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目录 > 第882章、容昭熙,你别因为这事情,跟我分手好不好?

2018世界杯投注网


    若是平日里,秦筝直接叫骂起来了,可是现在她理亏,一声都不敢吭。。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她愣在原地好几秒,眼泪都差点儿要掉下来了,最后默默地又回到了沙发坐好。

    他总不可能一直都待在里面不出来吧,秦筝想着在这边等他,总是会出来的。

    五分钟之后,房‘门’打开,容昭熙走了出来,看到秦筝还坐在那里,脸‘色’依旧不好。

    但是需要面对的时候,总是要面对的,可如果要分手,他死都不会成全他们!

    容昭熙换了一身衣服,‘毛’衣跟牛仔‘裤’,看起来特别显年轻,像大学生一样。

    与秦筝的打扮基本相同,只是他身的‘毛’衣是橙‘色’的,很适合皮肤白皙的人穿。

    他一路走到沙发的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一声不吭的‘女’人,不好意思说分手,还是在酝酿怎么说分手的台词?

    想到这里,看秦筝的时候,眼里都染了嘲讽。

    两人这么相互看着,最终还是秦筝最先出声,她将手里的保温杯往桌一放。

    “我妈妈说你喜欢喝她炖的猪尾骨炖汤,这是她回去之后开始炖的,她让你尝尝!”

    猪尾骨炖汤,确实是他所喜欢喝的,特别是秦筝她母亲炖出来的味道特别香浓。

    过年的时候,他在秦筝老家,基本每天都能喝到,怎么喝都不腻味。

    只是他现在喝不下,特别是看到秦筝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肯定是想要说分手的话。

    “汤我收下了,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回去吧!我晚点儿还有事情要忙,不送。”

    “我……”

    秦筝张了张嘴,有些犹豫。

    然而那些犹豫却刺疼容昭熙的眼,“想说分手的话,你想都别想!”

    容昭熙打断了她的话,随即转身走,只是走了几步之后,又折了回来将保温杯抱走,便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

    秦筝特别气自己,平日里不是‘挺’能说的,怎么重要的时候,说不出口了?

    不过刚才容昭熙说的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容昭熙没有要与她分手的打算?

    看到容昭熙抱着保温杯走,他很快追了去,在容昭熙要踏进房‘门’的时候,从后面将他抱住。

    容昭熙的脚步一顿,身后温暖柔软的感觉,让他整个人都震颤了起来。

    秦筝生怕他走,紧紧地抱住了他的结实的腰,将脸埋在他的背。

    “容昭熙,是我错了,是我不该喝那么多的酒,如果我可以节制一些,不会发生那些事情了,你气我不跟我说话我也可以理解。

    可是……容昭熙,你别因为这事情,跟我分手好不好?我发誓,往后我喝酒绝对不会喝那么多,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往后我不喝酒了,你来监督好不好?”

    秦筝见他没有给丝毫的反应,抱得更紧了。

    “你能不能别生我气了,看到你这样子我心里‘挺’难受的,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以后我都不会再做这样对不起你的事情了!”

    容昭熙的脸‘色’原本是有些难看的,他本来也以为秦筝是铁了心地要跟他分手。

    可是没想到她会这么紧紧地抱着他,一下子一颗心又雀跃地跳着。

    这个‘女’人该不会是从未想过要跟他分手吧,而是爱他爱到不能自拔,所以他们之间压根没赵弦什么事情?

    这么一想又觉得这两天所受的委屈与怒火,都得到了些许的释放。

    他沉默地低头,看着紧紧抱在他腰间的两只小手,‘唇’角微微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在‘唇’畔绽放。

    秦筝见他不语,着急了起来,既然不想跟她分手,那么他现在是什么想法?

    “容昭熙,我慎重地跟你道歉,也对于保证,往后都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知道这事情‘挺’严重的,但是那一天我与赵弦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我跟你发誓,绝对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事情,是躺在同一张‘床’睡了一个晚,但是都醉得糊涂,也睡得沉!你相信我的话好不好?我当真没有骗你,我要是骗你的话,我让我妈毒打我一顿!”

