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云疏目录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2018世界杯投注网


    他心里所有的对师傅的美好的幻想,都在看到了言素的真面目之后,破灭的干干净净。-www.culinarybazaar.com-

    与其说言素是他的师傅,这么的带出去的还,那些人绝对会认为只自己在昭和不知道的时候,又找了一个徒弟的。

    明明,这么的站着,木着脸,不说话的时候很好的啊!

    为什么一说话、一有表情,让他感觉要崩坏啊!

    记忆的师傅,在看到言素的时候,渐渐的重叠了。

    虽然,现在的师傅,变得没那么的“不正经”了,但是,对自己的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不便。

    “师傅。”云鹤再一次轻轻地呼唤着,然后,将千冰和昭和的情况讲给了言素。

    “他们这是怎么了?”云鹤不解的问道。

    在他的以前的碰到的情况,还没有碰到过这种葩的,所以,现在,他很是好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啊……”言素略微低头沉‘吟’。

    阿云说的那两个小家伙的情况,他大概是已经知道了的,但是,他现在,也是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言素说着,有些愧疚的看着云鹤。

    云鹤登时,心都要化了。

    师父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看着自己了。

    被这么乍乍的一看,还真是有些不习惯了。

    “那他们现在要怎么办?”因为有言素的原因,所以,云鹤很放心的把这个问题‘交’给了言素。

    因为,在他的心里面,师傅是万能的。

    有什么事情,是师傅不能解决了的呢?

    “那这样,你带着我去林家看看?”现在,只有看到阿云口说的那两个孩子是什么情况,他才好对症下‘药’。

    虽然,对于这个情况,阿云说的很清楚了,但是,在很多时候,说得清楚,那也不一定是有用的,重点是要自己去看看什么情况。

    “好。”云鹤点头。

    然后,在他转身的时候,那一瞬间,又飞快的转了回来。

    “怎么了?”言素看到小徒弟转了一个圈,有些不解。

    “师傅,你这是把握带到哪儿了?我……我不认识路。”云鹤的声音,细若蚊蝇,要不是言素一直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他的身的话,恐怕还是听不清的。

    在听到了云鹤这样子说之后,言素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大肆的笑了出来。

    小徒弟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让他看着,便想着要好好的逗‘弄’一下,不然还会觉得对不住自己。

    “所以,你这是‘迷’路了?”言素“好心”的问了一下。

    然后,成功的看到了云鹤的头低的更厉害了。

    “哈哈哈……”言素最终,选择了放开了自己的笑声,平地惊了一群的飞鸟。

    言素现在是心情好好的了。

    阿云这个样子真好,这样子,才能够让他感觉到,即使是已经过去了好几十年了,但是,阿云还是阿云,一直是他心里面阿云的样子,一点儿也没有变化,这样子真好。

    在心里面默默地感叹着,然后,将笑声止住了。

    要是再笑下去的话,那待会儿,阿云可是要恼羞成怒了的。

    自己好不容易才看到了阿云,自然是不能这么的让阿云生气了的。

    他心里所有的对师傅的美好的幻想,都在看到了言素的真面目之后,破灭的干干净净。

    与其说言素是他的师傅,这么的带出去的还,那些人绝对会认为只自己在昭和不知道的时候,又找了一个徒弟的。

    明明,这么的站着,木着脸,不说话的时候很好的啊!

    为什么一说话、一有表情,让他感觉要崩坏啊!

    记忆的师傅,在看到言素的时候,渐渐的重叠了。

    虽然,现在的师傅,变得没那么的“不正经”了,但是,对自己的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不便。

    “师傅。”云鹤再一次轻轻地呼唤着,然后,将千冰和昭和的情况讲给了言素。

    “他们这是怎么了?”云鹤不解的问道。

    在他的以前的碰到的情况,还没有碰到过这种葩的,所以,现在,他很是好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啊……”言素略微低头沉‘吟’。

    阿云说的那两个小家伙的情况,他大概是已经知道了的,但是,他现在,也是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言素说着,有些愧疚的看着云鹤。

    云鹤登时,心都要化了。

    师父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看着自己了。

    被这么乍乍的一看,还真是有些不习惯了。

    “那他们现在要怎么办?”因为有言素的原因,所以,云鹤很放心的把这个问题‘交’给了言素。

    因为,在他的心里面,师傅是万能的。

    有什么事情,是师傅不能解决了的呢?

