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战斗在甲午年目录 > 第八百零一章 落幕也是开始

2018世界杯投注网


    秦伟已经醒来了很久。.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阔大的病房里面一片幽暗,外面居然还有着一个大客厅,透过这个不夜城隐约的灯光照‘射’进来,可以看到有两个年轻的‘女’人躺在大沙发上,正在熟睡。

    或者其中一个并没有真正的熟睡。

    在秦伟轻轻而吃力的坐起来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似乎看到陆小刺,微微睁眼看了他一眼,然后又随即闭上了眼睛。

    秦伟坐在‘床’上,望着旁边的陪护‘床’上,姐姐秦乐儿身上连被子都没有盖,合衣歪倒在‘床’上睡着了。

    身条曲线极尽柔和温婉,如同一湾软软的‘春’水。

    想来秦乐儿是打算不睡,整夜守着自己,结果没熬住瞌睡这头大老虎。

    现在虽然已经是夏初时节,然而下半夜的气温依然有一些薄寒,秦伟想了想,忍着头部的疼痛悄悄起‘床’。

    他没敢挪动秦乐儿,不仅仅是怕惊醒了她,而是还不习惯触‘摸’到她的身体。

    只是把轻薄的被子,轻轻的搭住了她的身体上。

    做完这一切,秦伟就头疼得流了一脸的热汗。

    “槽,打得太实在了!”

    秦伟低声自语的嘟囔一句,望了一眼秦乐儿紧闭着眼睑的俏脸。

    在这一刻,秦伟就突然很想吸烟了。

    他慢慢走到窗前,贪婪的望着外面的不夜城,烟瘾更是来的一发而不可收拾。

    秦伟知道陆小刺手里有烟,而且还不是‘女’士烟,是那种五元一包,味道‘特冲’的低档烟。

    希望这妞儿把烟和火机都放在茶几上。

    秦伟心里想着,轻轻的走出里卧,来到了客厅。

    很遗憾,在茶几上既没有火机,也没有香烟。

    秦伟心里挣扎了一会儿,还是克制不住内心的渴望,弯腰悄悄在陆小刺的脑袋边低声唤道:“陆小刺,陆小刺——”

    结果这个小丫头片子呼啸平稳,一动不动,似乎真的进入了深深的睡眠之中。

    “算你狠!”

    秦伟悻悻的低声说了一句,然后站起来,走回了内卧。

    在窗前站了一会儿,实在无法忍受的秦伟,又偷偷溜到了陆小刺的身边。

    然后他慢慢的蹲了下去,眼睛就这窗外朦胧的灯‘色’,在陆小刺婀娜有致的娇躯上面搜寻。

    随即,秦伟的目光停留在陆小刺牛仔‘裤’屁股后面的‘裤’兜上面,移不开了。

    “不好下手啊!”

    秦伟不禁有些迟疑。

    陆小刺慢慢的睁开眼睛,目光在黑夜里分外的雪亮。

    她望着秦伟,轻轻的说道:“你的头还想再破一次?”

    “呵呵,有烟么?”

    秦伟低声干笑数声:“来一支。”

    “这个理由真烂,你不是一个烟酒不沾的好宝宝么?”

    陆小刺轻笑着说道:“还是受刺‘激’了?楼下那个一穷二白的垃圾钓丝,靠‘女’人吃软饭的大烟鬼,都能泡了你心里的‘女’神,乖宝宝也想小小的堕落一把!”

    “烟!”

    秦伟心里很不爽,声音就不免得有点重。

    “被我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了。”

    陆小刺轻声‘噗呲’一笑,把屁股‘裤’兜里的烟和火机,无声的放在茶几上面:“出去吸,小姐闻不得烟味;对了,你这没吸烟的菜鸟估计一口下去,就是咳得惊天动地,到下面楼层的厕所好好的吸,不然别人还以为发生了地震。”

    秦伟悄悄打开房‘门’,外面的走廊居然放了两个长条凳,三个彪形大汉正在凳子上七歪八斜的呼呼大睡。

    秦伟轻轻离开,坐电梯下楼。

    望着电梯金属‘门’反‘射’的头上包着纱布的自己的模样,秦伟脸‘色’冷峻,沉默如山。

    到了六楼,秦伟出了电梯。

    他在上半夜秦乐儿去找何长缨和洛瑶麻烦时,听她的秘书杨柳说过,631号房间。

    走到男厕,秦伟点起一支烟,长长的吸了一口。

    够劲儿!

    他站在一扇打开的窗户边,望着铺满城市的灯火,静静的吸烟。

    举目望向天空。

    头顶之上,明月皎皎。

    假如有天文望远镜的话,就可以看到上面正在建立着一个月球基地。

    这是月球上唯一一个在建的地球设施,也是中国人民的骄傲。

    一连吸了三支烟,秦伟就停止了。

    不是不想吸,而是这个从来没有吸过的身体,实在禁不住这种猛烈的烟熏。

    况且,从来都不吸烟的秦伟,也决定乘机戒烟了。

    在窗前又站了一会儿,远处一座高楼的夜光钟显示,时间已经是凌晨五点了。

    东面的天空,开始‘露’出了一线鱼肚白。

    秦伟走出厕所,在走廊里慢慢行走,来到了631号房间。

    这两年洛瑶的经济条件好了很多,而且为了何长缨她也舍得‘花’钱,要了一间单独的上等房间。

    透过‘门’口的玻璃窗,可以看见屋内亮着明亮的灯光,洛瑶趴在病‘床’前正在熟睡。

    而‘床’上躺着的就是砸了秦伟一砖头的何长缨。

    “滴,滴,滴——”

    在秦伟望向在病‘床’上死死的躺着的何长缨的那一刻,房间里面的心电图显示仪,突然剧烈的絮‘乱’起来。

    “啊?”

    听到异常声音的洛瑶猛然惊醒,震惊的望向身边的显示仪。

    “——”

    已经变成了一条直线。

    “不——”

    病房内,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

    秦伟悄悄的走出偌大的医院,头上包扎的纱布,还有身上穿着的病号服,引得路上往来的人群纷纷侧目。

    他走到一个江边公园,有很多晨练的人群。

    打拳的,跳舞的,唱歌唱戏的,打陀螺的,晨跑的,——

    秦伟走到这个公园宽大的广场中心,在一座巨大的雕塑台阶边坐下来,又忍不住要点起一支烟。

    “年轻人,吸烟不好,何况现在还是早晨空气最好的时候。”

    这时候,一个老太太从秦伟身边经过,好心的劝说道:“看你还有伤,那就更不该吸了。”

    “谢谢。”

    秦伟没有喊这个年纪大约有六七十岁的老人为‘‘奶’‘奶’’,只是笑着说了一声‘谢谢’,把烟和火机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这等于也是在变相的帮助陆小刺戒烟。

    “洛瑶洛瑶我爱你——”

    这个时候,秦伟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铃声是他曾经‘骚’包时候自己做的一个歌曲,不说好听,但也绝对难听不到哪里去。

    他拿出手机,是秦乐儿的电话。

    犹豫了一下,秦伟接通电话,有些吃力的喊道:“姐。”

    “你在哪里?”

    “江边公园。”

    “好,弟弟你等一会,你昨天早上不是要吃周记的蟹黄包么,咱们一起去。”

    挂了电话,秦伟站了一会儿,望着东边的一轮红日,正在海面上冉冉升起。

    “啊——,我叫秦伟!”

    站在广场上的秦伟,突然大声的喊道:“我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