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随身带个侏罗纪目录 > 第七百六十五章 北极熊伊凡

2018世界杯投注网


    “嗨,小马丹,看来你说的没错,这份牛排让我吃出了家乡的味道。.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确实不错,我觉得我可以再来一份,味道真‘棒’!”

    马丹看着对面那两个粗鲁野蛮毫无教养的家伙,一阵的无语。他真想不通,为什么这样的‘交’流会中,居然还会有这种人参加。

    那是两个和狗熊差不多的家伙,如果说非要找出区别的话,那就是一头北极熊和棕熊的区别不是‘毛’‘色’,而是体型。

    北极熊是来自大鹅国科洛列服的伊凡,棕熊是来自霉国拉特耶服的安德森。这两个家伙简直凑到一起,看起来根本不像商人,反而更像是两个重量级的搏击拳手如果不考虑他们的年龄的话。

    看着他们三两口就把一块牛排消灭掉,马丹真的很怀疑,他们到底品出了什么味道。

    马丹一边按捺住心中的不爽,和这两位虚与委蛇,一边在心中后悔不已,后悔刚才为什么要说出帮燕飞拉几个人品尝牛排的话。

    是因为那家伙身边的‘女’孩……

    真难想象,在这个世界上,还有那样淡雅脱俗的绝代佳人。当她一个人的时候,那种清冷淡雅的气质,让人忍不住心生亲近却又怕亵渎了那份美好。当她和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她就瞬间变了,那属于东方美‘女’特有的温文尔雅、恬静贤淑,让人恨不得用眼神把她身边的男人凌迟……

    特别是在她男朋友聊天的时候,她总是安静地站在一旁,把目光投向自己的男朋友,因为他的一句话,一个表情而时而蹙眉,时而‘露’出微笑……那种姿态,简直让人着‘迷’,让人想一直看下去。

    只有在说出让燕飞高兴的话的时候,‘女’孩才会稍稍的转移目光,给自己一个似有若无的微笑。仅仅就是那一个微笑,让自己就沉醉不已……

    于是,现在自己就不得不和两个看起来,更像是黑手党打手多过商人的家伙,一起吃牛排!

    这是一个悲剧!

    而造成这个悲剧的另一个原因就是,马丹并没有他说的那样在‘交’流团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或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好人缘实际上因为他自诩的旅行家,在‘交’流团中还有点不怎么受待见。

    “为各位提供了这样的牛排的牧场主,也参加了这次‘交’流会。他是想找到一个可靠的合作伙伴,把这样的美食,带给更多的人品尝。”马丹说着话,又赶紧吃了一口牛排,不得不说,美味的食物确实能让人心情舒服不少。

    既然答应了燕飞,那就要把事情做好。关键是,马丹还希望,如果自己真的能带着对牛‘肉’感兴趣的人去找燕飞,那么就还能多看几眼那个‘女’孩儿如果自己办不到,他一点不觉得那个功利‘性’十分强的家伙,会搭理自己。

    老天真是不公平,为什么那样一个‘女’孩,会看上一个一心功利不解风情的人。而且还要跟着他来参加这种充斥着铜臭的‘交’流会。那样的‘女’孩,不是应该待在海边的别墅里,每天要做的事情吹着海风浇浇‘花’,弹弹钢琴什么的……

    听到马丹的话,两个大个子明显很意动。只不过棕熊先生在意动之后,迅速冷静了下来,摇摇头道:“可惜,这里离我的家乡太远了。否则,我倒是愿意去看看是哪位牧场主,能培养出如此优秀品质的牛‘肉’……”

    自大的霉国佬!

    马丹看棕熊先生的脸‘色’就知道,他说的理由根本不是真正的理由。不过也难怪,在霉国佬的心中,他们就是世界的中心,他们的东西都是好的,包括他们的标准。

    像现在大家吃的这种没经过霉国佬评级的牛‘肉’,哪怕是味道再好,也很难打开市场。

    北极熊先生还是很直接的:“我想我需要去认识一下这位牧场主先生,说不定还真有达成合作的可能‘性’……”

    很多人一直觉得,华夏的牛‘肉’,基本没什么出口。实际上在大洪水那一年,华夏的牛‘肉’出口数量是历年来的最高为4.3万吨,而进口数量仅仅是0.35吨。在十四年后,牛‘肉’进口量忽然增加到接近三十万吨,出口量则锐减到不足零点六万吨,以后每年的进口量都在提升,出口量还在进一步减少。

    造成这样的现象的原因很多,这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国内消费水平大大提高,人们吃得起牛‘肉’了。而在之前,虽然农户散养牛的数量比较多,但是大多数人很少吃牛‘肉’,因为消费水平支撑不起。

    马丹总算松了口气,好歹自己也找到了一个愿意去和那个家伙谈的人,也许自己可以借此机会,趁他们谈合作的时候……

    这么想着,马丹有点迫不及待起来:“伊凡先生,不如我们就去那位牧场主谈一谈吧?”