    “那这样,你带着我去林家看看?”现在,只有看到阿云口说的那两个孩子是什么情况,他才好对症下‘药’。

    虽然,对于这个情况,阿云说的很清楚了,但是,在很多时候,说得清楚,那也不一定是有用的,重点是要自己去看看什么情况。

    “好。”云鹤点头。

    然后,在他转身的时候,那一瞬间,又飞快的转了回来。

    “怎么了?”言素看到小徒弟转了一个圈,有些不解。

    “师傅,你这是把握带到哪儿了?我……我不认识路。”云鹤的声音,细若蚊蝇,要不是言素一直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他的身的话,恐怕还是听不清的。

    在听到了云鹤这样子说之后,言素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大肆的笑了出来。

    小徒弟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让他看着,便想着要好好的逗‘弄’一下,不然还会觉得对不住自己。

    “所以,你这是‘迷’路了?”言素“好心”的问了一下。

    然后,成功的看到了云鹤的头低的更厉害了。

    “哈哈哈……”言素最终,选择了放开了自己的笑声,平地惊了一群的飞鸟。

    言素现在是心情好好的了。

    阿云这个样子真好,这样子,才能够让他感觉到,即使是已经过去了好几十年了,但是,阿云还是阿云,一直是他心里面阿云的样子,一点儿也没有变化,这样子真好。

    在心里面默默地感叹着,然后,将笑声止住了。

    要是再笑下去的话,那待会儿,阿云可是要恼羞成怒了的。

    自己好不容易才看到了阿云,自然是不能这么的让阿云生气了的。

    他笑的极快极浅,笑容在他的脸一闪而过,而云鹤又是在他的前面给他带着路,所以,没有注意到这不一般的时刻。

    前面,是林家的大宅了呢!

    言素的眼,满是兴趣。

    “师傅,您回来了?”再次看到云鹤,林云蘅是很兴奋的,这是不是说明了,师傅现在已经对昭和跟千冰的情况有把握了?

    虽然很不确定,他们俩现在的这个情况,是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但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万一,要是真的是自己害的他们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的话……

    林云蘅打了个哆嗦,拒绝自己再这么的想下去了。

    林楚狂在看着房间里面两个人的情况,自己只能在外面远远的守着了,现在看到师傅回来了,自然是高兴还来不及的了。

    只是,在看到了云鹤后面的那个人的时候,林云蘅的脸‘色’骤然变了。

    言素挑眉,笑着看着林云蘅。

    “师傅,他是谁?”林云蘅的声音有些颤抖,她在极力的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

    这个人,自己总觉得是在哪儿见过,但是,他给自己留下的印象,并不是那么的美好,不然,自己也不会在看到他的一瞬间,觉得有些心悸。

    “他是你的师祖啊,傻丫头!”云鹤现在有些想‘摸’‘摸’林云蘅那柔软的头发,不过,想想师傅还在后面看着自己,还是算了吧。

    不过,在这个一瞬间,云鹤却是感觉到林云蘅的气息有些不稳定,但是,等他看向林云蘅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小徒弟已经恢复正常了。

    难道,是自己多想了么?

    “你刚刚怎么了?”云鹤关切的问林云蘅。

    而林云蘅则是努力的扯出一个笑容出来,“我没事的,师傅,你别担心我。”

    是了,她刚刚感受到了言素身的威胁。

    那威胁来的气势汹汹,压的她喘不过气来,但是,她却是还偏偏不能有任何的表态,因为,她能够感觉到,要是自己说出来一个字的话,那剩下的字,都说不出来了。

    他笑的极快极浅,笑容在他的脸一闪而过,而云鹤又是在他的前面给他带着路,所以,没有注意到这不一般的时刻。

    前面,是林家的大宅了呢!

    言素的眼,满是兴趣。

    “师傅,您回来了?”再次看到云鹤,林云蘅是很兴奋的,这是不是说明了,师傅现在已经对昭和跟千冰的情况有把握了?

    虽然很不确定,他们俩现在的这个情况,是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但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万一,要是真的是自己害的他们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的话……

    林云蘅打了个哆嗦,拒绝自己再这么的想下去了。

    林楚狂在看着房间里面两个人的情况,自己只能在外面远远的守着了,现在看到师傅回来了,自然是高兴还来不及的了。

    只是,在看到了云鹤后面的那个人的时候,林云蘅的脸‘色’骤然变了。

    言素挑眉,笑着看着林云蘅。

    “师傅,他是谁?”林云蘅的声音有些颤抖,她在极力的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

    这个人,自己总觉得是在哪儿见过,但是,他给自己留下的印象,并不是那么的美好,不然,自己也不会在看到他的一瞬间,觉得有些心悸。

    “他是你的师祖啊,傻丫头!”云鹤现在有些想‘摸’‘摸’林云蘅那柔软的头发,不过,想想师傅还在后面看着自己,还是算了吧。

    不过,在这个一瞬间,云鹤却是感觉到林云蘅的气息有些不稳定,但是,等他看向林云蘅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小徒弟已经恢复正常了。

    难道,是自己多想了么?

    “你刚刚怎么了?”云鹤关切的问林云蘅。

    而林云蘅则是努力的扯出一个笑容出来,“我没事的,师傅,你别担心我。”

    是了,她刚刚感受到了言素身的威胁。

    那威胁来的气势汹汹,压的她喘不过气来,但是,她却是还偏偏不能有任何的表态,因为,她能够感觉到,要是自己说出来一个字的话,那剩下的字,都说不出来了。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