”

    “此外还有原野与畜牧之神,肯定也在秩序‘女’神的重塑行列,这位神祇在艾兰尼斯以及西费恩北部还有广泛信徒。”

    “再加坚决站在秩序‘女’神阵营的红龙和银龙之神,还有‘女’皇的紧密盟友风暴洋海神,我们费共在神祇层面会面临一位强大神祇,四到五位等神祇和十来位弱等神祇的围攻。”

    “另外秩序‘女’神与商业‘女’神和虚空龙神也可能结盟,由商业‘女’神那一方能关联到更多邪恶神祇,具体情况现在还难以掌握,总之这个方向也非常令人担忧。”

    小红叹气:“我们费共现有神祇只有我、阿丽珊、夏安和那个谁四个神祇,除了我是等神祇外,其他三个都是新生神祇。”

    说到这那三个同样是费共央委员的神祇分身在座位缩了缩脖子,不对,QB没脖子所以看不出来。

    小红继续解说:“我们也没有可靠的盟友,死神只会执行之前的盟约,在宇普西隆受到攻击时才会出手帮忙。其他立神祇,包括跟我们‘交’好的军神修玛,都明确表示,他们不会站在我们这边。”

    听到这威尔森举手请求发言,他忧心的问:“陛下,难道他们连地狱位面的事情都不管了?红约组织也解散了?”

    小红摇头:“红约组织还存在,他们也没有让信徒撤出地狱位面军。这些立神祇现在奉行的是不干涉政策,祂们跟战神一样,只要信徒是在践行祂们的道路,那不管是在为谁服务,站在哪一边,祂们都不管。”

    “没错,他们开始相信新神的说法,准备让自己变成超然于人格的法则道路。”

    李帮着解释:“对那些关心地狱位面的立神祇来说,红约倒了,地狱位面军散了也无所谓,因为凯拉特蕾希娅,也是秩序‘女’神已经允诺介入内层位面。等她在天堂山找到通往地狱的通道,立神祇们肯定也会跟随她前往那个新开辟的战场。”

    这是凯拉特蕾希娅在元祖之灾事件前有的安排,看起来那时候她有所准备了。

    会议室的气氛顿时凝重起来,神祇层面是费共的根本,没有赤红神系的外层位面的支撑,不管费共也好,赤联也好,都失去了超凡力量的根源。

    现在赤红神系面临如此大的压力,相之下,主位面的战争似乎都不值一提了。

    小红拍着巴掌说:“大家也不必担心,特蕾希娅至今还没有带着天使大军来攻打宇普西隆,我猜测她对我的十万八千吨金箍‘棒’很忌惮。”

    缇娜点头:“圆钩提‘交’的报告里说过,曙光帝国正在大建魔导金属冶炼场,这股势头背后追溯到好几个主持单位。北方三国的秩序教会是其一个,圆钩猜测他们是为‘女’神提供在外层位面使用的魔导金属。”

    “从这方面的情报判断,除非秩序‘女’神确认会在资源彻底压倒我们,否则不会轻易进攻宇普西隆。”

    “而且她的重点还是在迩香,圆钩推测曙光帝国的主力舰队也是为此在做战备。等她解决了迩香的问题,成为完全的秩序‘女’神,那时候才会对我们发动全面进攻,乐观估计,大概还有一个月时间。”

    李跟着说:“迩香是一个关键点,我们还有章可以做。”

    这方面的事情正在做计划,李也没在这里细说。

    小红总结:“总之我们费共在神祇层面的状况是孤立无援,但还拥有坚固的堡垒,敌人对我们也很忌惮。不过一旦敌人决定开打,必然是拥有了压倒‘性’的力量,情况会很危急。”

    “所以我决定……不,我提议尽快建立神战公社,整合神祇、天使、英灵和凡人的力量和智慧,专‘门’应对外层位面的神战。”

    既有地狱位面军,再有用于神战的神国位面军也是理所当然的。凡人主要还是在技术起作用,利用主位面的魔导资源,帮助神祇、天使和英灵提升力量。

    这个提案自然当场获得了通过,甚至有不少央委员都摩拳擦掌,想在宇普西隆乃至赤红神国里展示自己的智慧了。

    小红解说完后,轮到了李谈主位面形势。如刚才缇娜说的那样,在特蕾希娅发动的秩序圣战里,主位面的战争才是最重要的环节。

    李正要开口,刚从援罗顾问团那边回来的康斯坦丁小声说:“罗姆罗斯为了安抚他的臣僚,避免神圣意志帝国太深介入这场战争,提出了……夫妻论,我想问问总枢机,您对这个说法是怎么看的?”

