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三国之坐断东南目录 > 第六百七十二章、艰难的进阶之路

2018世界杯投注网


    

    武将晋级的系统提示,并没有让刘风高兴起来,反而心里更加焦躁,脸‘色’愈加‘阴’沉。-79小说网-!

    7阶的瓶颈有多难,刘风是最有感触的,在他的麾下,6阶的历史人物不在少数,甚至有些已经很多年了,一直都未能晋级。

    白建和太史慈之所以能晋级,一方面是较早,还有是在战场经过惨烈的厮杀,后来没有人再晋级过。贺齐的进阶,算是体验了一把武圣塔,有实验的‘性’质。

    对刘风来说,7阶武将晋级困难,是他和其他诸侯相落后的一大因素,偶然间发现一个无名的7阶人才,像捡了个大便宜,完全不似其他诸侯,只要手下有一定地位的武,都有7阶的实力,虽然实力相对偏弱,但那也是7阶,有多少6阶巅峰的武将能抵得住7阶武将的进攻,更不用说反败为胜了。

    武圣塔、冥想阁这两个特殊建筑的出现,给了刘风追来的希望。但这两个建筑有着很大的缺陷,一是使用次数有限制,还有是进去了只是有一定几率晋级,并不能保证晋级,还有是,之后的突破更加困难。所以时至如今,刘风也未曾实现批量制造7阶武将的心愿。

    徐长杰是夷洲出来的将领,刘风的印象很深,而且是最初从鳌山城投诚过来的一批人,当初的三大军侯之一。在所谓的夷洲“双英一杰”或“夷洲三杰”,他的存在感最低。较之主动投诚的王英,当年的徐长杰除了实力尚可,基本也是个打酱油的。若是放在现在来投,算不是被当成炮灰,也差不了多远。

    可以说,他的成长出乎了刘风的预料,完全是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他不是历史人物,也没有完整的传承更不被重点关注。只是当初在自己弱小的时候,发现了这个似乎有些潜力的年轻人,然后给了其一些微不足道的帮助,于是他一路成长,完全不刘风更加看重的仇英成长的慢。

    所以才有了后来“夷洲三杰”的称号,将之前一众夷洲出来的人远远甩在后面。

    最初的时候,徐长杰和王英一样在步军任司马,刘风在永宁任之后,又到了水军,一直到现在。

    武圣塔建立之后,曾经刘风询问过徐长杰,愿不愿意使用武圣塔晋级。因为在他看来,徐长杰虽然成长速度不错,但却一直没有什么亮点,自己进阶成功的概率很低。

    但当徐长杰知道王英、仇英拒绝使用武圣塔之后,也拒绝了刘风的建议。不是因为攀,不是为了脸面,刘风知道,他有自己的自尊,而且对自己充满信心。

    但是这么个存在感极低的人,却在一众历史人物之前进阶,怎能不让人吃惊?

    惊异之余,是浓浓的担忧,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让这个一向低调的人在短短的半天时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刘风的目光看向远方,那正是张渡湖的方向。那里大雾弥漫,对面不识,却是双方水军决战的地方。

    ……

    躺下来不起——这是徐长杰最想做的事。事实,他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甚至都没有力量来为自己期盼已久的进阶高兴一下。

    两个时辰前,损失过半的他们遭遇江夏军一艘完整的型楼船,不得已,只能正面迎战。事实也证明了,周瑜‘花’了十年时间训练出来的水军战斗力绝对强悍,尤其是有很大一部分不止一次经历战争,甚至还有一部分经历过次的江夏水战,借助战舰优势,徐长杰指挥众人将来犯之敌挡在甲板,未曾让敌人攻入战舰之。

    江夏水军倍于己,算不能全都杀来,但己方也不可能全部出战,能在7阶武将指挥的进攻下做到这个地步,徐长杰已经不输于任何历史名人。

    没有了碾压的优势,弓箭终于派了些用处,因为敌我双方已经是泾渭分明的局面。尽管弓箭‘射’出时看不见任何东西,但只要照着声音的来源‘射’击,总能起到作用。

    厮杀惨烈,不到半个时辰,江夏水军的7阶武将似乎觉察到徐长杰兵力不足,一声令下,全军终于压,让徐长杰压力大增,不得已,只能一步步紧缩防线,将敌人放入楼船之,依靠建筑防御优势,以更加小股的兵力作战,才终于顶住敌人的进攻。