    “好呀!”北极熊先生是个很直爽的人,当即几口把最后一点食物塞进嘴里,站了起来。

    外边的酒席上并不算太热闹,大家都以谈话为主,很少拉着人使劲劝酒喝酒。都知道来的人是带着目的来的,如果中午喝太多的话,万一影响到下午的‘交’流会,那就不得不偿失了。

    燕飞从外边走进来,笑着端起酒杯:“不好意思,有点小事出去一趟。我自罚一杯啊!”

    牛老板笑呵呵地打趣他:“我觉得你要罚最少得换成茶杯才行,老马你看出来了没,燕老板这酒量,深不可测啊!”

    别人都是有意地控制着喝酒,只有实在推脱不过才端起杯子。燕飞又不怕喝酒,更懒得找各种理由推脱,所以刚才那一阵子,和一群拿着架子不喝的人比起来,明显就能看出差别来。

    现在一桌人就他喝的最多,还没半点喝多的反应。在桌的都是酒场老手,谁还能看不出来?

    马老板也笑:“那没办法,今天咱们都不敢喝,要不拼着一桌人一起上,估计才能看出来燕兄弟的酒量来。”

    其他人都是些笑了起来,有年龄大的稍微打趣几句,其他人则是有意无意地恭维几句。不是燕飞人缘真好到这地步,是因为刚才通过谈话,才知道他能不用翻译直接和那些外国人‘交’流。

    带着翻译的‘交’流,那就是比较直接的寻求合作。而不用翻译的话,那就随便的多,反正只要有谈兴,什么都可以谈,更容易‘交’到朋友。同桌的人都不傻,觉得现在和燕飞打好关系,也许待会可以让他帮忙介绍一下。

    燕飞对这些情况心知肚明,不过他觉得这都是顺带的事儿。扩大一下‘交’际范围也不是坏事,又不费自己多大事儿,反正下午自己还要继续寻找合作伙伴,如果遇到合适的对象给这些人们介绍一下,不算什么麻烦。

    酒桌上正一团和气时,忽然一个工作人员领着两个外国人走了过来。

    前面那个有点油头粉面的家伙离老远就冲着燕飞喊道:“嗨,燕飞。看看我把谁带来了?这是大俄国的伊凡先生,他吃过了你牧场的牛‘肉’,对此特别感兴趣。迫不及待地就想见一见你这个神奇的牧场主……”

    燕飞站起来先是感谢了一下马丹,接着就伸出手去:“伊凡先生,你好。我是燕飞。”

    伊凡伸出手来握着他的手,另一只手在他肩膀上用力一拍:“我感觉到了,你肯定不只是一个简单的牧场主。也许我们就算不能成为合作者,也会成为不错的朋友。”

    “我们现在不就是朋友了吗?”燕飞开玩笑似的说道。实际上心里直发懵:你感觉到啥了?这位北极熊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了?

    旁边的马丹在左右张望……

    伊凡看了看满桌朝自己张望的人,对燕飞说道:“也许我来的不是时候,应该等你们吃完再来?”

    “没事儿,其实我都吃好了。”燕飞笑着道。“如果你也吃好的话,咱们可以去旁边好好谈谈。”

    “没问题。”伊凡爽快地说道。

    过了一会儿,伊凡和燕飞,还有一直心不在焉地马丹,一起来到了顶楼大厅的落地窗前,每个人手上都端着一个大酒杯。

    “这是我的最爱。”伊凡端着酒杯喝了一口,然后看着燕飞惬意地说道。

    “很够劲。”燕飞笑呵呵地也喝了一口。“马丹先生,你不品尝一下吗?”

    “哦!”走神的马丹回过神来,端着酒杯轻轻地摇晃了两下,然后一口喝下……“噗……我的天,这是酒‘精’吗?”