    其实后来冷静下来的时候,容昭熙也想过那一晚可能发生的事情。

    那一晚他特别灌了赵弦好些酒,而且程少郡见他是兄弟的情敌,自然也不会厚待他,也灌了赵弦好几杯。

    加原本已经喝了一些,秦筝还与赵弦喝过几杯,确实醉得不轻。

    一个人在醉倒之后,怕是只想睡觉,做哪些事情都是有心无力。

    他与秦筝多年以前也曾因为醉酒之后,抱在一起睡了一整晚,但是除了抱在一起,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是只要想要他们两人,很有可能抱在一起睡了一整晚,他觉得心里不舒服。

    容昭熙收敛起脸的笑容,换刚才淡漠的表情,而后单手将秦筝环抱在他腰间的手拿开。

    “行了,这事情我需要时间再消化,记住你刚才说的话,你先回去吧!”

    秦筝看着他的背影,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没忍住掉了下来。

    看来容昭熙还是不肯原谅她的,她哽咽出声,“好,那我先走了,打扰你了!”

    很礼貌的一句话,让容昭熙感到诧异,这个‘女’人还真从未这么对他礼貌过。

    秦筝转身走,一点儿也没有停留,她怕自己再不走,会在他的面前哭出声来。

    等容昭熙转身去看的时候,哪儿还有她的身影,最终轻叹了声。

    罢了,两人都需要好好地冷静,而他也需要好好地消化一番。

    他实在没有办法做到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回到了客厅,轻叹了声,将保温杯打开,一股浓香的味道四溢出来,里面是他爱吃的猪尾骨炖汤。

    他去厨房取了碗与勺子,倒了半碗的汤慢慢地喝下。

    而后往沙发一靠,其实这一件事情,算起来也不能够全部责备秦筝。

    他作为秦筝的男朋友也有一定的责任,是他自己喝多了,是他没有照顾好秦筝。

    明明知道当晚简水澜他们离开之后,只有她一个‘女’孩子。

    而他还是让自己喝醉了,还先送了程少郡回去休息,扔下秦筝独自去卫生间,回来之后定然只有他与赵弦。

    而他完全将秦筝给忘记了,送程少郡回房休息,他自己也在那边睡下了。

    所以算起来,也不全是秦筝对不起他,还有他自己很大的问题。

    此时意识到了自己存在的问题,他却没有勇气追出去。

    **

    简水澜早早订好了地方,晚因为宋老师的到来,所以直接抛下了顾琉笙父子。

    让他们两人在顾家老宅吃饭,自己则是开了车直接到了宴氏‘私’房菜。

    顾琉笙看着简昕,简昕也闷闷不乐地盯着他。

    “妈妈为什么不带我们两人过去啊?”

    顾琉笙也想知道为什么不带他们两人过去,他顾琉笙这么见不得人?

    他帅到人神共愤的成都了,不是应该去哪儿,都得将他带在身边吗?

    肯定是因为儿子还太小的缘故了!

    ‘揉’了下他的头发,顾琉笙无声一笑。

    “走吧,咱们跟着太爷爷他们一起吃饭!”

    “爸爸,没有妈妈一起吃饭,我没有胃口!”简昕皱起了眉头。

    “爸爸也没有胃口啊,不过晚点儿你妈妈回来看到你没吃饱,肯定要责备爸爸没有好好照顾你的,所以今晚你可要好好地吃饭,明天要到外头去拍外景了,你得好好听话。”

    这几天都在拍照,虽然有些累,不过‘挺’好玩的,简昕乖巧地点头。

    “唉,那好吧!”

    秦筝早早来到了宴氏‘私’房菜,因为她身份特殊的缘故,所以给她安排了一处较为安静的地方,靠着窗口,这一处位置基本是顾琉笙那些人过来才有的。

    她来的时候,秦筝他们尚未过来,便先给自己点了一杯果汁,打算等秦筝她们到了再点。

    取出手机玩着,一道高大的身影朝着她这边走来,并且在她对面的位置入座。

    简水澜从手机屏幕前抬起的眼,看到对面的人眉头微微一蹙,“你怎么会在这里?”

