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倾钗容华目录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帝王休,青史薄

2018世界杯投注网


    ‘花’开‘花’落又一年,‘春’去‘春’来人依旧,两人走走停停,一年的时间,竟差不多快把大齐走了一半多。。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在他们此生的记忆中,这几乎是他们此生最自由的日子,无关朝堂计与谋,无问世间愁与哀,无思过往恩与怨,这时间,唯有他们还在对方身边,这天下如何,时间如何,众人的看法如何,都已经毫无意义。

    一年的时间,百姓依然安居,这一年的齐国同往常并无甚大变化,天下昌平,国民仍然念着太上皇在位的政德,昔日战场谋略英姿,亦成佳传。

    而曾经死去的恭元后和太上皇太后之间的故事,亦被改编成多种戏本流传民间,毕竟恭元后才‘女’知名流传甚广,戏曲中也多有暗指含冤怜惜之情,所幸民风开化,国查不严,宝七和齐容路过时还跟着听过几场,笑而不语。

    故事里的是是非非,是过世人永远的印记,也是活着的人挥不去的情愁,无论那戏本里如何面熟三者的恩怨是非曲直,都将再与他们无关,他们这一辈子走过太多对的路,错的路,唯独没走几步属于自己的路。

    他们活下来的时候,命运就已经是个玩笑,但现在,这份玩笑又给了彼此最真实的情意,让他们惶恐,珍惜,不忍。

    平凡的一年,也发生了不平凡的事,让他们最终回了一趟齐都。

    平景二年初,齐衡宣昭退位于南成王,此生不再参政,文儒府爵位无论后代男‘女’亲疏,皆可世袭,退位均为自愿,兵宣告此生不再纳妃,愧对皇族子嗣之称,并谢罪太上皇。

    新帝登基仅一年便主动退位,且不说大齐从未遇到,其他邻国自古也是前所未闻,无论这桩诏书是笑谈还是美谈,均已成定数。

    大臣们虽高呼不舍和万岁,心中却多有数,太上皇一步高棋,让众臣无论之前哪个党派,尽皆死心,效忠新帝南成王。

    而这位在位仅一年的年轻帝王,无论留在众人眼中的是痴是呆,是愚是智,于他而言都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站在朱‘门’前等候他的白衣少年,他们终将在一起,这一刻,他们等了十多年。

    史书上寥寥数语,也不过是断袖昏聩的无为君王,后世多翻史书者,若不在意,便极容易忽略这位君王的短暂评价,而把目光留在大齐昭明帝之后最为瞩目的雄才之帝,史称宣武帝-齐显。

    青史不留名,野史遍地传。

    纨绔昏君庆丰帝——齐衡,与文儒世家少公子凌思敬的断袖之情,可是文人戏本的心头好,且不说这庆丰帝的功绩比不上其父,但这一生挚爱一人的感情丝毫不输昭明帝,为了一个男人退了帝王位,痴者看到情,明者看到愚。

    单单是他们还活着的时候,这传遍四国的为博男颜让君位的故事,已经赚足了多情者的泪,也气够了诸多志士的豪情,有吵有骂,有争有执,齐国内虽不敢太多造次,可这‘私’下悠悠众口,却是堵不上的。

    而策马同游的鲜衣郎,终将不在回头,遍体鳞伤注亦不足以阻挡他们得反抗和相恋。

    “也许这对他们兄弟二人,都是最好的选择。”

    齐容拍拍宝七塌下去的肩头,

    “当初若不是你劝我,我又如何能看开着一切,现在你反倒是放不下来了,恩?”

    宝七摇摇头,

    “有些路有多难走,我自己走了,便不忍让他们再走,只是,他们的人生是自己的,我们即便为人父母,也有诸多无能为力,最后的努力,也便是送他们远去。”

    “好了好了,我的儿子,无论做出什么选择,都要是担得起的,这才是我齐家的男儿,又有什么好忧愁的,更何况,我这一步如此好的安排和预知,你都没夸一句呢。”

    说罢,齐容一副求赞赏的表情望向宝七,看的宝七忍不住转过头,

    “一大把年纪,我真是不忍直视了。”

    “怎么了,现在就开始嫌我老了,我可才退位一年,我们还有好多地方没去过呢……”

    “不敢不敢,臣妾怎么敢对您不敬,别别别,痒~哈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好哥哥,我错了……”

