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双生双妃目录 > 253 谁还真能单一辈子

2018世界杯投注网


    “我是到阿昌公公说的地方找到‘玉’玺的,按照阿昌公公描述的,那里并没有被人动过,也就是说,能确定,我拿到的‘玉’玺就是先皇‘交’给阿昌公公的。。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我拿到‘玉’玺的时候根本不知道那是假的,却是在我回到去京城的队伍中,与梅香她们会和后,刚与我的替身换过身份,马车上被‘射’来一副图纸。”

    “想必,我们那队伍果然一直有人盯着,他们是知道我去取‘玉’玺的,只是找不到我,就只得跟着我们的车队了,等到我回了车队,便送了图纸给我!”

    楚小溪忍不住问到,“是什么图纸?真假‘玉’玺吗?”

    权王点头。

    “那往马车‘射’箭送图纸的人,可抓到了?”

    权王摇头,“没有,他们早有准备,而这一箭只是往马车上钉了张图纸,当时我们的车队只忙着警戒,等我看到图纸的内容的时候,人家早就没影了。”

    “车队被人跟踪,难道咱们的人就没人发现吗?”楚小溪想不明白。

    “会有人盯着咱们的车队,这不是意料中的事情吗?而且有好几‘波’人,谁知道会有这事!”

    “那现在怎么办?那真‘玉’玺不会落到腾人手里去吧?”

    权王摇头,“不会!”

    那天,他看到图纸的时候,心都抖了,图纸上明确指出了真‘玉’玺中那个地方的纹路是什么样的,还有之前的印章的拓印。

    若是真到了腾人手里,邹晟安怕是早就理直气壮的理国了。

    “那现在怎么办?”

    权王安抚的拍拍楚小溪的背,“那人既然有真正的‘玉’玺,我想过不了多久,他自然会站出来的。现在,咱们守好西北就行了!”

    “对了,你什么时候给张国芳下帖子呀,张家的事赶紧解决了,我们还得随时准备着对付那手持真‘玉’玺的人呢!”

    楚小溪点头答应,“我这就准备。”

    于是楚小溪利落的给张国芳下了帖子,约她明日来王府品茶!

    这可是楚小溪来西北后,第一次以王妃的身份正儿八经的给人下帖子呢。

    张家得知张国芳收到权王妃的帖子,自然又是一番打探。

    最先到张国芳那里来的就是她的两位婶婶。

    “芳芳呀!什么时候和王妃有了‘交’情,家里怎么不知道呢?”

    张国芳接到帖子倒是猜到了权王这是要帮她了,只是她也不知道权王他们是打算怎么帮,不过这次王妃给她帖子,应该就是要和她商议这事吧。

    张国芳知道,自己在西北每天做了什么,张家的人都盯着呢,她若是在西北和权王妃有过接触,张家的人也定会知道的,所以便随口胡扯,“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这次在启明国和那位小公子的接触吧!”

    现在西北,谁还不知道权王的儿子布布是启明国十九公主养大的?

    她张国芳前阵子刚好去参加了启明国的商贸会,紧接着一回来,这权王就找到了儿子,她这么胡扯,谁也不能去找权王的儿子对峙。

    不得不说,张国芳这一把还真赌对了,甚至说是和权王夫‘妇’想到一块儿去了。

    张国芳的两位婶婶还想细问,“你和王爷家的小公子在启明国有什么接触吗?怎么回来这么久也没听你提起过!”

    张国芳凉凉的看了说话的这位婶婶,“权王府的事情,是咱们能在背后随便议论的吗?婶婶这么想知道怎么不去王府问问清楚?我是不敢‘乱’说的!”

    另一位婶婶赶紧捅了捅说话的这位,忙转移话题,“就是,就是,你三婶婶也是关心你嘛,关心则‘乱’,关心则‘乱’!对了,你可知道王妃这次除了给你下了帖子,可还给别家下了帖子?”

    “二婶婶,这事,您就更得去王府问问王妃了吧?”说着就端起了手边的茶水,拿着杯盖一下一下的撇着茶沫子。

    张国芳的二婶婶和三婶婶被张国芳连着顶回来两次,又见她端了茶,着实没有脸面再坐下去了,只得起身告辞,“那芳芳,你好好歇着,养好‘精’神气,明天‘精’‘精’神神的去见王妃,我和你三婶婶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张国芳只是点头“嗯”了声,也不起身相送。

    两位婶婶一出‘门’,三婶婶就不满的抱怨了起来,“嫂子,也就你能忍着她,你看看她像个什么样子,我们好歹也是她的长辈,她那副样子,哪里有一点点当晚辈的样?就那样的,谁敢娶她啊!难怪这么大岁数了也没人要!”

    二婶婶却有些不屑,“弟妹可别这么说话,她要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她能坐稳张家当家人的椅子?还有啊,你谁她嫁不出去没人要,这话我可不爱听,前些天你不是还来给她说合你~娘家侄儿么?不是她没瞧上么?人家那是眼界高,看不上一般男子,上赶来倒‘插’‘门’的不知道有多少呢,她可不需要嫁出去!”

    说着就晃着身子往自家院子走去了。

    留下三婶婶在背后朝她轻吐了口吐沫,“呸!就你会装好人,还不是也被那丫头驳回了好几个娘家侄儿!”

    说完也扭身回家去了。

    张国芳的院子这才彻底安静下来。

    张国芳的母亲听说了这事,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倒是说了张国芳你句,“儿哪!你何必和你婶婶们闹得那么僵,给她们点脸面,她们才不好在外面随便说你呀!”

    张国芳却不以为意,“早就撕破脸了,还有什么脸面可说的!”

    “可是,你这样,哪里有好人家的二郎肯娶你!”

    张国芳扒拉了一大口饭,“没有好的,我就不嫁,等到有好的了再说!”

    张国芳的母亲便直抹眼泪,“都是娘没用,我儿受苦了!”说完就咳嗽得不行。

    张国芳赶紧站了起开,挤开给母亲抚背的丫鬟,亲手给母亲轻轻的拍着后背,“娘!你身子本来就不好,就别‘操’心这些有的没的了,缘分这个事情哪里是急得来的!我还真不信,我就找不到合适的人了?”

    原本她还真没打算嫁人了,因为她身边那些想娶她的其实都是冲着张家的家产来的,而且她原本是以为她心中的那个人死掉了。

    所以那些时候,她是真的心灰意冷了。

    现在,既然他还活着,让曾以为彻底失去他的她,心就那么活了过来,并开出了朵朵鲜‘花’!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