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攻约梁山目录 > 第305节宋人的美好感觉

2018世界杯投注网


    

    赵桓自然不是真蠢真傻到不明白他父皇的丑恶心思。-79小说网-品書網 只是众臣鄙视他蠢笨无能习惯了,习惯地把他当成傻瓜蠢蛋看。

    事情在‘乱’哄哄到底有了结论。

    很快,很......果断。

    自然是答应勒索。

    不敢抗拒啊,但要试探着‘摸’‘摸’底,看看海盗到底是什么意图,能不能少‘交’点......海盗使节不是要来了么?终于可以当面近距离接触了解一下神秘的海盗到底是什么。以我辈贤德读书人士大夫大能的智慧手段口才啊?还玩不过粗鄙海盗蛮子?

    说不定能说得海盗使节自知理亏羞愧而退,敲诈勒索的数目自动减小了。

    忽悠得好了,说不得还可能躲过敲诈。

    至少不用这么惨地‘交’这么多掏得这么干净,能象糊‘弄’辽、西夏一样随便‘花’俩钱打发了。

    大宋官员最不怕谈判桌的拼。

    都在期待这次嘴巴层面的直接‘交’锋较量。

    在满朝武都憋着气较着劲的情况下,钟相随便‘弄’了块布‘花’藤条缠挑在竹竿权充节仗,在扬州军护卫下来到京城。

    扬州官府生怕海盗使节出个什么意外,大宋朝廷同样害怕。

    ‘唇’枪舌剑,可以。各种试探,可以。

    但一切的前提是使节安全无恙,不能有闪失,否则按海盗臭作风是开战没得谈了。

    或许海盗是在以漫天要价的敲诈寻事制造冲突,挑衅,刺‘激’宋王朝做出错误的过‘激’反应,可正大光明开战呢。

    钟相一到京城地界,朝廷特意调派的‘精’锐禁军第一时间接手了保卫工作,打发随行的松口气的扬州军返回了。

    使节团连钟相在内一共才九个人,都骑马,无车无礼物,只有随身衣物,

    但前来保卫的禁军二百多,全副武装,防范远程偷袭的弓弩都装配了。而且负责保卫任务的将领一下子了四位悍将,正是有四雷神将之称的邓宗弼、辛从忠、张应雷、陶震霆。

    这四将本是地方的兵马都监,武艺高强,治军严谨,统兵有方,较关爱士兵,为人较清廉正直又不失灵活,镇守地方得力,是大宋内地军难得的合用大将之才了,但夏季国难却是部下将士反叛和所在州城损失最惨重的。

    所练的兵素质越好纪律越严明,将士们平常所犯罪孽越少,军坏蛋越少,所部名声相对越好,自然越具备海盗收纳的资格,叛逃的也越多。

    这四将所部惨到连副将和先锋将这样的绝对骨干都叛逃了,四五千军队,逃得只剩下不堪的三四百人,而且还有他们视作家人一般的亲兵也有背叛的,简直是全军反叛,祸害所在州府的能力自然也大,不但杀光了往日骑在军队武夫脖子作威作福的知州、知府、通判、监军太监等几乎所有官兵往日痛恨的贪官污吏嚣张衙内,洗劫其家,狠狠泄了积累太久的愤恨不平,并且屠杀抢掠全城,又在护送一同叛逃的乡亲的叛逃途扫‘荡’了乡野县城......好兵自有战斗力,危害巨大,以至于所在州府官吏坏官几乎死绝,在灾和灾后都没能力象其它地方那样仓皇组织牢犯、大户打手、黑帮地痞以及恶霸武馆‘门’派等海盗统称为坏蛋不要的当地人成立武装自保军守城对抗随后涌来的一‘波’‘波’移民狂‘潮’反复冲击洗劫......

    邓宗弼等雷部F4当时是事发太突然猝不及防。

    他们是儒将不肯背叛大宋,结果当天夜里睡得正香,军队却悍然反了,没杀他们,但包围他们的家,并且由叛逃的亲兵事先把他们家的盔甲武器战马等作战搏命的装备都偷偷‘弄’走了,导致四将惊起,惊极怒极想率领亲兵迅猛镇压抵挡反叛却手无寸铁,被困在院子里面对专‘门’来封堵他们的数百将士密集的刀枪弓弩束手无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干瞪眼......

