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目录 >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 更严重

2018世界杯投注网


    看样子,他和他的妻子在孩子的问题上处理得很好。-79小说网-

    久儿点了点头,没有讲话,她不愿意因为自己的过去再间接伤害一个孩子。

    “你要看看他吗?这小子最近开始认字了。”柯嚣忽然将手机拿出来,找到儿子的视屏递给她。

    久儿拿过来一看,只见屏幕上有个小家伙很努力的在拼拼音,‘奶’声‘奶’气的声音可爱极了。

    “他现在长开了,真像你,上次我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婴儿呢,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和哭。”

    久儿笑着道。

    “其实只有眼睛像我,鼻子和嘴巴都像他妈妈。”柯嚣道。

    久儿笑着抬眸看了他一眼,道:“希望他遗传了你的桃‘花’眼,可别遗传你的多情,否则就有‘女’孩子要遭殃了。”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柯嚣看着她道。

    久儿一怔,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顿时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深‘色’,怔了怔,将手机还给他。

    气氛忽然有些凝固,久儿低下头继续喝饮料,就在此时她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久儿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眼神闪了闪,默默将电话挂了。

    几秒后,电话再次拨了过来。

    久儿皱了皱眉,再次挂断。

    “是他的电话吗?”柯嚣忽然道。

    “嗯。”久儿轻轻点了点头,也没否认。

    “因为我在这里不方便?”柯嚣道。

    “……”

    久儿讪讪的笑了笑,也没说话。

    她的确是因为柯嚣在这才没接司徒云凉的电话,不然她接起来怎么说?说自己在国外,那说不说柯嚣也在这呢?

    说了,司徒云凉毫无疑问会发火,不说……要是被他知道了,恐怕只会更可怕。

    这一秒,柯嚣心跳忽然有些加速,他甚至在想,她因为他不肯接司徒云凉的电话,为什么?因为还是在意他的吗?

    “你……这两年都在干什么?”柯嚣原本是想说,如果他在这她不方便,那他可以马上离开,但是他忽然又改变注意了。

    “嗯?也没做什么,就是每天玩。”

    久儿笑了笑。

    手机忽然又响了起来,她看了眼号码,皱了皱眉,再次挂断了。

    每天玩……

    也对,她跟在司徒云凉身边,没有工作,除了玩也没别的事情了。

    一时间,谁也没有讲话。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时隔两年,再次相见都是默默无言。

    “嗡……”

    这次响起的是柯嚣的手机。

    柯嚣拿起来看了眼屏幕,微微皱了皱眉,说了声抱歉,接起电话:“什么事?”

    “柯总,会议已经延迟半个小时,您今天还过来吗?”

    电话那边传来手下的声音。

    “……”

    柯嚣眉头一皱,抬起手看时间。

    他本来只说延迟十五分钟,没想到竟然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他们这种时间观念极重的人,居然都丝毫没有察觉。

    “如果你有事的话,可以先走。”久儿看出他可能有些为难。

    柯嚣皱了皱眉,对电话那边的人道:“准备好材料,我十分钟后过来。”

    公司里还有一群人在等他裁定下个季度的任务,和发展方向,这两年他被这些事推着往前走已经成了习惯,不能再继续在这里耽搁。

    “抱歉,我今天还有些公事要处理。”挂了电话,柯嚣歉意地道。

    “没关系,你去忙你的吧,我一会也要带郁幸上楼去了。”久儿笑着摆了摆手。

    她完全就是‘久儿’的模样,俏皮、没心没肺,柯嚣什么都没意识到,点了点头,道:“好,那我们回头见。”

    “嗯,回头见。”

    久儿笑着说。

    柯嚣没再说什么,拿起公文包,转身离开了。

    久儿看着他的背影,‘唇’角的笑容没有消失。

    她从来没想过有天自己会这样遇到柯嚣,比起小西记忆中的他,他成熟了很多,内敛了一些,少了之前的嚣张和不着调,变成了一个稳重的男人。

    她曾经爱过的那个桀骜风流的男人,似乎已经被岁月抹去了棱角。

    “久儿阿姨。”

    耳边忽然传来郁幸的声音。

    久儿回过神,才发现郁幸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她身边,正眨巴着眼睛看着的她,怔了怔,道:“嗯?怎么了?”

    “那个叔叔是喜欢你吗?”郁幸问道。

    久儿浑身一震,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看出来的,他看你的眼神和司徒叔叔看你的眼神一模一样呀。”郁幸道。

    “……”

    久儿震惊的看着他,久久说不出话来。

    如果是以前,她还是久儿的时候,她一定会大小着捏郁幸的小脸,说他怎么这么人小鬼大。

    可是现在她身体里多了一个小西,她笑不出来。

    “久儿阿姨,一个人只能喜欢一个人哦,爹地就只允许妈咪喜欢他,如果妈咪喜欢别人,爹地就会很生气。”

    郁幸一本正经地道。

    久儿沉默了很久,过了一会,轻轻笑了笑,道:“不会,我不会喜欢很多人。”

    “郁幸,久儿。”

    宁乔乔从大‘门’口走进来。

    “妈咪。”

    郁幸朝宁乔乔招了招手。

    宁乔乔走过去坐下,‘摸’了‘摸’郁幸的小脑袋,眼神复杂的看着久儿,道:“你还好吗?”

    “‘挺’好的啊。”久儿没心没肺的笑着。

    宁乔乔点了点头,她想问久儿和柯嚣……可是见久儿这副样子,她又有些不好问,眼神闪了闪,道:“说说吧,你怎么忽然又跑到这来?和司徒云凉吵架了么?”

    “没有。”久儿摇头。

    “……”宁乔乔看着她没说话。

    久儿眼神闪了闪,道:“我们真的没吵架,只是……我就是不想这么快结婚,就和他说了一声,出来找你了。”

    宁乔乔:“……”

    嗯,久儿可能真没和司徒云凉吵架,毕竟司徒云凉向来纵容她,不可能和她大吵大闹。

    只是这个结果比吵架更严重!这摆明了就是离家出走!

    “你……上次我跟你说的话你都没听吗?你为什么不愿意和司徒云凉结婚啊?”

    宁乔乔无奈地道。

    老实说,她真的想不到久儿拒绝司徒云凉的理由,不然……难道是心理问题?带久儿去看看心理医生?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