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天下英雄刘玄德目录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拢将士胜负未知

2018世界杯投注网


    刘备大怒道:“子龙忠勇,宣高节义,岂舍我而去?尔祸‘乱’军心,当斩!”

    典韦大步跨出,右手大铁戟将那名传令兵劈为两段。.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刘备高呼道:“典韦!可敢随吾冲击敌阵?”

    典韦大吼道:“愿随主公!”将帅旗‘交’给麾下一名壮士双手抱住,从背上将另一柄大铁戟取下,双戟敲击,火光四‘射’,率先突击。耿奇簇拥着刘备紧随其后。刘备命耿奇等齐声高呼:“杀贼军、捉曹‘操’!”数十人齐声高呼,在风雨雷电中仍旧隐约四传。

    前面不过是两三百曹军,领先一将乃是冯楷。

    电光闪烁,冯楷借着光亮看清十几步外正是刘备,大喜过望,大吼道:“前方乃刘备!曹公有令,杀之赏万金!”恶狠狠扑来。

    典韦狞笑一声,双戟往下一顿,戟尖‘插’入土中,双手从背上拔出两柄手戟,陡然掷出!

    冯楷正挥戟冲上,‘胸’腹间正中一戟,口中咯咯一声,立即毙命。

    典韦瞬间将八柄手戟掷出,连杀八人!

    从地上抓起大铁戟,如熊虎般杀入敌阵,摧枯拉朽,戟折楯裂,无一合之将,身虽披数创,但杀十几人,曹军胆裂!

    摧锋军数十虎士一拥而上,以寡敌众,将两百多曹军杀得干干净净。

    刘备高呼道:“壮哉典韦!真古之恶来!”

    借着闪电照亮,围绕刘备的摧锋军将士渐渐从数十人聚集到上百人、数百人,抱成一团,只要发现曹军,即在典韦率领下猛攻之,在战场上所向无前,无可抵挡。

    两军上午对阵,刘备估计现在应该是下午三四点钟,饥肠辘辘,人困马乏。雨势渐小,地上一片泥泞,南风仍烈,吹在湿透的甲衣上透体生寒。

    四处出击的小股摧锋军将士回转,带来一队人马,为首一人相貌威严、不苟言笑,乃是征虏中郎将牵招。牵招负责军粮辎重,带有全军三日军粮。刘备一问,军粮丝毫未失。征虏军全军两千二百人,如今仍有近两千人在,队伍严整,士气不落。两个军司马蒋钦和周泰斗志高昂,战意正烈。牵招道是全军依令出击,大约击散数股三四百人的曹军队伍,并未碰到曹军大队,按行进距离已超过曹军立足之地甚多,寻敌未果,只得徐徐回转。

    刘备大喜,赞道:“子经统兵,有细柳之风。”因命就地防御,派人四处寻找失散将士。

    雨渐渐停止,但天‘色’也渐晚,能见度仍旧不高。牵招建议高处暂时扎营,刘备从之。于是摧锋军和征虏军共计三千人左右,借着傍晚朦胧的日光,扎下营盘,寻找水源,埋锅做饭。

    典韦武力虽猛,摧锋军战力虽强,但统兵能力比牵招远逊,大风雨中摧锋军将士慌‘乱’之下自行胡‘乱’出击,失散不见,开始时刘备身边只数十人,最后也才勉强聚拢了一千人,不到一半。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刘备并不苛责典韦。当然,故步自封、得过且过是要不得的,以后典韦这方面必须得加强学习和锻炼。

    刘军吃完饭后,又有一拨人找了过来,却是吕虔军。这拨士兵共有五百多人,为首一人乃是徐盛,负伤数处,血染甲衣。

    刘备忙安排人重新给徐盛裹伤。他原来‘乱’七八糟包裹的要重新解开,伤口清洗过后,用开水煮过的白布重新包扎。徐盛脸上呈现不正常的‘潮’红,向刘备报告好消息:“主公,大雨落下后,我部随吕中郎将直扑曹‘操’中军,卑职小有斩获,取了李整的首级!”有军士呈上一颗首级,被雨水浸泡已经发白,但模样正是李整。

