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雍正裕妃目录 > 第262章 疑窦丛生

2018世界杯投注网


    “我入潜邸时不过是身份卑微的格格,按道理是不会让当时的太后娘娘太过上心,更不会无缘无故有所成见。-www.culinarybazaar.com-据我所知,太后娘娘后来之所以对我不满是因着十四爷的缘故,应该是有人在太后娘娘面前提及了十四爷对我有心,又说了些让太后娘娘对我心生成见的话吧?那人是不是你?谁让你这么做的?”既然将她费心‘弄’到身边,就必然是打算开诚布公地将事情说清楚,所以问话也就直言不讳,没了那些‘浪’费时间的拐弯抹角。

    “奴才康熙四十五年入宫,那年奴才十一岁。”素芸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从她入宫开始说起,说到康熙四十五年这个年份时,她刻意放缓了语气,似乎是想让我注意到这个年份。

    康熙四十五年?我思索着这个年份有什么特殊的含义。这一年发生过什么特殊的事情吗?难道那个想要对付我的人从康熙四十五年就开始布局?

    康熙四十五年,记忆中那时我与胤禛的三年之约到期之时,那一年因为相貌酷似如我的张格格,我与胤禛有了矛盾,但也因此真正成为了他的‘女’人。难道是与那个张格格有关?莫非……素芸在暗示幕后指使是与胤禟或者八爷党有关?

    不会——我立刻将这个想法否定。我了解胤禟,我知道他没有这样做的理由,而且我相信他不会用这样的方式去报复和伤害我。

    百思不得其解间,就听见素芸继续道:“那年与奴才一同入宫的人很多,她们被分配到了宫中各处。奴才与这些人并不熟络,也不知道她们从哪里来,与谁有过往的‘交’集。其实这些之间都不相熟,可是后来奴才发现这些人与奴才一样是被人安排进来的。”

    “她们都和你一样是被人安排进来的?安排你们入宫的是同一个人吗?”我心下骇然,这人到底是谁,竟然从康熙四十五年就开始布局,将十来岁的‘女’子安排到宫中各处,能有如此的大手笔让我又不禁想到了胤禟,那时胤禩还掌握着内务府,恐怕只有他有如此财力和人脉能做这样的事。可是,真的会是他吗?目的又是什么?

    “应该是吧,不过也不一定,毕竟每个人之间并无联系,与外头也都是单线联系。奴才也只是在宫中时间久了,通过一些迹象察觉出的。”素芸答道。

    “那么你收到要对付我的指令是什么时候的事?”我将心理那些疑虑暂且放下,继续问。

    “康熙五十六年”素芸道:“之前的那些年奴才如普通宫‘女’般跟在太后身边,平日除了按部就班地将一些太后这边的消息按照约定方式传递出去外,那人也没主动与奴才联系过。直到康熙五十六年,宫外那人突然有了动静,让奴才将娘娘您的一些事慢慢透‘露’给太后娘娘知道。”

    又是一个关键年份。我努力回想着康熙五十六年的种种,想从中推断出蛛丝马迹。康熙五十六年的确发生过一些事。那时李氏已经被禁足,府中的事务也都落入了自己的掌控之中,可是就在那年,年氏的第一个‘女’儿死了,我发现潜邸中又有人开始不安分起来,可是却一直没有找到针对自己的人,最后还被那人在内务府设计陷害自己与胤禟‘私’会,这件事是与那本写着我与胤禟种种的册子相互关联的,正因为有了那本册子在前,才会因着这件事让胤禛对自己开始芥蒂疏远。就是从康熙五十六年开始,自己与胤禛的关系变得不复往日亲近,之后又因着很多事慢慢芥蒂渐深。

    记忆里依稀记得这件事后,自己好像怀疑过一个人,可是没有找到任何证据指向,而且自己对那人有救命之恩,实在想不出会再次加害我的理由,何况以那人之后的境况,应该也没有能力做这么大手笔的安排。

    “往我家里送宫里的消息,让我母亲因担忧而病倒,也有你的参与?我父亲饮酒过量病故也是那人安排的吧?”提及耿家父母的故去,我的语气中满是清冷肃杀。

    “初入宫那会,娘娘受责罚的消息的确是奴才传出宫去给那人的,不过怎么传入娘娘家中的,奴才不知。后来太后故去,奴才随灵柩去了皇陵,之后宫中的消息来源都是让那个管事太监传递给奴才的。不过因着奴才在皇陵,消息往来不便,宫外那人就另外安排了宫中其他人接手这件事。至于是谁,奴才当真不知。”素芸因着我的语气变化,说话时稍稍有了些迟疑,不过她还是如实说了出来。

    “那小豆子是怎么回事?他进阿哥所难道不是你安排的?还有挑拨四阿哥与我之间的关系,难道不是你指使的?”她说的话中只提到了那个被灭口的管事太监,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漏掉了小豆子。

    “小豆子是个可怜的孩子,奴才那时心软拉了他一把,并未想过要将这孩子牵涉其中。乾清宫易主后,小豆子别无去处,奴才才会帮着疏通了管事太监将他安置到阿哥所。之所以这么安排,并没有想过让他做什么,只觉得阿哥所的差事清闲少是非,又离皇子们近,他也能避开宫里那些腌臜事。没想到那管事太监不知受了谁的指使借着那孩子有报恩的心思用奴才的名义让他做了不该做的事。最后不仅害了小豆子这孩子,还让自己被人灭了口,且累得奴才也提心吊胆不得安宁。”素芸如是说,也不知是在为小豆子和自己开脱,还是事实当真如此。

    “你可知宫外那人是谁?”对于素芸话中几分真假已无心分辨,满心的疑虑与猜测让我失去了闲谈的耐心,我急切想要知道与她联系的就是谁。

    “是九爷身边的一个亲随,奴才和另外安排入宫的几人家中都与九爷有些渊源,或多或少都受过九爷的接济与恩惠。”素芸缓缓开口,说出了这个让我震惊却不敢相信的答案。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