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目录 > 第883章、吻你

2018世界杯投注网


    不过这个时候可不能够让她妈妈瞧见出什么,秦筝只有忍耐着。.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然而对面的简水澜却看到了秦筝的异常,看来他们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矛盾吧!

    说起容昭熙,宋老师是很满意的。

    “我也觉得昭熙这孩子‘挺’不错的,如果可以定下来的话,也希望他们早早结婚,不过这事情也是急不得,还得看两个年轻人的想法。”

    简水澜对秦筝最大的羡慕是父母双全,对她格外好,一家三口幸福美满。

    不像她父亲是个人渣,母亲早早离开,幸好她还有顾琉笙与简昕。

    “宋阿姨说的是,这事情还真需要按照他们两人的想法!来,宋阿姨想吃什么尽管点,秦筝你对宋阿姨最为了解,你帮宋阿姨点。”说着将菜单递给了秦筝。

    点菜什么的,秦筝最拿手了,当即接过菜单点了起来。

    看了两三眼,对着‘侍’者念了一大串的菜名,听得宋老师有些糊涂。

    “够了够了,我们三人,你点那么多做什么?”

    “妈,我跟水澜胃口大,得多吃点儿,再说这边的饭菜真的很不错,你尝了之后,肯定觉得这边的价格算是很公道了,我真不骗你!”说着又对着‘侍’者念了两个菜名。

    宋老师哼了声,“一杯果汁一百来块,怎么价格公道了?”

    ‘侍’者听到这话笑了笑,“这位夫人放心吧,我们这边的果汁是外头的贵一些,但是果汁绝对货真价实,不添加任何防腐剂与‘色’素,您可以放心饮用。”

    而后又对着她们重复了一遍菜单,确实没有问题之后,才说,“请稍后,我们会尽快为你们菜!”

    三个人点了十来道菜,宋老师有些心疼,算是燕城的首富,也不能够这么挥霍呢!

    简水澜见此笑道,“宋阿姨放心,这家餐厅是我朋友家的,免费吃!我有金卡!”

    “当真?”宋老师有些不相信。

    秦筝笑道,“当真!妈,我跟水澜还会骗你不成?”

    宋老师哼了声,“你这小没良心的,我总觉得你好像在骗我什么。”

    秦筝不想说话了,她确实骗了她,索‘性’低着头玩手机。

    简水澜忍不住笑,“宋阿姨,是真的,这家的老板是晏家的,熟悉!”

    另一头全程看着这边的唐卿看到她们三人的互动,一抹浅浅的笑意始终挂在‘唇’边。

    这个‘女’人倒是有趣得很,让他忍不住想要将目光放在她的身。

    他慢慢品尝着桌的美食,视线偶尔落在她的侧颜,静听那一桌的谈话声。

    此时秦筝才看到不远处的那个人,当即给简水澜使了个眼‘色’。

    简水澜冲着她缓缓摇头,秦筝见唐卿偶尔投来一瞥,目光落在简水澜的身,眉头皱了起来。

    这个男人对简水澜还是没有死心啊,不过看起来可真好看,西装革履,看起来让人感觉一股矜贵的气息。

    菜期间,宋老师与简水澜聊了起来。

    “秦筝说你生了个孩子都三岁了,怎么没见你带他来让我看看?那孩子我在手机看到,跟他父亲长得可真像,将来也是个帅气的小伙子。”

    简水澜笑道,“小孩子顽皮一些,让他陪着他父亲与太爷爷一起吃饭了,我这几天都在拍婚纱,如果宋阿姨在燕城多住两天的话,我带小昕过来给你看看。”

    “好好好!拍婚纱摄影最好了,婚期定下来了吗?”

    宋老师问她,对于简水澜她是真的喜欢,也一直很心疼她的身世,不过现在看起来过去的苦难,都已经成为过去了。

    “嗯,8月8日在燕城举行婚礼,到时候会给秦叔叔与宋阿姨发请帖,还麻烦你们大老远跑来一趟了,不过我还真希望秦叔叔与宋阿姨,能够过来参加我的婚礼。”

    8月8日举行婚礼!一旁的唐卿听到这话的时候,脸‘色’微微一变。

    他看着满桌的美食,一下子没了胃口,索‘性’将筷子往桌一放,端起果汁喝了几口。

    她最终还是要为另一个男人穿婚纱,真是……

    唐卿怎么想都觉得不爽,可又如何?

