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山河故国目录 > 171【痴心相许】

2018世界杯投注网


    将军百战身名裂。-www.culinarybazaar.com-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

    “阿笙,吃一口东西吧。”莫茹不知道何时坐在我旁边,这几日的恍恍惚惚,我已经分不清谁是谁的真实声音,还是我还在梦里。

    “阿笙,你千万别这样了,求求你啊。”莫茹抹着眼泪,我转过头,看着她,似乎什么也看不到,我眼里都是恍惚的人影。

    “这是,我阿妈的脸,这是,我阿爹的脸,这是我妹妹的脸,这是我所有的亲人,我知道,他们都在等着我。”我断断续续的说着话,脸微笑着却是那样绝望,但我自己清楚,我每晚每晚都真实的梦见了他们每一个人,他们都在冲我招手。

    “阿笙你别吓我啊,阿笙啊!你不能这样啊,你这样下去会没命的。”莫茹说道最后,整个人都趴在我‘床’边哭,我转过头来,透过她,看着‘门’口好像站着个人,那个人,我好像很熟悉很熟悉,熟悉到,他一站在那里,我有一种流泪的冲动,我很想很想问问‘门’口的那个影子。

    “是你吗?”我张张口,话音落下,眼里已经染了笑意,笑的僵住了,泪打在枕头。

    “孔笙。”我看着他一步一步的向我走来,那道影子,一步一步的逐渐在我面前放大清晰,他的声音还是那么低沉,那样的好听着,只要我听着,我很满足了。

    “荣,荣围国。”我虚弱的叫着他的名字,我伸手慢慢的去触碰他,可我怕,是因为我已经恍惚到分不清什么是梦,什么是真实的,我怕我再次抓空了。

    我的手僵住 了在那,我看着自己好像什么也没有触碰到,可是下一秒被一个炙热的手掌包围了。

    “你真的来了吗?”我的视线再次被眼泪所遮挡,我缓了缓气,微弱的哑着嗓子说道。

    “我来了。”他说完话,莫茹已经不知何时站了起来,她向荣围国点点头,又看了我一眼,便走出病房了。

    而荣围国已经坐到了我的身边来,他距离我是那么的近,我一伸手,能碰到他的脸,可是眼前的这张脸,却是悲痛的,他眼里的怜惜,眼里的伤痛,在我看来,不断的放大着。

    “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你老了。”我顿了顿,继续说道。

    “我梦见,我来看你了,可我是现在的模样,而你已经老的不成样子,你看着我流泪,而我也伤痛‘欲’绝。”

    “孔笙,我来晚了,对不起,我回来的晚了。”荣围国开口道,他的手伸过来去擦拭掉我脸的泪。

    终于我再次看清楚了他的表情来,他在隐忍着悲伤,隐忍着一切,似乎都不想告诉我,可我心里都清清楚楚的。

    “荣围国,我,什么都没有了,我没有了家,没有了亲人,我失去了所有……..”我看着他,泪水决堤,我能想象的到,现在这一刻里,我是什么样子的。

    满脸的绝望,面如死灰,眼里已经没有任何生气了。

    这几天里,我已经筋疲力尽,我再也没有任何力气挣开什么,我的世界已经崩塌了,之所以‘挺’着,因为我想看到他,我想看看他。

    “你还有我,”他探过身子,一把把我扶起,我毫无力气,直接躺在他的怀里,他的脸贴着我的头,他的怀是那么温暖,叫人不舍得离开。

    “从今天开始,我来给你一个家,我是你的亲人,我不会让你伤心,让你流泪。我来帮你找回你失去的。”他的声音里夹杂着动容,我听着却心里难受。

    “我回来,是来娶你的。”他的声音响起到落下,我却是在最后一句里,那么难过,那么那么难受。

    “阿爹说,他的遗憾是没能看到我找个好人家。”我依偎在荣围国的怀里,一字一句的说着。

    “我怕我没法好好活着了,我怕我已经坚持不下去了。”我的眼泪直直的掉在他的手背,我的话音开始,他的身子僵住了一下,更加紧紧的抱住了我。

    “是我高估了自己,我原以为的开始即将结束,都是我自己在骗自己,一开始没有结束,前赴后继,一直没有尽头。”我说着话,心里想着的都在眼前一面一面的来。

    “不是你的错,不是你,也不是别人,是这场战争。”荣围国缓缓的开口,他的泪流了下来掉在我头,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流泪,无声无息却满脸悲痛。

    “战争开始,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法幸免。”他再次道。

    “是我错了,我该早些娶你,我该早些算好时间,带你离开这‘乱’世纷争……”他说道最后,声音越来越小,小的我已经听不清了。

    “孔笙,我爱你的。算现在你伤心‘欲’绝,你说你怕坚持不下去了,我一直都是爱你的,我希望你不为别人活,也不为我活,只为自己活下去,好吗?”

    “我很想你看一眼这场仗的结果,我想你以后说给别人,给后代,说给子孙。”

    “我想你好好活着,然后,长命百岁,子孙满堂。”荣围国说着话,手的力气一直紧紧的抱着我,生怕一秒间放开了一般,他的话,慢慢的走进的心里,我听着话,又喜,又痛。

    “这是你第一次对我这样说,我真的开心。”我断断续续的说道,伸出自己的手来,去轻抚他的脸。

    “人生的痛太多了,我快撑不住了。”我的话到此,连自己都认同着。

    “相信我好吗,我一直在你身边,我会帮你撑下去,你有我不要怕 。”他低着头,近距离的看着我,我看着他,看着他的眼睛里有一种叫力量的东西涌动着,似乎在出口等着我。

    “从今天开始,你愿意成为我的妻子吗?”他认真的对着我说道,那种莫名的涌动,似乎在等着我,而我听着他那样踏实的声音,不自觉的点点头来。

    “阿爹,您莫遗憾,阿笙,找到好人家了。”我点头的时候,心里面想着给阿爹的话。

    “我会一直陪你,陪你直到生命停止的那一刻。”荣围国慢慢开口道。

    “等你痊愈,我们办婚礼。”

    “好。”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