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红袖倾天虞美人目录 > 第630章 倾城可好

2018世界杯投注网


    桓玄下了早朝后打算回府,途被一小童递了请帖,受邀到流年记一局,落款一个锦字。-79小说网-!

    桓玄第一个想到的是天锦。

    “果然是你。”

    桓玄刚进流年记,有一个年轻‘女’子迎了出来,也不过问,直接将他引二楼走廊的最里端。虽是里端,却不狭隘,拐一个弯踏进去,又是一个别致的茶屋。

    “怎么,不想见到我吗?”

    天锦原坐在窗户前,窗户外是一片湖,视线可以放得很远,也没什么人会注意这个小小的窗户。

    风采照人的人儿起身相迎,一身紧致素衣,落落大方的起身相迎。

    桓玄温婉一笑,见得天锦如此随意,不由得心头一暖,几番酸楚涌心头,“只是谢府一事后,我们没有再这样好好聚过了。”

    天锦扬起嘴角,微微笑起,开阔带着无奈,“现在的你已经今非昔,确实很难再见了。”

    当时他还不过是没有自由受人监管的人质,而现在已经是南朝堂堂相国大人,多少双眼睛注视着他。他走到哪,见了什么人都可以让有心人暗暗揣摩许多。

    “你也一样。”桓玄如此说着。

    谁又会相信,当朝皇帝亲封的公主殿下,在多年前不过是谢府的一个小妾。初次见她时,她还披散着头发,一身素‘色’一群,绝美而瑰。

    一路走来的崎岖,都成了多姿多彩的往事。

    而最不堪回首的是往事。

    “坐吧。”天锦说着抬了抬手,将桓玄引到窗台边。

    窗台下放着一张桌塌,人坐在窗口一边闲聊一边饮茶,还能时不时的看向窗外的美景,着实惬意。

    “近日倾城可好?”

    天锦看似无意间的一问,桓玄心头一惊,面却是自若安然,“她一直都好。倒是锦公主,刚刚经历了一番‘波’澜。”

    “过去的事,都是小事。”天锦顿了顿,从容的沏了两杯茶,又缓缓说道,“倾城得你照顾,我也很欣慰,她跟着我也受过很多苦难。”

    “锦公主不必说这些,我们都不是矫情的人,还谈什么苦难了。”那些苦难的过去被说得轻巧而不值一提,桓玄含着笑意,喝了口茶,“锦公主若只是想关心一下倾城,何不到我府坐坐了?”

    天锦捏着茶杯,没有喝,视线凝聚在茶杯的杯沿,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轻叹,“我们都跟以前不一样了。”

    这句话说得绕有深意。按理天锦才是主,没有非要去找沐倾城的道理,随便下个令便可让沐倾城亲自登‘门’拜访。

    或是在暗示着她和沐倾城已经不是随便能见面的人了?

    桓玄想到前几日沐倾城跟他商议如何瓜分虞美人的事,不由得背脊一凉——难不成是发现了什么?

    也不应该,沐倾城还没有真正下手,只要窗户纸没有捅破,天锦最多也是怀疑,不可能抓到什么把柄。

    桓玄静了静心,直问道,“锦公主不妨有话直说,我桓玄虽然周旋于繁缛节之间,其实更喜欢爽快人。”

    天锦一挑眉,快意道,“好,正巧那些繁缛节我也一直学不会。”

    看向外面的湖水,湖面‘波’光闪动,微风徐徐而过。湖的对面是人流涌动的街道,那些人一边盘算着自己的营生,一边担忧着一城之外的兵荒马‘乱’。

    天锦凝了凝神,看向桓玄有条不紊道,“阿裕和你在朝一直被人当做是对立的,你们的行事方法也有所不同,所以看去并不和睦。但我知道,你们并不是敌人。”

    “那还是自然,都是为朝廷办事,怎么会敌对了?”桓玄淡淡笑着,那神情似乎天下也没谁是他敌人。然而是这样一位温润的朝廷重臣,是握着杀人刀一路饮血到这座城的,他温婉的笑隐隐透着血气。

    “但那些官员的看法也非常重要,哪怕是表面章,都要做得让他们心安。所以我才给相国大人一份请帖,‘私’下请相国大人到这边来坐坐。”那些在他们嘴里说起来轻飘飘的事,实质却是至关重要的局势。否则也引不得天锦和桓玄对立而坐。

    桓玄含笑自若,“是了,刘太守手腕凌厉,行事果断,短时间为朝廷拔除了不少昏官,大家都很敬重刘太守。”

    “恐怕是敬而远之吧。”弹劾刘太守的人几乎都是桓玄那边的,天锦对面坐着的哪里是仪表堂堂的佳公子,简直是只‘玉’狐狸。天锦不由得加重了口‘吻’,“相国大人您是知道,南朝的*、党争,拉帮结派、徇‘私’舞弊、官官相护想象还要严重。相国大人担职已久,却总对那些人心慈手软,怕怕他们不知感恩啊。”

    桓玄自嘲,“锦公主见笑了,说什么心慈手软,其实是我相国无能啊。”

    “这也不能全怪相国。朝廷官垄关系本身很复杂,其牵扯众多,一个处理不慎,很可能要连带出百个官员。稍有差池,受苦受难的还是百姓。”天锦看着桓玄眼底‘精’光闪动,略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现在情势以后往昔不同,司马家属消亡、王氏也没落了,最深的隐患已被拔除,剩下的是疏通血脉,使之焕然一新。”

    “听去很有道理,做起来却不容易啊。”桓玄没有拒绝她的话题,视线移向了窗外,凉风吹动他的发丝,发梢微微摇晃。

    天锦挑了挑眉,神采奕奕,“那是自然,所以阿裕只是小试牛刀,已经是众矢之的了。”

    桓玄撇向天锦,同意也觉得对面坐着的不是简单的美人儿,“太守大人可不是小试牛刀。他在朝堂随便跺跺脚,整个南朝的官垄‘门’阀都要抖三抖。”

    “但真正要做的,还有更多!”天锦眉间闪过一抹锐利之‘色’,问,“相国大人可知最近有人在弹劾阿裕?”

    “知道。不过陛下也只是随口说了两句,都被太守大人新荐的官员们给驳回了。算来,陛下也未正式受理。”桓玄轻巧说着。

    递书的都是哪些人桓玄心里也有数,那些人桓玄并不喜欢。但出于某些复杂的原因,桓玄也不曾阻止他们。

    天锦眸‘色’犀利,正‘色’道,“现在不受理,不代表以后不受理。”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