    刘备大喜,赞道:“风雨‘交’击,天时不利,而徐君能奋勇向前,斩将陷阵,真难得也!”命记下徐盛之功,来日再予以嘉奖。又询问他了解到的战场情形,从徐盛口中得知,在大风雨中,吕虔军和刘猛军战斗力基本能够保持,而太史慈军多为弓手,受大雨影响较大,勉强以随身环首刀与敌‘交’战,损失不小,徐盛恍惚看到太史慈正极力约束士兵后撤。

    刘备暗自皱眉,但也无法可想。入夜后太史慈所部的弓兵陆续有找到大营的,约有一两百人,个个十分狼狈。问起情况,再加上多方判断,刘备估计太史慈收拢住千人左右,其余皆散在战场上。两军‘交’战处本就是个大平原,两军完全展开,占地数里,一旦落大风雨,众军士还能辨别方向的寥寥无几,大多没头苍蝇般‘乱’撞,收拢住人马是极难的。

    半夜,有一小股曹军误撞入刘备营地,很快被布在外围的牵招军消灭,抓到几个俘虏一问,乃是曹洪属下士卒,跟随大队攻击刘备军阵,走错方向,与大队失散,问起曹军情况,只知道跟着上官冲锋,不知战场大势。

    又过了不知多久,刘备朦胧中被唤醒,却是臧霸派了几个士兵找寻过来,说是臧霸聚拢了一千人,在三里外一处高坡扎营。

    刘备出了营帐,抬头看看天空,弯月在密布的云层间穿行,洒下些许光亮,四周仍旧黑魆魆看不分明,但仔细辨认,能够看到北边恍惚的山峦。

    刘备军所立营帐并未点燃火炬,省得成为敌军的靶子,当时傍晚做饭时也是用布毡遮挡住火光。整个大营三千多人,无数营帐,如同一只巨大的黑蛇盘在地上。

    远方看不到一点敌人的踪迹,也没有什么动静,一片死寂。应该是没有敌人埋伏。刘备命臧霸士兵回报臧霸,带军队过来,这边安排牵招为臧霸军搭建营帐、准备饭食。

    良久,远处一道黑蛇般的队伍迤逦而来。刘备带着典韦迎上去。臧霸吊着一只胳膊,神‘色’狼狈,孙观则是被士兵做了简易的担架抬着,整个队伍盔歪甲斜,如在泥水中滚过一般。

    刘备先命牵招军中医士为孙观重新处理伤口。孙观伤七八处,其中左腹中了一矛,最为严重,至今昏‘迷’不醒。历史上孙观乃是中箭伤仍旧坚持奋战、最后伤重而死的。刘备大为紧张,医士检查后道:“若能熬过今晚,当可无恙。卑职只能尽人事而听天命。”

    刘备见该做的都做了,也只得暂时放过一边,这才顾得上与臧霸说话。臧霸也重新包扎了一下左臂,喝了碗热水,神情振作了些,但仍旧面带凄容:“霸领刘公之命,冒雨进击,正逢夏侯渊,‘交’战不利,被他将队伍冲散,尹礼被贼所杀,孙观重伤,吴敦、昌豨失散,众儿郎损失大半,疼哉!”

    刘备抚着他的肩膀道:“君忠节昭昭,冒雨讨贼,死战不退,方可阻挡住夏侯渊。非君,夏侯渊必冲吾中军,吾危矣!吾必表君之功,酬君之德。尹司马,为国尽忠,青史志之,孙都尉吉人天相,当可恢复,吴、昌二君,勇武过人,必能保全自己。君伤重且疲,请用餐后回帐休息,明日吾与君共诛曹贼报仇!”数年前破黄巾后,臧霸、孙观被陶谦表为骑都尉,其余几人被表为别部司马,至今未变。

    臧霸拜谢而去。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