    如果简水澜对他有一丝的喜欢,他会竭尽所有,也要将她从顾琉笙身边抢夺过来。

    可是简水澜对他的始终没有一丝丝的男‘女’之情,一切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

    宋老师听到具体的日期,掐指一算,也剩余没几个月了,当即笑了起来。

    “如此甚好,8月8日看起来是个很不错的日子,我跟你秦叔叔肯定过来参与你们的婚礼!”

    秦筝傲娇地笑,“妈,我可是伴娘呢,而且还是婚礼唯一的伴娘!”

    也足够证明她在简水澜心里的地位有多么高了,简水澜已经跟她提起过,婚礼她这么一个伴娘。

    “看你那嘚瑟的样子,水澜是你的同学,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也不见你生个孩子来看看?”

    今天她可是发现秦筝好几次的反常了,也不知道瞒着她什么事,宋老师有些担忧。

    秦筝一耸肩,觉得这个天聊不下去了,所以低头玩着手机。

    菜已经完,简水澜冲着宋老师一笑,“宋老师尝尝,这家的食物是我跟秦筝最喜欢的!”

    “听秦筝念叨过几次,我们那边也有开了家连锁的,不过一直都没有去过,我尝尝看!”

    宋老师尝了一口牛‘肉’,觉得味道确实很不错,但是价格还是偏高了许多。

    宋老师夸赞了好几句,秦筝一脸的得意,“我说的没错吧,这家的味道是好!”

    “秦筝,你别顾着自己吃,招呼你妈妈吃,宋阿姨,您别跟我客气啊,多吃点儿!”

    宋老师点头,“你们也吃,别一直顾着我,咱们都这么熟悉了!”

    吃到一半,宋老师去了一趟卫生间,简水澜看到秦筝眼睛还有些发肿,便问她,“到底怎么回事?眼睛都肿起来了,还有血丝呢,我可不是你妈妈这么好骗,还感冒!”

    秦筝撇了撇‘唇’,“说来话长,我妈去厕所很快回来的,一时半会说不完,等你婚纱拍摄完了咱们再说这话题,有些沉重呢!”

    能被秦筝这么说的,看来事情还‘挺’严重。

    “拍完婚纱还有好几天呢,我原本计划的要多,而且顾琉笙那货还要多增加几套,我看他都拍瘾了!所以……什么时候说都可以,对你我还是有时间的!”

    她原本计划拍摄个三天基本都差不多了,然而在老宅那边拍了整整两天,而且连夜景都拍了,昨夜里拍到了将近半夜。

    一句对你我还是有时间的,秦筝一脸的感动。

    “也是跟容昭熙闹了些别扭,我妈现在还不知道这事情,事情有点儿严重,若是让她知道了肯定要‘抽’我的!这事情之后再跟你说。”

    然而另一边的唐卿自嘲一笑,对他永远都没有时间!

    简水澜也不勉强,“那行吧,找个时间你好好对我说,我替你保密是。”

    秦筝这才笑了起来,“还是你最好了,我妈过来三天,等她回去了,我再找你说说话。”

    而后她朝着唐卿那边看了过去,给简水澜使了个眼神,轻声问她,“什么情况?”

    简水澜瞥了一眼旁边的唐卿,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跟秦筝说唐卿守株待兔?

    她一耸肩,表示自己也‘挺’无奈的,吃个饭都能被他碰见,还能说什么?

    唐卿看到她们的目光,冲着简水澜一笑。

    “是打算拼桌吗?我不介意!”

    “我介意!”简水澜翻了个白眼给他。

    秦筝有些无语,他们看起来像需要拼桌的吗?

    唐卿也知道简水澜不可能跟他拼桌,被拒绝也在意料之。

    宋老师去了卫生间之后,很快过来了,她坐了位置,突然神经兮兮地朝着他们两人放轻了声音。

    “我说怎么回事儿,旁边那桌的那个男人一直盯着咱们这边看,是不是认识?”

    秦筝也来了兴趣,“妈,那是水澜的追求者,人家都结婚了,还死活不放弃!”

    “这样子可不道德了,毕竟都结婚了!”