    唐卿笑了起来,“饭点的时候肯定是过来这边吃饭,不过我说是守株待兔,你相信吗?”

    守株待兔……

    所以说这是将她当成兔子了?

    “我今天有约,麻烦你到旁的位置去,这一桌我早早订下了!”

    唐卿这一次倒是很好说话,“嗯!”

    而后指了指旁边的位置,“那是我订下的位置。”

    虽然不同桌,但是距离‘挺’近的,所以唐卿才这么好说话。

    而且今天简水澜单独出现在这边,肯定不是要与顾琉笙吃饭,看来是有别的朋友。

    秦筝看了一眼旁边的位置,与她这边确实近的很,宴氏‘私’房菜什么都好,唯独是没做雅间这一点很不好。

    客人说话声一大,感觉有些吵。

    不过因为这边注重饭菜,所以来的客人非常人,他们也不介意是否有雅间。

    “那还真是巧啊!”

    简水澜扯了下‘唇’角,这话说得连她自己都不相信呢!

    唐卿笑了笑,其实他本来是过来这边找晏殊吃饭的。

    听得简水澜也过来这边定了位置,所以便让人给他安排在这边,今天算是来对了。

    唐卿也没有过于不识相,倒是很快起身朝着自己的位置走去,反正与她不过是一米多的距离罢了。

    他招呼了‘侍’者过来,点了几样菜,也点了一杯简水澜正在喝的现榨葡萄汁。

    唐卿才刚点完菜,秦筝与宋老师过来了,看到他们,简水澜立即起身前,走到宋老师的面前,热情地拉住了她的手。

    “宋阿姨,好久不见了,宋阿姨还是这么年轻好看!”

    宋老师也将简水澜下打量了一番,“好多年没见了,当真是一点儿都没变,不过都是孩子的妈了,看起来好像当初还是学生的时候,真好,真好!”

    “行了,你们别互夸了,两个都爱臭美,都是最漂亮的可以了吗?”秦筝在身后笑道。

    简水澜笑了起来,“那当然!”

    而后一看秦筝,“我说你这眼睛怎么回事了?通红一片!”

    秦筝也知道自己的眼睛一看有问题,她笑了笑,冲着她先使了个眼‘色’,才说,“是这几天有点儿小感冒,不过已经有好转了,没什么大问题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刚才秦筝那一记眼神,简水澜还是看明白了。

    碍着宋老师的面前,她们也不好深入这个话题,但简水澜知道秦筝所说的不过是借口。

    “没什么问题好,宋阿姨,快过来坐这边!”

    招呼宋老师入座,简水澜立即让‘侍’者取了菜单过来,“宋阿姨,您看看喜欢吃什么,尽量点,今天我请客!”

    秦筝立即点头,“妈,咱们别跟水澜客气,难得请你一次,她不知道有多么开心呢!”

    宋老师拍了下秦筝的脑袋,“谁赚钱都不容易,我看这边的价格还贵得离谱,要不咱们换另外一家?”

    这随随便便一道菜的价格,都让她有些咋舌,燕城果然是大城市。

    秦筝不满了,“还换什么地方呢,妈,你是没尝过这家的饭菜,那味道简直了!妈,水澜现在可是整个燕城的首富,我告诉你,顾琉笙都没她有钱呢,所以不需要跟她客气!”

    “什么意思?”

    宋老师表示不解,怎么这姑娘成燕城首富了!

    秦筝放低了声音,“妈,我告诉你,顾总可是将他所有的资产,都转移到了水澜的名下,你说顾总那资产有多少?所以现在燕城最有钱的不是顾总,是我的好朋友水澜!”

    宋老师听到这话,轻轻点头,“看来这顾总还是个‘挺’不错的男人!”

    看她们母‘女’嘀嘀咕咕的,声音虽然放轻,但是坐在对面的简水澜还是听到了,忍不住一笑。

    “宋阿姨,容昭熙也是个‘挺’不错的男人,我想这好事将近了吧?”

    一说到容昭熙的时候,秦筝微微一顿,特别是听到好事将近的时候,硬是忍着才没有让人发现她的异样。

    今天下午,她可是从容昭熙那边哭着跑出来的。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