    同年齐显登基,年号未变,延续平景二年,留下一片重情的好评,次年年末,邻国终派使者,这位二十出头的新帝王,开启了平景年间的新国策和新外‘交’,也开启了齐国史书上浓墨重彩的几十年。

    建兴年间积累下来的国力,也终于在平景几年后,进入了大齐的全盛时期,一时间毗邻无不瞻仰进贡,虎视忧心。

    平景十年,先帝病重,太后忧心之下卧‘床’难起,二人游历数年归后,常住七幸年,终在此病重之时被齐显迎回宫内。

    不足一年,先帝转好,太后体弱,卧‘床’已成定数,二人经几番与齐显商讨,再次搬回七幸年,此时缓亦曲宫被加派人手多达数百,随行医者十多人,齐容将这些人同同安排在七幸年外院,仅留数十名贴身奴婢‘侍’奉。

    平景十二年,宝七熬过五**寿,身体已飘摇‘欲’坠,食之难咽,先帝身体却逐年好转,再无大病。

    平景十三年冬,大雪,寒冬,终未能再见次年‘春’‘花’开,闻傲梅飘香,齐国大丧,太后薨。

    举国斋戒,曼罗出使,赠曼罗国王亲折圣枝,行圣‘女’升天之大礼。

    那年大雪极厚,冬极寒,满天飘白,如一场天与同悲的丧歌,那个被世人揣度,指点,暗讽,钦羡,褒贬难平,让帝王一生一人,身世传奇的‘女’子,终于走在了皑皑大雪的无声哀鸣中,再无问身后评说是非。

    先帝亲自督办,厚葬帝陵旁后陵。

    史书记为崇祯后,‘惑’夺帝王心仅此一人,出身为传奇却不入正册,冲喜之身,难入大雅,虽贤德无过,诞二子,却独占帝王,至子嗣不盛,君家大忌,才不比恭元后,且生大皇子为断袖者,大过。

    崇祯后在史书上的记载难言其长,多为批,其一生传奇神秘,几经战‘乱’而存活,多次失踪又出现,也被后世探究吸引,更多内容,也只能却野史寻觅,那是后话。

    昭明帝在崇祯后去世后,终再次病倒,无力支撑,皇帝几乎日日探视,眼见齐容消瘦如骨,病态苍老再无生愿,全靠太医一碗‘药’吊着半缕青魂。

    次年,平景十四年,战火微起,昭明帝浊目苍苍,在喝完最后一口‘药’,突然‘唇’微张,半年多不曾开口的他,喉间轻哼几声,直视前方,好似瞬间目‘色’明朗,唤一声阿七等我,泪落而终。

    帝后同陵,同葬。

    “……你赶紧好起来啊,病的这么重,可别留下我一人……”

    “……会好的,朕会好的,朕怎么舍得让阿七自己……咳咳……”

    “……你都病糊涂了,还说朕呢……恩,咳……”

    “不怕不怕,朕等你,不会丢下你自己的……回七幸年,咱们这就回七幸年……”

    “……哥哥,还记得那棵桂‘花’树吗……我好像,好像闻到了桂‘花’香……”

    “记得,都记得……”

    “……那个时候,我好害怕,怕这一生再也见不到你,还好……”

    “……不怕的,就算这一生找不到你,下一生,我也要找到你,下下生,也要找到你……”

    “……净胡说,人哪有下……”

    突然顿住的话,那些病重时的话,飘飘渺渺,如在耳畔,如在昨日。

    “哥哥,你说我们,会有来生吗……”

    “会吧……会的。”

    “……恩。”

    什么是永恒,永恒就是这一世我与你携手,不问来世,渴求来世。

    史书记昭明帝,雄才谋略,忍辱登位,开拓大齐新盛世,却一声难逃情之所困,有帝王大才,励‘精’图治,却一生无妃妾,子嗣不盛,独宠崇祯后,帝王大忌,未可学。

    寥寥数语,同宝七一般,这一世的情,数十年的‘精’心为国,不过几语不可学之,青史留名昭明帝,不足两页。

    平景十八年,与曼罗开战,后大战三年未修,扩疆土,展雄才,战火延绵不休,数十年后,四国再进‘混’战,此时为齐国主导。

    曼齐‘交’界,满目炮火,唯一城安稳,一树独立,开‘花’多年,为曲城。

    完结。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