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我的男友是笔仙目录 > 2330.第2330章 黑暗救赎:尸体和亡魂

2018世界杯投注网


    而追踪黑‘色’漩涡下次出现的地方,也有一定的困难……

    看完所有资料,我们掌握到的情况不少,但依旧无从下手,只能按照香兰的提议,今晚再去案发现场查看。.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突然想到这一周叶欢回去处理工作上的事,平时没怎么和她联系。打了一通电话后,聊到新情况,叶欢说会帮我们查一查。

    她这段时间还在帮我们调查孙安的行踪,无奈孙家人就像人间蒸发,连银行卡也没有使用。

    他们消失,要么死了,要么活在神秘人的监视或保护之下。

    放下手机后,我一边吃饭,一边对杨卓说:“消失的人如果死了,他们的魂魄有助于修炼鬼术;如果活着,困住他们的人、限制他们的行动,意义又何在?”

    “但‘诱’拐周维的意义呢?”香兰反问,“四条人命,只有周维失踪。包括之前失踪的人,每个人应该都有特定的联系。”

    “可是我们找过很多资料,也调查过每位失踪者的背景,并没有发现他们之间有任何关联。”

    面对刑警的说法,香兰摇摇头:“表明上没有联系的人,或许会有潜在关联。就拿我来说吧,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通过我的生辰八字算出我命格特殊,同样也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我的本领为什么不适合用来驱魔。”

    她随口一说,坐在旁边的刑警一头雾水,我倒是听明白了香兰的意思,同时还有一个新的想法——说不定被黑‘色’漩涡带走的人,真的八字特殊?

    这成为我们新的调查方向,下午的时候,顾风和杨市刑警前去走访了解情况,我和杨卓、袁香兰依旧留在杨市警局,熟悉和黑‘色’漩涡有关的资料。为以防万一,我们必须做好两手准备,如果周家的案子和黑‘色’漩涡事件无关,我们还可以朝着两个不同方向同时展开追查。

    ——

    黄昏,太阳刚刚落下,我和杨卓就再次前往周家。这里的房子修建于早期,户型却很好,从小区‘花’园走过,我突然萌生了换套房子的打算,杨卓却没有注意到别的,始终观察着周围环境,眼中充满警惕。

    每次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就是在察觉到有人跟踪或是监视的时候。

    然而我并没有察觉到这样的力量,只能跟随杨卓乘坐电梯上楼,来到周家‘门’外。他掏出钥匙开‘门’,再重新将钥匙装回证物袋,揣入兜内。和顾风他们待在一起久了,杨卓做事有模有样。以前应该他也是如此,让人分不清他的身份,不像是和我一起的驱魔人,反而像是训练有素的警察。

    而后,关上房‘门’,杨卓低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凶手应该还在附近。”

    “你感觉到了?”

    “嗯。”杨卓点头,理了理衣袖,将它们整整齐齐地卷起来,触‘摸’屋子里的墙壁、家具等物,“来的时候,有人在观察我们。”

    “这也不奇怪,上午我们才来过,这里的居民都知道我们是来查案的。而且刚刚我和你一样观察了周围的情况,并没有发现可疑人员。”

    听完我的话,杨卓低头对视:“如果可疑人员就是这里的居民呢?”

    “你到底发生什么了?”

    杨卓没说:“只是揣测。”他往客厅里迈了两步,再次审视屋子里的血迹:“我也希望我的猜测不是真的,不然我们晚上说不定会遇到危险。”

    他的想法总是全面完善,我自然不会有任何异议。

    放下背包,我将带来的请灵物品纷纷从包里取出来摆在地板上,并且清除多余的杂物,尽量保持空间的宽敞度。而杨卓则走到其他房‘门’‘门’口,将房‘门’一扇扇打开。走到周维的房间‘门’前时,他稍稍顿了一顿,努力施法去感受那扇大‘门’上残留的鬼气,然后鬼气的力量依旧薄弱,杨卓唯一能够感应到的就是后来周维离开房‘门’的那一幕,黑衣男人自然而然地将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并将他带往了厨房间,当着他的面儿残杀了他的母亲……

    待杨卓回来,我一边点蜡烛,一边忍不住问:“你说为什么但凡修炼邪恶法术的人,总是习惯以一身黑衣的形象出现,那样很酷吗?”