    “哈哈哈!”伊凡得意地笑了起来。“这是男人们才喝的东西,你很明显,你和燕比起来,还不够男人。”

    ……

    马丹的脸‘色’一黑,强忍着嘴里火辣辣的感觉,反驳道:“男人并不是指靠酒‘精’就能证明的……好吧,这个话题暂时终结。我想问一下,燕飞,你就这样把你的‘女’伴丢在楼下吗?这可不是一个绅士的做法?”

    早知道你小子不是好人了,又想看我媳‘妇’是吧?

    燕飞心里得意一笑,脸上不动声‘色’:“哦,她下午还要上学,刚才已经提前离开了!”

    “想不到她还是学生!”马丹脸上一僵,随即勉强一笑说道。心里万马奔腾,你特么早说,傻子才把这头北极熊拉来你!

    失望之余,马丹还在尽力保持着风度:“我想你和伊凡先生肯定有话要说,那么我就不打扰两位了,祝你们合作愉快!”

    等他刚一离开,伊凡就看着他离开的方向说道:“很明显,这只高卢‘鸡’……用你们的话说就是,喝醉的人并不在乎酒?我说的对吗?”

    “醉翁之意不在酒!”燕飞用中文说了一遍,然后笑着道。“不管他心里怎么想,至少没有太过明显的表‘露’出来。”

    “哈哈哈!”伊凡又大笑了起来。“我想他如果表‘露’出来的话,恐怕不能活着离开这里了。我说的对吗燕飞?”

    “为什么这么说?”燕飞意外道。

    “你知道吗?我在苏维埃解体之前,一直是在战场上度过的。”伊凡停下了笑容,正‘色’道。“我觉得我能活下来,还能活的好好的,靠的神奇的第六感。”

    燕飞觉得浑身都别扭起来,你这么一五大三粗的家伙,说第六感,未免也有点太违和了吧!

    “我能感觉的出来,从第一眼看到你就感觉的到,你并不像你表面上这么无害。就像我能感觉到,那只高卢‘鸡’其实一直觉得我就是一头北极熊一样。”

    “……”燕飞无语,你的这第六感,还算灵。燕飞自己都感觉的出来,马丹先生虽然彬彬有礼的,但是他对这位伊凡先生,估计真没什么好感。

    端起酒杯朝着伊凡示意一下,然后喝了一大口,燕飞故意做出被骗的样子:“我得说,你的外表,欺骗了我!”

    “哈哈!”伊凡又大笑了起来。“我从做生意开始就发现,其实商场和战场都是一样的。一个合格的生意人,就要像战场的狙击手一样,要有足够的伪装。”

    “这就是你说的我们会成为朋友的原因?”燕飞笑了起来。

    “没错,我说过,就算不能合作,我们也可以是朋友。”伊凡得意的点点头,抬起了酒杯。“为我的这句话干杯。”

    “干杯!”燕飞和他碰了一下酒杯。

    燕飞现在的身材在正常人看来,绝对算是最标准的。然而和这位伊凡比起来,一下子感觉他就小了好几号。一开始看伊凡的外表,估计任何人都会感觉,这就是一个粗鲁的家伙。谁知道聊起来才知道,这位能来参加‘交’流会,靠的真不是那能跑马的膀子,而是脑子。

    伊凡的表现,如果认真说起来,有点‘交’浅言深。不过那也看人,像燕飞就感觉,这个北极熊‘挺’不错。有什么说什么最好,客套什么的,太‘浪’费时间了。

    接下来两个人就开始天南海北的谈了起来,伊凡谈兴大发,讲他最初如何艰难地白手起家,然后在华夏和大俄两国的边境做生意……对了,这位最开始的生意,就是带着人收‘过路费’。真的是‘白’手起的家,当时除了肩膀上扛的枪,什么都没有。

    对此燕飞不置可否,那时候从华夏贩卖物品去大鹅是暴利的生意,不少人出这个过路费也出的心甘情愿。反正当时的情况来说,就算出了额外的这笔过路费,不少人依然在那个年代赚得盆满钵盈,数钱数到手‘抽’筋。

    剩下的事情燕飞也能猜得出来,这位收过路费收着收着,觉得不过瘾,看别人挣那么多,自己扛着枪才收那么点,就开始亲自下水了。

    俩人谈了半天,也没谈到生意合作,不过燕飞不着急。马丹说了,不能太功利,也许认识一个这么有趣的家伙,也不错。

    兴致勃勃的伊凡如果知道燕飞仅仅是觉得他‘有趣’,估计多半就没这么大谈兴了!

    要不说人心隔肚皮呢,这话真没错。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