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冉魏大帝目录 > 第六百五十五章

2018世界杯投注网


    

    鲜卑人和羯族人各怀鬼胎,他们并不知道,无论他们作何打算,冉闵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www.culinarybazaar.com-

    这日一早,冉闵收到了一个消息。

    “陛下,前几日,朱大哥的手下拦截到一个人,此人行踪诡异,似乎是石鉴的手下!”张沐风说着,把一封书信递给了冉闵。

    “人抓到了没有!”冉闵一边拆阅书信一边问道。

    “好像没有抓住!被那个人跑了!”

    冉闵微微皱眉,有些不悦的说道:“朱松手下都是狼骑尉的‘精’锐,还能那个人跑了!朱松是干什么吃的!”

    “陛下息怒!朱大哥猜测,这个人正是石鉴手下的八大高手之一!”

    “这信说,这个人是从幽州方向往襄国去的!也是说,现在这个人很有可能已经回到了襄国,而石鉴也已经知道,鲜卑人将会出兵救他!”

    “应该是这么回事!”张沐风应道。

    冉闵将书信烧毁,缓缓说道:“如此一来,石鉴便会死守邺城,等待援兵!”

    确定了羯族人和鲜卑人的意图,冉闵不由得再次思考起自己的部署。留在东西两侧用于阻击鲜卑人的兵马不过区区三万人,而鲜卑人两路兵马加起来,足有二十多万,这三万是撑不住多久的,一旦鲜卑的援兵到了,攻城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冉闵自言自语了一句,抬头吩咐道:“传令下去,明日一早攻城!”

    张沐风一愣,应道:“末将领命!”

    在即将腹背受敌的情况下,冉闵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快刀斩‘乱’麻,当然,攻城或许只是用来掩盖冉闵真正的意图。

    此刻,李昌等人已经率军北,第二天一早,冉闵亲自督阵,数万大军忽然兵临城下,对襄国发动了猛烈的进攻,在寒冷与饥饿备受煎熬的襄国士卒,面对如同下山猛虎一般的冉闵军队,几乎全线崩溃。

    “殿下!不好了!冉闵的兵马突然攻城!襄国情势危急!”手下匆忙来报。

    石鉴已经换好了铠甲,抬手是一记耳光,怒斥道:“慌什么!跟本王去城楼!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决不能让冉闵的人踏进襄国城!”

    在冉闵手下猛烈的攻势下,终于有少数将士登了城楼,优势开始向冉闵一方倾斜。然而在石鉴的带领下,襄国动用了所有可以调集的人马防御,那些登城楼的将士,很快身陷重围,被胡人斩杀殆尽,冉闵大军刚刚取得的优势,瞬间又‘荡’然无存。

    冉闵的突然袭击,出乎了石鉴的预料,但是这无疑给石鉴传递了一个信号,冉闵也已经知晓了鲜卑人南下的计划,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决战。

    攻城持续了将近一天,这是从未有过的人海战术,冉闵的兵马如海‘潮’一般,一‘波’接着一‘波’,石鉴自始至终一直坚守在城头,身负多创,却寸步不让,击退了冉闵一‘波’又一‘波’的攻势。

    远处督战的冉闵,看到了反击如此‘激’烈的胡人,心情甚是沉重,毕竟一日不破襄国,他们便一日不能安心。

    “陛下,咱们将士们冲了一天了!寸土未得,还折损了不少弟兄!请您下令鸣金收兵吧!”张沐风劝道。

    冉闵大约也觉得在这样下去,也是徒劳无功,终于微微抬手,吩咐道:“鸣金!”

    “是!”张沐风一听,立马让手下去传令了。

    “传令,大军向襄国合围推进,止于两里之外!朕要石鉴寝食难安,如鲠在喉!”冉闵冷冷的说道。

    冉闵的这个命令,将十几万大军推到了襄国城下,两里路,快马不过一泡‘尿’的功夫便到,站在城楼,甚至数的清城外的营地里,有多少顶营帐,多少簇篝火。

    在饥饿和寒冷煎熬了十多天的胡人,在经历过白天惨烈的厮杀之后,此事有看到漫山遍野的篝火营帐,在夜幕下如同满天繁星,他们不由得有些两‘腿’打颤。苦战一天之后,虽然襄国还在石鉴的手里,但是他们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论骁勇善战,冉闵的兵马确实胜过他们,若非襄国城池异常坚固,在冉闵如此猛烈的攻势下,一般的城池早已沦陷。

    “弟兄们!都打起‘精’神!晚睡觉也给老子睁着眼睛!别被冉闵的人偷袭了还不知道!”王鸾一边带人巡视,一边对城头的将士们喊道。

    此刻城头的胡人士卒,不少已经负伤,但是无人敢懈怠,因为他们都知道,只要一个不留神,冉闵的刀枪会要了他们的‘性’命。

    这一夜,夜‘色’朦胧,四周出的安静,冉闵并没有偷袭,而石鉴和他的兵马,却在忐忑不安度过了一整晚,他们几乎时刻都是眼睛睁着,死死的盯着远处的营地是否有异常情况。

    在清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不少胡人尚处于半睡半醒之间,不远处的山坡,忽然传来了紧张而急促的鼓声。

    “魏军攻城了!魏军攻城了!”瞭望台的一个士卒首先发现了情况。

    众人趴在城头一看,果然,冉闵的兵马如同‘潮’水一般,排山倒海的压了来。冲城车,云梯,投石机等等,全部开动。一排排的飞梯架在了城墙,身手灵敏的士卒快速攀登,企图登城楼。

    胡人反应过来,连忙投掷以滚木雷石,想要把攀登的人砸下去。而城墙下,冉闵的弓箭手也早到位,那些‘露’脸的胡人,许多还没来得及将手里的滚木雷石扔出去,便已经被冉闵的弓箭手‘射’倒地。

    “放箭!放箭!”城头的胡人连忙喊道。

    话音刚落,一排排的胡人弓箭手轮番阵,对着城头下冉闵的弓箭手阵地是一番轮‘射’,虽然‘射’出去的箭大多数都被冉闵安排的弓箭手挡住了,但是好歹短暂的压制住了冉闵兵马的攻势。

    借此机会,滚木雷石终于有机会砸了出去,不少即将顺利登城楼的将士,生生的被砸了下去。

    强攻不成,冉闵暂停了人海战术,正当胡人打算松口气的时候,忽然,灾难从天而降。

    “咚!咚!咚!咚......”

    一声接着一声,如同天雷一般,百个石块种种的砸在城头,有的地方城砖被砸开,运气差的胡人则被当场砸成‘肉’泥。与此同时,冉闵部队的弩兵压了来,千弩机齐‘射’,而‘射’出的那些弩箭,多有半寸粗,那些躲闪不及的胡人,两三个人被一支弩箭直接穿了起来,钉在了城头。

    “守住!一定要守住!”王鸾躲在暗处对手下喊道。

    投石机和弩机的攻击结束之后,冲车开始攻城,搭梯攀登的士卒再次冲锋。胡人几乎被冉闵的部下打懵,战事的节奏似乎始终掌握在冉闵的手里。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