    事后,四将看到城被屠杀洗劫之惨,对死掉的士大夫大户什么的,心里也有抑制不住的一丝痛快感,但更多的是痛惜,痛恨,感觉是自己失职而罪孽深重,对不起朝廷的信任皇帝的重托。若不有家人和亲兵哀求劝阻,当时想自杀谢罪。

    他们以为自己会在灾后被朝廷追责问罪,最轻也是罢官,‘弄’不好是满‘门’下狱处斩,结果却出乎意料,不但没罪,没事,他们还突然接到了调令调到了京城,摇身一变由小小地方都监一下子成了京军大将,品级跳着暴升了数级,真正应了因祸得福这句话。

    却是朝廷那些军政大佬对他们这种本事突出的地方官的能力‘操’行也有数,四将又经受住了此次大考验,证明有能又忠君爱国,三十多岁正当年,可靠更可用,而京城禁军也经历了大‘波’折......刚补充了抓捕的大量京畿地痞武林强徒黑帮等强迫为军,京军极缺控制管理训练这些坏蛋兵的将,尤其缺能征惯战有真本事能压得住人的强将,F4自然突然命好走运了。

    层大佬们不是眼瞎不清楚下面的人哪个是真有本事可大用的。

    不肯提拔重用是品行‘性’情不合他们的胃口更不符合他们的‘私’利布置。提拔重用的都是能力可能差点儿但如他们意的得力党羽。自重节‘操’不肯追随着同流合污的能干的人是在下面基层默默无闻实干苦干的最合适人手。

    一个国家社会总要有这样的人在下面牺牲奉献才能支撑下去,只要不触犯当权者利益威严允许这样的人当官场老黄牛也能分享一下当统治者的威风荣耀和好处。

    象遇到移民狂‘潮’这类需要真正有大本事有节‘操’大志的人才能顶住危机维持局面的时候,老黄牛自然被想起来了,也正好能再利用着。也示恩提拔了。

    提拔四将的正是太尉高俅。

    高俅稀里糊涂一下子‘弄’没了追剿海盗的三十万禁军,他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心没底而异常空虚惊惧,侥幸活着回到京城后仍日夜心惊难安,为加强禁军班底实力,自然突然变得尊重人才慧眼识人并不拘一格重用人才了。

    论起来,高俅对F4将还有知遇之恩的味道。

    F4是不是真心感‘激’高俅不但帮他们脱了罪责还升了大官,这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但确实越发忠君爱国努力实干。

    这次穿得盔甲鲜亮威风却被派来重点保护把大宋害惨了并且仍正在祸害的海盗,四将心的别扭感可想而知。他们瞅着钟相和随行的几个海盗兵那淡漠不在意的作派,怎么端量怎么感觉太嚣张太傲慢得意,心里恨不能立即拔剑痛快杀干净了,但命不可违,帝意不可负,此次事关重大,一个搞不好是宋王朝覆灭的大祸,不是耍‘性’子呈英雄‘乱’来的时候。

    强忍怒火仇恨,F4实在无法对海盗使节展现大国天朝将对来宾热情的欢迎笑脸风度,都板着个脸象海盗欠他二百吊钱却赖着不还一样,但应有的天朝国明礼仪细节一一不缺,执行护卫工作仍勤奋严谨周到,对该死的海盗头子护卫紧密,其邓宗弼、辛从忠亲自护卫在钟相左右严防意外,张应雷持古怪兵器赤铜刘在前开路,陶震霆持枣瓜双锤押后。

    当然这种安排也可看作是变相押送海盗进京。

    高俅等把形象足够出众更有真本事的四将一齐派来也是展示一下京城的威严实力,震慑海盗,小小给海盗个下马威。

    这没多大实际意义,但面子,儒教王朝最重视的面子虚荣总要维护一下。能维护多少算多少。

    这都是宋朝廷从皇帝到下官僚都下意识会习惯这么做的事。

    这种对捍卫国家主权利益根本没用却自我感觉良好的虚荣以往没少被辽、西夏的使节嘲笑践踏过,但观念意识不同,宋统治者认为自己是明国作派,始终坚持。甭管背后怎么屈膝下跪赔款丧权辱国,表面的体统体面总要体现出来。

    儒教控制‘精’神下的僵化传统习惯规矩想改也不是那么容易改的,况且没有压力下的改变动力。

    禁军护卫自然有秘谍司高手冒充的人手,一为加强保卫,二为防范和刺探。

    京城普通人不知敲诈的事,也不知海盗使节到来。

    他们看到禁军郑重其事护卫着几个人走来,不禁好地伸脖子察看。

    有消息灵通的人卖‘弄’说:“这几个人是海盗使节,来咱们京都朝见陛下谈判来了。”

    这一泄‘露’顿时引起轰动,热烈围观自然而然又自动演了。

    京城人或惊惧或好纷纷瞅着钟相手持的所谓节仗。

    碎布‘花’?

    是破布条吧?