    我记得,在我记忆深处见到的新月宫‘女’子们也是黑袍打扮,与杨卓重逢时他也是一身黑袍,多少年来没有丝毫变化。

    而说到这件事,杨卓却是无奈失笑:“黑‘色’融入夜,容易隐藏身形。”

    “不是为了酷?”

    杨卓含笑轻抚我的头发,俯身坐下:“酷又不能保命。”

    他就席地而坐地留在我身旁,右手随意搭上膝盖,整个人看上去潇洒自若,幽深视野前方是周家敞开小许的滑动玻璃‘门’,还有徐徐晚风不断吹入室内,带走一室沉闷。

    这里并不恐怖,和我去过的许多灵异地点都不一样,只有少许的鬼气残留,并没有‘阴’气在身边徘徊。

    要说闹鬼的现象,我猜测是没有的,周围邻居自称见鬼,说不定都是因为事发突然,以讹传讹,才会有这么多的恐怖传闻。

    和杨卓坐了一会儿,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电话是顾风打来的,带来了三则新消息。

    第一则消息,是周太太的同事在追问之后、犹豫不决地告诉他们,周太太晚上有时候会起夜、刻意选择外面的洗手间,随便看看周维晚上睡得好不好,有没有踢被子。大概1个月前,周太太又一次在半夜突然醒来,去了外面的洗手间,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奇怪的形象,但后来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她突然发现周维的房间‘门’板上多了一块黑‘色’的印记。但印记很快消失了,可以说在周太太‘揉’了‘揉’眼睛后,就自眼前消失无踪。

    周太太的同事也是老师,说到这种奇奇怪怪的事,肯定不会贸然相信。

    她以为周太太只是看‘花’了眼,可后来连续好几天都听周太太说起同一件事,而周维房间‘门’板上的黑‘洞’正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变越大……

    顾风在电话里告诉我们:“这件事持续了大概一周的时候,每次黑‘洞’出现,都会在周太太注意到黑‘洞’时立即消失无踪。但随着黑‘洞’越变越大,周家人开始紧张,主动联想到了黑‘色’漩涡事件,去庙里求了平安符。”

    “然后呢?”

    面对我的疑问,顾风在手机那端迟疑:“没有然后。学校里的老师说起这件事,只提到后来他们怎么追问,周太太都是一副很紧张的样子。还有之前在调查周家的案子时,他们已经怀疑周家的惨案和黑‘色’漩涡有关,但他们不敢将这件事告诉警方,怕杨市的刑警队埋怨他们提供虚假消息。”

    这点我可以理解,顾风随后说起了第二条线索:“我们联系了周家其他亲戚,打听说了更多情况。周家的姨婆告诉我们,他们老家的算命师提供了一个方法,让周家人将周维卧室的房‘门’给拆了。所以我这次打电话来就是想问问你们,周维卧室的房‘门’有没有被拆过的迹象?”

    “没有吧。”我几乎毫不犹豫地说,“如果大‘门’被拆过,之前调查的民警就看出来了,香兰之前也没有发现这件事。”

    “嗯。”顾风沉沉应了一声,低沉的嗓音随着手机免提外放传来磁‘性’的嗓音,“我也是这样想的,但不问问你们,总是不放心。”

    杨卓补充:“他们老家那边的人还有没有提到什么?”

    “有啊,对于黑‘色’漩涡的各种猜测。”说到这件事,顾风也有很多不认同的地方,“应该也是乡民们自己的遐想吧,各有各的说法,版本千奇百怪。”

    “第三条线索呢?”

    “哦,第三条线索是香兰核实了之前几名黑‘色’漩涡失踪者的生辰八字,能够获知准确出生时间和地点的人,的确都是‘阴’‘性’体质。”

    其实这点不好查,尤其是顾风他们以警方的身份去询问失踪者家属有关出生准确时间这种事,很容易导致受害人家属多想。但黑‘色’漩涡事件本来就是一起离奇事件,就算他们不问,恐怕受害者家属也有了诸多猜测。

    而如今,整件事怎么想也并非偶然。我一直担心着孙琦、孙豪的情况,他们刚好也是至‘阴’体质,在杨市失踪的人,同样也是至‘阴’体质。

    唯一‘弄’不明白的疑点,是为什么黑‘色’漩涡只在杨市出现?引来漩涡的人,究竟和杨市有着怎样的密切关联?

