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寒门崛起目录 > 第九百一十二章 文震醉白

2018世界杯投注网


    一阵商业互吹,让景王府醉白诗会处处充满爱,气氛融洽的不要不要的。-www.culinarybazaar.com-

    评选佳作活动也在商业互吹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目前已经挑选出十首佳作了,其中裕王府的诗作只有殷士儋和张居正的作品在列,而且名次也是在后面。

    “殿下,朱平安朱大人的全诗作完了。”

    在景王府欢快的氛围中,内‘侍’又一次颠儿颠儿的捧着宣纸献给了景王。

    钱东阳在内‘侍’捧着宣纸一进‘门’就注意到了,但并不以为意,视若无睹。有了朱平安前两句的铺垫,现在朱平安的诗作再也‘激’不起钱东阳心中一丝涟漪了。

    徐溥依然。

    甚至诗会上好奇心最为旺盛的李东堂,现在对朱平安的后半首诗作,是没有一点好奇心了。

    其实,拿到宣纸的景王一开始也没有在意。

    正是因为不在意,所以当他将视线落在宣纸上,看到朱平安的后半首之后,才会又一次忍不住“咦”了一声。

    听到景王吃惊的“咦”声,钱东阳等人忍不住从商业互吹中抬起了头,将目光看向景王手中的宣纸。

    该不会是朱平安的诗作又烂出新水平了吧?!

    前两句就够烂的了,后两句竟然还能烂到让景王殿下吃惊的地步,朱平安后半首不会整成打油诗了吧?!

    钱东阳等人如是想道。

    景王看完后,又怔了片刻,方将手中墨汁未干的宣纸递给了距离他最近的钱东阳。

    钱东阳接过宣纸后,不以为意的将目光放到诗句上。

    一对湘江‘玉’并看,二妃曾洒泪痕斑。

    这上半首已经看过了,钱东阳扫了一眼将视线转到了下半首上:汉家天下四百年,尽在留侯一箸间。

    咦?!

    钱东阳看到这神转折的后半首后,表情反应和景王如出一辙,忍不住也是一声惊讶出声。

    “有这么差嘛?!钱老大人,您老让让下官也开开眼。”

    好奇心很强的李东堂见状,忍不住凑上前,好奇的瞪大了眼睛,看到后便大声的读了出来:

    一对湘江‘玉’并看,二妃曾洒泪痕斑。

    汉家天下四百年,尽在留侯一箸间!

    读完之后,李东堂后知后觉的“咝”了一声,有了后半首之后,这首诗可就脱胎换骨、画龙点睛了,这首诗就不是一般的诗了,足以列入前十佳作之中。

    通篇看来,朱平安是故意的。前半首不温不火,是在为下半首做铺垫,前半首越是不起眼,后半首越是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李东堂读完之后,醉白诗会也安静了。

    足足过了三秒之后,醉白诗会才重新有了声响和讨论之声。

    和凉棚诗会差不多,有人觉得朱平安写的好,状元郎不愧是状元郎,写诗还真是有一首;可是更多的人觉得朱平安夸夸其谈、过于自傲了。

    “少年郎,自信点是好事,可是自信过头自傲了,纸上谈兵,夸夸其谈,那就步了赵括的后尘了。”

    “就是啊,嘴上没‘毛’,口气倒是不小。”

    “汉家天下四百年,尽在留侯一箸间……一个弱冠少年,还真敢说……”

    “稚气未褪,大言倒是不惭。”

    这一类唱衰朱平安的声音,比凉棚诗会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是景王府的,朱平安是裕王府的,双方立场不同嘛,景王府众人心里和嘴里更不愿意承认朱平安的诗作,所以diss朱平安的声音此起彼伏,一句接着一句。

    其实说起来,朱平安年纪不大,也是给他们留下比较明显的话柄了。

    景王坐在主位上,不置可否,手指轻轻的敲着桌子,似乎是在和着歌姬的节拍。

    徐溥虽然没有参与diss朱平安,但是听到周围众人diss朱平安的话语,还是很受用的,用鼓励的眼神看着那些diss朱平安的人,默默的鼓励他们。

    “到底是年轻人呢。”钱东阳摇了摇头,感慨了一句。

    钱东阳只是感慨了这一声,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众人闻言后,diss朱平安diss的更起劲了。

    “殿下”

    在一阵diss声中,内‘侍’又一次捧着一份墨迹未干的宣纸小跑而来。

    “隔壁又有谁作诗了吗?”

    “算起来,隔壁该做诗的都做了吧?剩下的也都是小鱼小虾了吧。”

    “隔壁还能有什么好诗。”

    众人对此并不怎么好奇,不以为意。

    “谁作的?”

    景王在接过宣纸前,随口问了一声。

    “还是朱平安朱大人作的。”内‘侍’双手献上墨迹未干的宣纸,低着头回道。

    朱平安?!

    又是朱平安作的?!这小子竟然又作了一首?!

    虽然不想承认,可是事实上,朱平安这小子上一首诗作就已经非常出‘色’了,没想到又作了一首?!

    众人闻言,一下子安静了,此起彼伏疯狂diss朱平安的声音也都消失了。

    这一次,众人没有谁再对朱平安的诗作掉以轻心了。

    景王也是如此。

    “嗯?!”

    接过宣纸后,景王将视线落在宣纸上时,心里已经有是做好了重视的准备,但是在看到宣纸上的朱平安的作品后,景王又一次没控制住自己,失声“嗯”了一声,接着越往下看,景王似乎越是‘激’动,手里的宣纸都有些抖动了。

    看完之后,景王怅然若失的望了裕王府的方向一眼,然后将手里的宣纸传给了钱东阳。

    钱东阳注意到刚刚景王神情变化了,所以心里准备更足,可是当他看到宣纸上的《少年大明志》后,仍然忍不住愕然变‘色’,然后忍不住将手里的作品读了出来:

    “少年智则大明智,少年富则大明富;少年强则大明强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美哉我少年大明,与天不老!壮哉我大明少年,与国无疆!”

    一作读完,满堂皆惊!众人如闻雷震,一个个目瞪口呆,听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强烈的鼓励,强烈的进取‘精’神,强烈的感染力,强烈的大明自豪感,强烈的责任感即便他们不再年少,可是听了,也忍不住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心生一股为我大明屹立于寰宇之巅而奋斗终身的冲动,更不用说少年听了呢。

    可以想象,此作必会闪电一样,迅速传遍整个京城,传遍整个大明,‘激’励一代又一代的少年。

    有此一作,必当明史留名!

    众人只觉《少年大明志》一出,醉白诗会的所有佳作都黯然失‘色’了。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