    李噎住,之前他以丽状态去见罗姆罗斯的时候,那家伙的确提出了这样的观点,没想到他不仅在丽面前说,还对外大肆宣扬。

    那个正义而单纯的罗姆罗斯,果然已经消失了啊。

    康斯坦丁赶紧补充:“我们央委员们当然清楚背后这是信仰和道路的分歧,不过基层未必有足够的认识,总枢机如果能在这方面做一些澄清和更细致的解说,我觉得这会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所谓的“夫妻论”,是说这场战争其实不是什么信仰之争,而是特蕾希娅与李的‘私’人恩怨。具体是怎么回事有不同说法,不过既然是夫妻之争嘛,‘床’头吵架‘逼’‘床’尾合,无数注定要被战争吞噬的凡人成了可悲的牺牲品。

    李吐了口长气,他做了个……艰难的决定。

    他扫视所有人,吐词清晰的说:“在元祖之灾前,我的确跟特蕾希娅……”

    再看看凯瑟琳,破坏魔‘女’温柔的回视他,没有一丝动摇。

    他继续说:“还有凯瑟琳,按照哈德朗的传统,举行了婚礼。”

    小红和其他所有知道这事的人捂脸,不知道的都同时狠狠‘抽’了口凉气,生出浓烈的不真实感。

    咱们的总枢机,真的娶了‘女’神兼‘女’皇的特蕾希娅!?

    而且是把小姨子也一块娶了!

    震惊之余,大家纷纷对视,‘交’换着‘艳’羡和钦佩的目光。

    不愧是咱们的总枢机啊,这消息要传出去,他会成费恩男人的公敌。

    接着又疑‘惑’的看向欧萝拉,总枢机娶了特蕾希娅和凯瑟琳,欧萝拉枢机怎么办?

    被无数道视线聚焦,欧萝拉态度异常从容:“这场婚姻,在我们费共这里是无效的。”

    说完她瞅了瞅凯瑟琳,凯瑟琳回望她,脸绽开幸福的笑颜,‘胸’脯也‘挺’得更高了,让欧萝拉牙痛似的‘抽’了‘抽’嘴角。

    很多人马明白了前些天欧萝拉枢机的坏脾气是怎么来的,以及现在为什么这么从容了。

    李板着脸强作严肃状:“这是场秘密婚礼,但我不能向组织隐瞒,所以我现在向大家报告。鉴于此事过于复杂,仅限在场诸位知情。”

    他看着康斯坦丁,异常坦‘荡’的说:“罗姆罗斯的说法,在某种层面是对的。不过这场婚姻的‘私’人情感仅仅只是一个方面,更基础和核心的是信仰之争,是的,这其实是一场形式很特别的战争。”

    他的语气变得有些苦涩:“很遗憾,我没能获得胜利。我和凯瑟琳,在婚礼之后的第二天,其实已经决裂了。”

    康斯坦丁两眼烧了好一会蚊香才镇定下来,苦笑道:“这可没办法跟大家公开说啊。”

    李点点头:“的确,我知道很多人都有类似的想法,这场战争完全可以避免,或者来得太突然,所以才会相信这是场夫妻之战,也以为这是场夫妻之战。”

    “我想说,他们错了,大错特错。”

    他的语气变得悠远,原因还含着的隐约尴尬也全消散了。

    “这场战争是历史的必然,注定无法避免,老实说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去推迟,可我们还是失败了。”

    “我们费共一直以来都奉行左右逢源,埋头发展的方针,因为我们坚信,现在还不是我们完全登费恩历史舞台的时候。”

    “我们做过费恩革命阶段论的判定,在那样的判定里,我们一直认为,只有等资本主义力量在费恩主位面获得了广泛成功之后,旧的封建神权势力才会退出舞台,我们也才会作为整个世界的进步力量,完全登历史舞台。”

    “我们确信这是多元宇宙里都普适的历史发展真理,根据这样的判定,我们一直埋头于自身的发展,对外则努力争取以特蕾希娅为代表的传统封建神权势力能够包容我们。”

    “初期我们是成功的,但渐渐的,我们的发展越来越触及到封建神权势力的核心利益。”

    “我们的魔导技术越来越进步,这对封建神权的统治造成了越来越大的威胁。”

    “我们为了拯救同志,为了解放在地狱受苦的凡人,不得不向地狱前进,这又破坏了封建神权希望看到的各守其位的旧秩序。”

    “当然更重要的是,当特蕾希娅默许部下用‘激’进手段恢复秩序,将一部分不接受传统秩序的凡人打成邪恶种族,予以消灭时,我们跟她的矛盾再也不可避免。”

    “是的,我们违背了原有的发展方针,我们提前踏了历史舞台!”

    李的声音变高了一些:“这意味着我们错了吗?”

    “我们的确错了,我们对革命阶段论的判定出了差错!”

    “但我们也没错,革命阶段论里,关于阶段的判定,我们没有错。可阶段是如何转化的,我们出了错!”