    而后看向简水澜,“水澜啊,阿姨告诉你,顾总对你‘挺’好的,你们又有了儿子,可要将心思放在家庭里,这个男人是长得不错,但错过是错过了,可别让人坏了你的家庭。”

    简水澜乖巧地点头,“宋阿姨放心,我知道该如何处理的,咱们别理那么多,吃饭!”

    这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宴氏‘私’房菜的客人走了一拨又一拨,一直到了晚九点多才结束。

    而这个时候宴氏‘私’房菜的客人已经没剩余多少了,毕竟早过了饭点。

    简水澜将她们母‘女’送了车子,特意嘱咐秦筝。

    “车子开慢点儿,到家了给我个信息。”

    秦筝立即点头,“知道了,知道了,真是啰嗦!”

    宋老师敲了下秦筝的脑袋,“人家关心你,你不耐烦!”

    而后看向简水澜,“水澜啊,你自己开车回去也要小心一些,到家里也给小筝发条信息,开车慢点儿!”

    “好!宋阿姨再见!”她冲着宋老师挥了挥手,看着秦筝的车子缓缓朝着车流里行驶。

    而后肩膀一重,简水澜回头,见是唐卿将手搁放在她的肩膀。

    “聊聊?”

    简水澜将他的手挥开,往后退了一步。

    “别动手动脚的,容易让人误会,我也没时间?赶着回去看看老公儿子,有没有好好吃饭!”

    唐卿郁结,需要这么刺‘激’他吗?

    “既然都来了,何不坐一会儿再走,不差这么一时半会的!”

    看到简水澜有一副要拒绝的模样,唐卿又说,“简水澜,你要是不答应的话,别怪我做出什么让你难堪的事情!”

    威胁她?

    简水澜冷笑,“你想怎么做出让我难堪的事情?”

    “‘吻’你!”他回答地没有丝毫的犹豫。

    这话说得还真是理所当然,不知情的都要以为这唐卿才是她的男人了!

    简水澜嗤笑,趁着唐卿不注意的时候,双手搭在他的肩,而后是一记漂亮的过肩摔。

    她这么在宴氏‘私’房菜的‘门’口,直接将人高马大的唐卿给撂倒在地,而后扬起笑容。

    “唐卿,下回再对我如此无礼,我想可能不是简单的一记过肩摔了!”

    其实她也没能力拿下唐卿,不过刚才那个架势,趁着对方不注意的时候,还是轻而易举的。

    唐卿这么被她给摔在地,肩膀磕在冷硬的石板,有些疼。

    他躺在地看着站在一旁脸都是得意笑容的‘女’人,没想到她竟然有这样的身手,他这么个大男人被她撂倒在地。

    唐卿起身,随意拍了下身的灰尘,看着她的时候,眼里都是玩味。

    “不是简单的过肩摔,那么你会如何对待我?可是直接‘吻’我?”

    简水澜想,这个男人嘴巴这么贱,肯定是没少被打过。

    据说在过去,唐卿的车子经常遭遇到顾琉笙的报复,经常换车,估计除了顾琉笙,还有不少人想让他换车吧!

    她一耸肩,也没再搭理唐卿直接又回了宴氏‘私’房菜,唐卿很快追了去。

    “水澜,咱们好些时日没见了,不能够坐一会儿再走吗?”

    “没空!这几天拍婚纱很累,想着早点儿回去休息!还有……”

    说到这里,简水澜回身朝着唐卿‘露’出一笑。

    “8月8日,会在燕城顾家老宅举行婚礼,届时希望唐先生可以参加。至于请帖,等之后会亲自给你送过去!”

    虽然不想邀请唐卿,但是唐卿作为她儿子的救命恩人,还是有需要请的必要,对于唐卿,总体来说,她还是感‘激’他的。

    又用举行婚礼来堵他的心,看着简水澜转身进了宴氏‘私’房菜,唐卿嗤笑了声,但还是很快跟了去。

    “我听说你要办画展,时间定在什么时候?到时候我去给你捧场!”

    “时间待定,那边的装修已经到了尾声,大概还要一个月的时间吧!”简水澜头也没回。

    然而唐卿并没有放弃,依旧跟在她的身后,“等时间定下来了,记得告知我一声。”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