    还有,那竹竿缠的是什么玩艺啊?绿的,褐‘色’的......好象是带叶子的藤条?

    对,是野藤条,不知从哪随手扯来缠的。

    这特么是节仗?讲究点的叫‘花’子的打狗棍也装饰得这有看头吧?

    围观者不少的哄笑起来。

    再瞅瞅押在禁军间的海盗,

    没有高冠大峨,没有宽袍大袖华服风流,没华美昂贵耀眼的金珠佩饰,没有......只有漆黑的毫不起眼的盔甲,别说威风显贵的金盔金甲了,面瞧着连铁片似乎都没几片啊,还风尘仆仆的,越发显得陈旧无光肮脏落魄不堪,一眼望去不是体面的使节,更象是战场逃兵战败逃难到此的俘虏......在盔甲鲜亮的禁军陪衬下越发显得低劣......

    唯一显眼的是海盗骑的高头大马都很雄骏,一看知不凡。

    再有是海盗马‘挺’拔的身姿和无形流‘露’的威势煞气。

    京城人哄笑得更多人更欢了。

    他们生活在天子脚下,见惯了世面,可不缺见识。

    如今东方的包括高丽‘棒’子在内的太多各种野‘鸡’小国被海盗铲除了,自然和宋王朝再没往来了。大海被海盗雄据控制了,海通路也被断绝。宋国至今对番邦毁灭一无所知。但以前,作为天朝国,贸易大国,大宋可是万邦来朝的局面,没少各国使节来京城参拜。京城人,尤其是京城土著对异邦使节见得多了。

    那些番邦蛮子使节各种形象都有,‘插’鸟‘毛’的,戴骨头兽牙的,脸涂得怪怪的,光脚‘裸’体的,装异服......不少的因为路途太遥远,海颠簸,承受路途坎坷风‘浪’打击什么的磨难,病饿困苦,各种狼狈不堪,但来到宋国总会收拾得体面起来,节仗更是有特点而讲究。算是不讲究的辽西夏使节野人,那也最起码有华贵到大宋有钱人轻易也未必置办得起的各种珍稀裘皮大氅穿戴着证明其国强盛本人尊贵,还从来没有看到海盗这样落魄的毫无体面也似乎不在意被鄙视嘲笑的。

    “海盗,那也是化外蛮子啊。海外荒野,各种简陋,不是积累几千年明底蕴的咱们明昌盛富裕原之地.......”

    “是啊,海外蛮子是蛮子。海盗强盛霸道,它也难脱蛮子本质,怎得我们华风流......”

    “哎?你看这海盗使节都这样没气派不讲究,怕是海盗王自己也不懂怎么讲究国家的排场体面吧?那传说的天堂般富裕强盛会不会是假的,全是海盗故意编造出来骗人‘诱’‘惑’咱们大宋人叛逃去的谎言?”

    “对啊。你这么一说,感觉还真是那么回事。肯定是假的骗人的。海盗,强盗啊,只会打打杀杀‘乱’抢,哪懂什么治国?再说了,他占据化外荒岛野地称王建国才几天,哪可能转眼建立起咱们百年大宋还美好无数倍的国度?”

    “骗人。全谎言。指定是的。”

    “哈哈,这么说那些有资格逃了去的所谓好人是当了,去了海外却是在陌生的荒野遭罪。咱们这些海盗看不的所谓坏蛋没资格去也没敢去反倒是幸运,是有福气了。哈哈......”

    “那指定是。那些逃去的人怕是在荒野正忙着和数不清的各种可怕野兽毒蛇较量,拼命夺生存地呐。别说衣食住行无忧天堂,怕是遮风挡雨的现成草窝棚也没有,全得现自己搭。哎呀,可怜的,满‘门’甚至满族老小累死累活建草窝子居处,和野兽争食,在野草无边的荒野开荒,费劲心力翻‘弄’耕种,为以后有吃食努力,可新开的生地,贫瘠,哪有丰收啊......”

    “活该。抛弃祖宗,数典忘祖,居然追随海盗恶贼求天堂,真是可笑,再荒唐不过了。全饿死苦死哭死才好。”

    “太对了。什么海盗是高级先进国。全骗人的鬼话。不要咱们这些所谓的坏蛋怕是知道咱们有见识有胆量也有本事,不象那些傻瓜蠢蛋老实窝囊废那么好愚‘弄’控制,怕咱们这样的人‘精’去多了聚众闹事造反坏了海盗国统治夺了他们的权......”

    “呀,你这么一说,我才醒过味来。肯定是这样啊。要不怎么连读书人都不大欢迎呢。治国哪缺得了大儒......”

    ...........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