    “我们以为资本主义势力会自己迅速成长,会先于我们跟封建神权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在这一点我们错了。”

    李摇着头,语气变得嘲讽:“费恩的资本主义还太弱小,商业‘女’神、虚空龙神也没有承担起引领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责任。她们还没有认识到潜藏于表象之下的真理,还仍然停留在费恩的旧时代里,热衷于编织短视的‘阴’谋诡计,祂们无法代言那股磅礴的,会将旧时代当作沙堡一样冲垮的历史‘浪’‘潮’!”

    “所以,我们必须调整自己在这个阶段里的历史角‘色’……”

    李说:“我们不能再只专注于‘摸’索用超凡力量建设大同主义的道路,我们必须回过头来,主动帮助费恩的凡人补课!”

    “我们来教费恩的凡人如何运用技术、金钱发展资本主义,我们来引导和培养他们用资本主义吞噬落后和反动的封建神权势力,我们先把自己的宿命之敌养出来!”

    “是的,我们不能坐等费恩历史进入到我们可以登台的阶段,我们主动推动历史跨过那些阶段!”

    “具体要怎么做呢?”

    李两手按着桌子,眼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所有人都屏声静气的看着他,等待他道出奥妙。其某位‘女’神,以及某两位魔‘女’,眼里都闪烁着异样的光彩,让她们脸也散发着幸福和甜蜜的光晕。

    “是这场战争!”

    李掷地有声:“这场战争承载的历史使命是这个,我们需要在各个战场获得一次次胜利,‘逼’迫秩序‘女’神,让她在沉重的压力下不得不追求更高水平的魔导技术,追求效率更高更大规模的社会化生产,追求用金蒲耳更深的挖掘凡人的力量!”

    “当她拥有这样的力量时,她会发现,这样的力量才是她的真正敌人,她将被这样的力量摧毁!”

    “但她顾不得那么多了,她想要消灭我们,不得不养熟和放出资本主义这头怪兽。在那之后要怎么办,她顾不了。”

    “她不仅有我们这样的敌人,她还面临着以罗姆罗斯为代表的另一股势力,那股势力既是旧时代教会力量的复兴,又是与资本主义对立的另一条道路,她只能按照历史安排给她的角‘色’,一步步走下去。”

    “等战争落幕时,如果我们能坚持到那个时候,我们应该会发现,革命已经进入到了下一个阶段,我们的真正使命也正式来临了。”

    虽然感觉李有点转移话题之嫌,不过他对革命阶段论的修正,的确让大家心神‘激’‘荡’,无振奋。

    原以为这只是一场保卫战,没想到还承担着这么重要的历史使命!

    “特蕾希娅……会强大到这个地步吗?”

    赫里扎尔有些不以为然:“按总枢机的说法,这场战争似乎会变成持久战,我不太认同啊。”

    “我们的魔导技术,在主位面完全是吊打曙光帝国。等神战公社成立后,神祇和天使们获得了魔导技术的帮助,也会重现主位面的优势吧,特蕾希娅那边,又靠什么来跟我们对峙呢?”

    他的话赢得了威尔森在内的一些军团成员认同,都纷纷点头。

    机动要塞的拉维尔作为候补央委员,发表了更慷慨洋溢的言论:“特蕾希娅对克斯特不关心,对地狱的情况不关心,在元祖之灾里的作为,更暴‘露’了她不把凡人当人看的反动立场,她正在滑向邪恶的深渊!”

    “她的秩序信仰肯定会渐渐崩溃的,她不会再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

    “相反,我们解放奴隶,消灭压迫,保卫世界,我们是才是善良和正义的代言者,人民会越来越拥护我们!这样的事实,我在克斯特亲眼看到了!”

    行政和政工领域的不少委员也纷纷点头,连史丹都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显然是觉得总枢机把自己老婆这么抬高,塞到了历史进程里,能淡化这场战争的“夫妻”‘色’彩了。

    “赫里扎尔,你的思想有点唯生产力论倾向,要注意反省。”

    李当即批评了他:“拉维尔,你则犯了主观主义错误,还有浓厚的机械论观点,忘了用客观、动态和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他反问:“对费恩广大人民群众来说,特蕾希娅真的是邪恶的,反动的吗?”

    然后他摇头:“不,对绝大多数费恩人来说,她仍然是高尚的和正义的,她是秩序与善良的化身,因为这样的信仰,她是无强大的。现在的她在费恩人心目的地位和形象,还在不断攀升,并没有抵达顶点。”

    “相反,我们才是邪恶的,反动的……”

    看着众人脸升起的愕然,李叹道:“连这样的基本形势都不明白吗?对费恩人来说,秩序‘女’神兼曙光‘女’皇现在是正宫,我们的赤红‘女’士是小三……”

    “喂!”

    小红蓬的拍桌子:“你这是什么狗屁喻啊!”

    然后她挠下巴:“不过听起来‘挺’直观形象的啊。”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