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目录 > 第两千二百零九章 神秘的摊贩

2018世界杯投注网


    宫懿过了许久方嗓子微哑道:“娘亲何时离开?”

    云锦绣道:“今晚吧,不必惊动其他人,真元的那些人也对你的身份极为畏惧,以你的能力,娘亲也没什么可担心的。。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宫懿道:“我让禁天虫跟着娘亲。”

    说着,他便要将小虫子取下。

    云锦绣拍了拍他软软的发笑道:“不用了,到了娘亲这个实力,一切外力的保护都不重要了,这个魂‘玉’你留着便好。”

    以前她依靠着神器们步步成长起来,待踏足武帝之后,被损毁的神器便送给慕容栎去修复了,至今还未修复好,但对她已经没什么用处了。

    如果想要在元镜群闯出一条路来,她眼下的实力肯定行不通,或许还必须要寻找新的修炼之法。

    这些都是后话了,眼下也不必多想。

    云锦绣将空间内的一切宝物功法乃至三道三纹枝都给了宫懿,只收拾了几件干净的衣物,这偏身看向宫懿,却见他眼眸微微泛红,不吭一声的看着她。

    云锦绣好笑:“你外公年纪大了,便‘交’给你照料了,真元那些人不一定会将他容忍,你可能护他无忧?”

    宫懿道:“母亲放心,儿臣定能护外公无忧!”

    云锦绣这才去内殿换了件轻便的打扮,拍了拍宫懿的肩膀,向外行去。

    她没有回头,亦没有多言。

    说的越多,大概便会越留恋吧。

    她身形悄无声息的潜入云江的寝殿,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这才无声无息的离开。

    *

    站在禁制的缺口,云锦绣静静的感受着那无尽深渊内传来的冷风。

    发丝随风起舞,素雅的衣裙翩跹起伏。

    云锦绣神念沿着那无尽的深渊一直的向深处蔓延,待神念探伸到某一处之时,云锦绣倏地眯起了眼睛。

    她身形一动,便直接的穿过了禁制的缺口,消失在茫茫的深渊。

    半月后,云锦绣的身形出现在一个‘混’沌汇聚的空间之内。

    这是一处空无之处,‘混’沌层叠堆积,居然在这形成了一方天地。

    云锦绣步子轻落,目光打量着周围。

    她在虚无处,前行了足足有半月的距离,到此处,方向便彻底的‘迷’失了,便是星卦,也很难推测出一个确切的方位来。

    云锦绣的目光环视了一周,最终目光落在那空间深处。

    之前她没有发现,可现在再次看去,却是见那里坐了个人。

    在那人面前正守着一个摊位,似乎正在贩卖什么东西。

    云锦绣微挑了下眉。

    在这种地方,出现这样一个人,关键是他还在售卖东西,售卖给谁呢?

    这种地方,恐怕是千万年都不会出现一个顾客吧?

    但既然有人,无论是个什么人,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总什么都没有的强。

    云锦绣神念一动,便抬步向那摊铺走去。

    那人头顶带着一顶帽子,宽大的帽檐遮住了容貌,便是云锦绣也无法判别对方的样子。

    云锦绣的视线又落在这人面前的摊铺看了看,却是见那摊铺之,摆放着几个十分怪的东西——白纸,‘毛’笔,罗盘,符纸,另外还有一些小物件。

    这些东西怪怪在太普通了。

    谁会在这种地方卖这般普通的东西?

    她眸光微微一闪,淡声开口道:“请问,这些东西是要卖吗?”

    帽檐下传来声音:“不卖。”

    云锦绣道:“不卖为何要摆在这里?”

    那人道:“卖的是里面的消息。”

    云锦绣微微的眯了下眼睛。

    这话意味深长啊。

    她稍微一琢磨,便明白了里面的意思。

    “我要买三个消息。”云锦绣开口。

    那人头也不抬道:“你要拿什么‘交’换?“

    云锦绣道:“金币。”

    那人道:“我这里不收金币,只收属于你的东西,那或许可以是一个头发丝,也可以是一颗牙齿,当然,也可以是你的眼泪,亦或者爱情。”

    云锦绣还是第一次遇到这般新鲜的要求,她抬手,指尖缠绕在头发丝,微一用力,便扯下三根头发丝来。

    云锦绣将那头发丝放在手帕,而后送到那人面前道:“足够了吗?”

    那人看了一眼,未发一言,便将那头发丝收了,而后开口道:“这里面,你可以随意的选择三样东西询问。”

    云锦绣道:“我要问罗盘,如何到达我想要的地方。我要问白纸,如何不在这‘混’沌之‘迷’失。我要问符纸,如何没有阻碍的穿越虚无!”

    她话音一落,白纸,罗盘和符纸皆同时的亮了起来。过了一会,一张白纸落在了云锦绣的掌心,面出现了一个详细的灵印指引图,接着一张符纸也落在云锦绣的掌心,那符纸之,却印了个“叠”字。最后,一个罗盘也出现在云锦绣手里,只是这个罗盘

    那悬浮的罗盘要小了很多倍,可看起来,似乎很灵巧。

    云锦绣目光眨了一下,发现那罗盘不断的旋转,很快的便分出个方向来。

    云锦绣心里一定,似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有如此大的能耐。

    她将东西收好,语气也变得客套了许多:“多谢前辈。”

    说着,她又将一块极品的‘玉’髓拿出,放在他面前,而后未再多言,便转身向前行去。

    行了几步之后,云锦绣似有所觉,不由转头看了那人一眼,却见那人也抬起头来看她,然让云锦绣心惊的是,那宽大的帽檐之下,竟然没有脸,而是一个深不见底的虚无,只是有着脸的轮廓。

    那无疑是极为恐怖的,可云锦绣却未‘露’出恐惧之意,她转过身来,恭恭敬敬的向那人又行了一礼,这才按照罗盘指引的方向,再次的向前行去。

    活的越久,便越是懂得敬畏。

    当她从出云那个边陲小国走出,不断的遇到更广阔的的天地之时,对于世间的一切未知,似乎都开始心存畏惧了。

    如今,无数的元镜群出现,云锦绣更是将那份敬畏存于心底。

    那带着帽檐的人,一直抬着头看着云锦绣的背影,静静的没有言语。

    过了许久,他方探出手来。

    他的掌心竟然也是无尽的虚空,然后它微一收手,将那块‘玉’髓拿在了指尖。‘玉’髓在手指之间转动,过了许久那人方将‘玉’髓握紧了掌心。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