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国师苏阳离目录 > 第四十二章 神仙打架释兵权

2018世界杯投注网


    青华想知苏阳离‘欲’何为,是以不动声‘色’。-www.culinarybazaar.com-面上冷峻,心里却暗叹这没心肝气人的手段数不胜数。这说话间,群臣恐都仔细紧盯他的神‘色’,盼能瞧出一二风向。是以静坐呈威严状。见被点名,才开口居中调和。

    “柳肃案,事发突然。现下,有无真凭实据,确不可查。”

    公孙惶恐,伏地叩首。

    群臣‘交’头接耳,暗做打算。

    青华起身,步步踏阶而下,行至公孙面前。

    大瑶与公孙撕毁合约,公孙党元气大伤。是以公孙做小伏低,诚惶诚恐。然,百足之虫,虽死不僵。况且公孙在朝四十载,其实力之大,线脉之深,仍不可估量。

    如今,民心不稳,收成不济。又与大瑶连年为战,这青州璀璨盛大的外衣下,内里脆弱不堪。

    这道理,我懂,帝君懂,公孙更懂。

    青华伏身,亲自扶起公孙。

    “公孙尚书,为青州栋梁,为人中正,一向尽职尽责。本君,信你。”

    公孙颤抖着慢慢起身,神‘色’动容:“老臣,谢君上。”

    公孙虽不言语,却看向我。

    我暗叹,这人,忒无度量。如何撑得起船?

    青华见此,轻拍公孙臂膀以示抚慰,转身朝我道:“国师认为,何人可为首相之才?”

    声东击西,转移目标。

    我却偏要拱火。拢袖,双手‘交’握拜过,转身面向群臣。行至孙荐之前,朗声道:“孙‘侍’郎,腹有乾坤,为人……中正,一向,尽职,尽责。”

    孙荐之听罢,后退两步,面‘色’惴惴,不知我何意。

    我又退回两步,:“林尚书,掌礼乐,通晓古今祭祀礼仪、为人中正,一向,尽职,尽责。”

    林尚书知我看似策他,实在策公孙。亦出言拱火:“国师……乃天命福星。为人中正,淡泊名利,无视钱财。国师尽职尽责,为我青州之福,君上之福!”

    满肚子礼仪不知在何处,睁眼说瞎话倒是厉害。我苏阳离这两年所作所为,跟无赖无差,出了名的爱财。人人见我如谪仙,不沾世故,熟悉之后便得呸一声,说句竟看走眼了去。

    我与林尚书相视一笑。这人,有趣。

    众人知我得宠,还有个天命福星的护身符,多出言附和。

    我行至帝君前,眉峰一挑,歪头一笑。

    “君上,您瞧……臣下,众望所归!”

    孙荐之铁牙一咬,出列道:“君上!国师……虽是福星,可首相,需是个有大才,能治国,能服众,且体恤百姓的人呐!”

    “望!君上三思!三思!!体恤我青州百姓!”

    公孙冷哼一声看我。孙荐之说的话,正中公孙下怀,也与孙荐之的‘性’格相衬。这孙‘侍’郎,果真耿直,说我无才,说我不体恤百姓。

    众人议论纷纷。

    帝君晓得,这没心肝古灵‘精’怪又口不留情,但一向谨慎,行事定有缘由。

    “国师可当得首相一职?”

    似在问我,又似在问群臣。

    公孙知帝君专宠于我,或许会料定是我二人谋划串通。方才又策的他‘乱’心神。相虽无兵权,但为百官之首,若我为相,则其势必受牵制。我又明摆的针对于他,故此,公孙定会出言阻止。

    若我不能为相,这偌大青州,百官济济,何人为相?

    我先前巧言辱骂孙‘侍’郎,为的就是这热血青年能够第一个发声。

    有一个不同意,自然有十个百个不同意。

    若公孙不敢言,我需要一个敢说不的人。

    玲珑双锁,妥帖保险。吃饭备汤,才能不噎着。

    公孙趁势道:“老臣以为,国师或是经世治国之才,然现今国师不过二十余岁,青州又多事,恐……年轻了些。”

    青华很是为难。

    群臣也议论纷纷,这如今,谁为相?首相之位,空置两余年,原先本就要国师为相,是国师推辞不做,如今国师又抢着做…….

    众人心底恐怕早有答案,只是忌惮君上,方不做声。

    我看着公孙嗤笑道:“公孙大人觉得本国师年轻,可这满朝上下,论资历,数你最深。”

    我往前两步,紧盯公孙,压低音量道:“莫不成,公孙大人,想高升一步,为相?”

    原先还吵闹些的殿上瞬时悄然无声。只有宫人往火炉子里添炭火发出“滋滋”声。

    公孙势大,群臣都知帝君必然忌惮。

    接下来,或是打个囫囵,不了了之。或是帝君痛骂我今日实在荒唐,殿前失仪。

    好在,我二人如此默契。

    “公孙大人,确是相才。”青华有难‘色’。

    我拂袖冷哼,群臣哗然。

    “国不可无相,本君,便立公孙大人为相。”

    公孙眉头一颤,不知帝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竟立他为相……又见我气极,转身便要离殿。才暗自叹一声,苏阳离,纵你有诸天神佛庇佑,也自当收敛锋芒。帝君让你做相,你不愿。如今你又指着要做相,当真以为,帝君会跟在你屁股后头,为你马首是瞻?

    帝心,不可测。

    苏阳离,你错在,太过年轻。太过,自以为是。

    帝君见我生气,忙道:“国师!首相一事,兹事体大,确要谨慎。”

    我还未踏出殿,冷哼道:“君上尊我为国师,敬我,爱我,全是放屁!”

    “君上不能不知,国师尊在荣耀,并无实权!君上要我匡扶,青州要我繁荣,却半点实权都舍不得,真是可笑!”

    公孙心下一动,既为首相,兵部尚书手中的兵权再拿不得。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教这青华小儿安心。

    兵部,羽林卫,皆是我公孙之人。

    苏阳离,你要实权,不过这实权,有些烫手。我们,慢慢玩。

    想罢,公孙道:“君上,老臣既为相,再无权掌兵符。如今多事之秋,战事不断。不如让国师为兵部尚书!亦可历练几番。”

    我冷笑道:“公孙,要我苏阳离做兵部尚书,由你管制。绝无可能!”

    青华不‘欲’再看我二人二人神仙打架。开口道:“国师,你仍为国师,荣耀依旧。可不受管制,再兼这兵部尚书,亦有实权,助我青州天下。”

    我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青华轻声安抚道:“国师,你有何要求,等朝后,本君必满足。”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