    祸不单行,说的是如此,在双方厮杀到关键时候,又一艘战舰匆忙慌不择路,直接撞了来,让本已有些残破的战舰雪加霜。

    徐长杰是幸运的,因为这浓密的大雾。

    凭着撞击的动静,双方的主将都判断出这是一艘型楼船,因为不知道来着何人,双方不由自主的加强了攻击,是为了在这不速之客到来之前解决对方。

    有些心急的7阶武将,终于忍不住,亲自带人冲锋,瞬间将徐长杰布置的防线冲孔,让本来已有些反击意向的徐长杰再次改变部署。

    相对一般人员,7阶武将的实力太强,哪怕是实力一般的7阶。短短时间里,徐长杰手底下的6阶副将因为阻拦而被阵斩。

    但也是这时,徐长杰再次稳固了防线,带着他手下最‘精’锐的百余人围住了这位脱离了士兵保护的7阶武将。

    战斗是惨烈的,7阶武将独有的技能不是谁都能承受,仅此一击,让徐长杰的亲卫损失过半,若非是有人拼命挡在他前面,说不得最先死的是他了。

    最终,靠着亲卫们前仆后继的赴死,终于给徐长杰换来一次绝佳的出手时机,一击斩杀这位7阶武将。

    主将死亡,敌人瞬间‘混’‘乱’,虽有一些亲卫依旧悍不畏死的想要杀过来报仇,但更多的人已经奔溃,有人直接转身逃走。

    仅仅稍微追击了一下,徐长杰不得不停下,再次摆出防御阵型。

    溃败的兵马已经被新的敌将接管,再次杀奔回来。

    徐长杰都为之前死在他手的7阶武将叫屈了,若是他能再冷静一点,等到这个时候,无论来者是谁,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败退。

    但战争没有如果……

    再次面对一个7阶武将,而且手下的士兵已不足千人,徐长杰感到了绝望。

    幸运的是,新来的这个7阶武将,是大败之后逃跑无意撞来的,麾下的残兵不多,加收拢的数百,也不过千余人。

    原本他是不准备来趟这趟浑水的,之前被江东军吊打之后,几乎让他吓破了胆。但从败军口得知详情后,却改变了主意,杀了来。

    败阵损兵折将逃离已经是大罪,若是能在这里歼灭江东军一艘型楼船,不但为之前的同僚报仇,还能再立一功,赎罪是必然,升职也有望。

    至于敌人,一干残兵,又岂能挡住他这个7阶武将,没见之前已经被打的几乎全灭。

    这个时候,他忘记了自己也是一群残兵。

    抱着必死的决心,徐长杰将剩下为数不多的数百兵马全部集结起来,包括水手,组成阵型,直接杀向对面雾霭的敌人。

    这个时候,他不知道眼前的敌人也是一群残兵。

    散兵首先被杀退,很快“主力”冲杀在一起。

    徐长杰的麾下,仅仅剩下一个6阶副将,亲卫也死伤殆尽,他没有选择,在这艘小小的船,只能奋勇拦截7阶敌将。

    差距依旧巨大,还有一些亲卫死命相救,徐长杰再次坚持了下来,尽管浑身下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了,却依旧拦着敌人,给麾下的士卒杀伤敌军的机会。

    手里的长枪越来越重,越来越跟不敌人的招式,他太疲惫了,甚至想丢下长枪赴死,却终究坚持了下来。

    在敌人的长刀再次斩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再也挡不住了。但也在这时,一种玄妙的感觉传来,手的长枪下意识的挥出,连他自己都不怎么明白,只记得血汗覆盖下的眼睛,看到了凝固的敌将的狞笑。

    一击刺穿敌将铠甲,透‘胸’而过,再次击杀一名7阶武将。

    然后,在一众“敌将已死”的狂呼,越来越多的敌军丢下兵器转身逃走,再次溃败。

    “进阶了。”徐长杰心里明白,但这个时候,他却没有任何的动作,眼睁睁看着溃兵在浓雾消失,拄着长枪,巍然不动。

    不是不想有所动作,只是连开口说话都已经办不到。

    他是进阶到7阶,但所受之伤却不会因此而好转。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