    挂上电话,我和杨卓在沉默、昏暗里对视。

    屋子里没有开灯,只有对面楼层传来的灯光洒入室内,不算明亮地照亮我们身旁满地狼藉。

    尽管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但客厅的环境在晚间看起来渐显‘阴’森。

    我和他还没来得及讨论,就突然听见一阵嘎吱嘎吱的声响从身旁右侧的厨房间传来。但厨房间的‘门’没有移动,声音似乎来自更远的地方。

    回想公寓的布局,厨房间后就是生活阳台,那里还有一扇白‘色’木‘门’,之前并没有被杨卓开启。

    几乎同时起身,我和杨卓快速来到了厨房‘门’口。

    请灵阵法虽然已经布下,可我还没有施法,在这种时间任何来到这间公寓的脏东西都是主动到来的,说不定和周家的惨案有关!

    然而,透过漆黑的光影看去,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视线不知何时变得如此的暗淡。生活阳台后方相对着另一栋居民楼,按理说依稀还是可以看见一丝光亮的。可现在,那道光亮仿佛被挡在了一片难以抹去的黑暗后,前方仅是一片漆黑,连窗户、晾衣杆、洗衣机等等物品都无法瞧见。

    杨卓瞬间抬起右手,将我挡在身后,慢慢挪动着脚步,朝前方走去。

    呼的一声,‘阴’风袭来,吹过脸颊的风‘混’合着湿润的水汽,扑入鼻息的气味却染着血腥的味道。我伸手往脸上‘摸’了一把,张开右手五指一看,指端一片淡淡的浅红,分明是血。

    然而这血并不是我们的。

    阵阵袭来的‘阴’风,并没有对我和杨卓造成伤害。

    他缓缓停步,停在了身后光影与前方黑暗‘交’界的地方,袭面而来的‘阴’风似乎更猛烈了一些,狠狠刮过了耳畔,如同冰冷的鬼手从面颊拂过。

    我几乎是尝到了血腥味,感觉脸上吹来的血‘色’已经流入了口中。

    慢慢、慢慢的,血‘色’的身影从前方黑暗中浮现,先是一道大致的轮廓,而是便是漆黑的长发,接下来看清它苍白的脸,两道血痕自眼角淌过……

    不,是浑身是血,还有涓涓不断的血液顺着它的鬼身淌下,流到了我们脚边……

    这是一个‘女’鬼。

    准确地说,此刻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女’鬼就是周太太。

    她并没有伤害我们,只是视若无睹地从我和杨卓身边硬生生地挤了过去,停顿的位置就在我们身后,和我们背对背,不断传来周身冷气。

    而这个位置,就是她之前遇害的位置。

    嘎吱嘎吱的声响再次传来,不是房‘门’在动,而是她的脖子正在一下一下机械地扭转,偏向右侧,看向了旁边的血泊。

    接下来,诡异的一幕就出现了。

    在我和杨卓眼前,出现了两个周太太。

    一个周太太躺在血泊里,那是周太太尸体的形象;另一个周太太站在我们身后,则是她的鬼魂……

    “啊……”

    从嗓子眼里,挤出一道难听的声音。

    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的,但地上的尸体同样张大了嘴巴。

    下一刻,原本应该出现在死亡场景里的幻影——地上周太太的尸体突然睁开了双眼,目‘露’凶光地看着我们。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她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双手、双脚迅速移动,快到看不清她移动的方式,待她冲至眼前时,我只看见她狰狞的五官近在咫尺,而身后的鬼影也同时对我们发起了攻击!

    我和杨卓同时出手,在我牵制住周太太尸体的时候,他转身扣住了身后周太太鬼魂的脖子。尸体应该是虚假的,但按住周太太尸体的双肩,我感觉到了‘阴’冷、嗅到了腐烂尸体散发出来的尸臭,还闻到了她身上传来的血腥味,随着阵阵袭来的‘阴’风,她沾满血迹的头发也吹拂到了我脸上,那滋味让人恶心!

    而且她力度很大,我只能勉强将她推开,并不能将她彻底压制。

    说起来,像是我挡住了她的进攻。

    可实际上,何尝不是她也牵制着我,让我无法动弹?!

    相反,杨卓对付周太太的鬼魂依旧十分容易,单手掐住她的脖子便可以吸取她身上的鬼气,很快周太太的亡魂便消失无踪。

    这个时候,周太太的尸体依旧没有从我眼前消失。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