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皇商贵后目录 > 第二百零七章:下雪初次

2018世界杯投注网


    回到冷幽宫后,不等东西放下,柒宣就说起来:我竟然见着了端王?他就是那位大皇子!果然如传闻说的那番风流倜傥,英俊不凡。,最新章节访问:ШШШ.79xs.СоМ 。

    染枝接话道:确实如此。不想天下竟有长得那样好看的男子?

    柒宣笑着点头,道:可是你看中了不成?

    染枝回道:我看是你罢?

    二人相互取笑,又追赶打闹了起来。卿晴坐到睡榻上去,任由她们去一旁打闹,自个靠着好养养神。

    树林之间,一位翩翩英俊公子站在眼前,忽一笑便惹得人废寝忘食不得而眠;万人向往追随,只为其渡红尘一番;衣袂飞舞,飘然若仙,‘挺’立于远世尽头,消失无踪——

    愕然醒来,近前已展上了烛火。卿晴抬首望向窗外,已然晚上了。竟是场梦。

    柒宣走了过来,问道:主子,怎么了?

    卿晴道:无事,不过是做了个梦。

    柒宣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比起往常要睡得久了。

    笑了一下后,柒宣又走回去了,帮着染枝乘盘端碗,将晚饭准备好。

    此时,卿晴再要回想起梦中那位公子的音容相貌却怎么也记不起,却想起了在林子里见到的端王爷,忽觉得那位端王爷的相貌应该不比梦里的公子差上多少。

    宇通在林子里站了许久,等回去的时候,天‘色’也暗了下来。回府后,宇通便坐在书房内,展开笔墨,仔细地描画起来。笔下点滴,轻柔如水的描绘地正是卿晴的音容相貌。

    又不知过了多少日子,深秋虽不在,寒冬却早早地来了。雪竟也落了下来。

    昨夜洋洋洒洒地下了一夜的雪,雪虽不大,但一夜的功夫也足够将皇宫裹上一层银装了。

    一早起来,柒宣穿上衣裳就疾步走到窗前,撑开窗棱,见外头积满了雪,顿时高兴地不得了,大呼小叫地将染枝给唤醒来,硬要扯她来看。好不容易给折腾好了,柒宣又迫不及待地去开‘门’,满脸惊喜地转身看着她俩。

    卿晴笑着道:你看她高兴成了什么样子。

    染枝还在给卿晴的披风给系上,懒得看柒宣去。听了卿晴的话,就道:早知她是那副样子的,凡见着了一点新鲜的事物就惹人不清净了。

    卿晴道:今年的雪倒来得早。

    染枝道:是啊。所幸我们这里棉被足够,炭火也够过这个冬的。

    染枝系好了带子,又理了理披风的下摆,才收回了手。随即,卿晴伸出手拉住染枝染枝的手,一边笑着,一边拉着她往屋外走去。染枝亦笑着。

    满院子都被雪盖住了,阳光落下来,一眼望去晶亮亮的一片银‘色’,漂亮极了。卿晴带着染枝冲入雪中,与柒宣打成一片,嬉笑声传出许远。

    宫‘门’外,成里就守在不远处,有时会跳上岩石或树杈上朝里面观望,嘴角会不时‘露’出笑意。另一位‘侍’卫不知去向。他们并不常在一起看守,再因冷幽宫不比别处戒律森严,所以他们完全可以隐在暗处,不为人所见。

    但要是柒宣喊话的话,成里还是会立马现身的。

    这时,柒宣就喊了起来:成里,快出来,到院子里来同我们一起玩!

    成里听了,心下高兴却不表‘露’在脸上。只见他从树杈上飞身落下,走到宫‘门’口,看着里面的三人,说道:我还是守在‘门’口罢。

    不等卿晴说话,柒宣就抢先道:别说废话了,快进来!不然小心我以后都不理你。

    听此,卿晴与染枝但笑不语。成里却有些为难,却一看柒宣的脸‘色’,心觉不妙,便只好应声道:知道了。

    见此,卿晴才道:快来,成里。等会让柒宣去‘弄’好吃的给你。

    柒宣道:为什么我要‘弄’好吃的给他啊?

    卿晴道:不是你让成里进来的吗?既然如此,当然要给人家做好吃的了,总不好空着肚子玩罢。

    柒宣道:早知这样,我就不唤他来了!

    说着,‘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真真有趣。

    如今,宫里也就他们几个彼此熟识,即便以往柒宣并不看好成里也不愿跟他接触,但都是深入皇宫的可怜人;再是成里是自愿入宫来陪着卿晴的,对此,柒宣话可说。所以,柒宣染枝对成里已经看作家人了。

    用过午饭后,雪重飘落下来。

    见此,最高兴的柒宣又忍不住要出去耍两下。已玩了一上午,雪消融了些,有了些寒意,本说下午就不出‘门’了。可这下又没法了。

    染枝只好说道:柒宣,不要走远。

    柒宣走出院‘门’,回头来笑道:知道了。若是寻得好玩的地方,就来唤你们一起去!

    卿晴应道:那好。我们就在这等着你了。

    柒宣听了,又是一笑。忽地转身穿过宫‘门’消失不见。

    成里要走。

    卿晴见外头雪大,天寒地冻,便道:不急,留下多坐会,正好陪我俩说说话。

    望向窗外,细雪绵绵不绝地飘落而下。

    成里回道:好。

    染枝收拾而后,又准备了些点心茶水,三人围桌而坐,正好说说话呢。

    再看柒宣,她正往御‘花’园走去。许是雪太厚,或是又下了雪有些‘迷’了眼,不知地方东南西北,只要见着了稍远些的风景‘艳’丽些便一股脑地跑过去,全然不顾四周。

    路旁的山石被雪给厚厚盖住,不是明眼知晓的人是认不出也不知注意的,特别是假山石下的落脚点,多少散落了些石子下来,有大有小。若是寻常时候,负责御‘花’园清扫的小太监自会捡拾干净,可从昨日一直下雪到今日,太监们估‘摸’着主子们不会到御‘花’园去;再是雪太厚,一时也无法‘弄’个干净,如此便索‘性’休息去,任由雪停融化了再作打算。

    不巧正有如柒宣这般不知天寒地冻的小蹄子,左右待不住,总是要出来玩两下才行,不然任由那细雪自个化了,岂不可惜。

    玩得尽兴,不想乐极生悲。

    一个正好,走到假山石下,双手高举扬雪而起,欢喜着一个转身——脚跟搁在了滚石上,一偏,脚给崴了。

    柒宣才笑过,这会跌坐在雪上,脚上传来的刺痛合着身下的雪化开的寒意,让她痛苦不堪。再见四处无人,想起走出冷幽宫许远,要想自己回去,是不可能了。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忽听到了踩雪的声响,从远处传来。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