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战国之平手物语目录 > 第九十章 三喜临门

2018世界杯投注网


    兴师动众的“伊贺攻略”,总共只‘花’了不到两个月时间,就落下帷幕。-www.culinarybazaar.com-

    从大和国走的那一路,以织田信忠为主将,平手汎秀为辅的这支部队,在这段时间里,劝降了筒井顺庆,攻下了伊贺国的名张郡,讨取了“伊贺十二人众”之一的泷野贞清,总计歼敌九百余人,还杀了三千多百姓。

    自伊势国进攻的那一路,以泷川一益为主将,塙直政为副将,却是遭受“三忍”之一的藤林正保突袭,惨败而归,伤亡近四千。当然身为坑队友专家的泷川一益本人是全身而退的,损兵折将的全是那些与幕府关系亲密的小势力。

    八月初十,织田信忠率领众将启程,离开了伊贺,只留下少量兵力看守胜利果实。

    三万多人排成队列,浩浩‘荡’‘荡’,熙熙攘攘,前不见首,后不见尾。各家各户的旗帜和马印,有好几百种样式,同时举起来的时候,简直遮天蔽日。

    除了先行开道,提醒围观群众避让的安全人员之外,骑着高头大马,穿得‘花’团锦簇,走在最前面的,当然是意气风发的二代目织田信忠。河尻秀隆、梁田广正、‘毛’利长秀等直属部下跟在他周围。

    其他家臣以平手汎秀为首,拖后几十步,都不约而同选择了朴素的衣甲和座驾,以免喧宾夺主。

    一行人里面最特殊的一个是刚刚投降的筒井顺庆。这家伙是第一次去觐见高贵的公方大人和强大的织田弹正,心里颇有些慌张。特别是他已经渐渐意识到,足利家与织田家的微妙关系之后。

    经由大和国前往京都,一路走走停停,夸耀武运,耽搁了很多不必要的时间,一共‘花’了足足四天,到八月十四的上午,才看到京都的南‘门’。

    同时也看到了大量的迎接人员,规模十分夸张。

    毕竟是天底下最受瞩目的二代目初阵归来嘛。

    远远望去,信长竟把丹羽长秀、柴田胜家、森可成等重臣都丢过来迎接,除了关禁闭的佐久间信盛和留守岐阜城的林秀贞,巨头们几乎尽数到齐。大家都喜笑颜开,踌躇满志,脸上充满乐观开怀的神情,为织田家后继有人感到无限欣喜——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足利义昭也捏着鼻子派了几个象征‘性’的代表,包括幕府鸽派的摄津晴‘门’与伊势贞兴,这两人都是强颜欢笑,眼‘色’凄苦,看来最近过得很不如意。不过明智光秀和细川藤孝倒是表现得跟织田家臣一样高兴。这俩二五仔的身份已经瞒不住有心人了,区别是一个半公开,一个暂未公开。

    朝廷那边也没闲着,以正四位下参议劝修寺晴丰为首,从五位上右近卫少将正亲町季秀其次,足足来了十几个有正式官阶的年轻公家子弟。考虑到现在织田信忠身上连个官位都没有,这个阵容是显得极为重视了。

    见到这个场面,织田信忠自然是要显出道貌岸然的严肃神情来。顺着大部队缓缓走到跟前,还没想明白该先向谁打招呼,先听到柴田胜家的大嗓‘门’响起:

    “少主此行,降伏筒井,歼敌近万,攻取半个伊贺国,此等伟业,真令我等尾张武士与有荣焉!”

    啥?

    织田信忠惊得都忘了回话。

    降伏筒井确实是没错……歼敌近万是什么情况?

    就算把柏原城下那些死去的非战斗人员算进去,也才四千出头哇……难道柴田是使用了“四舍五入接近一个亿”的计算方法吗?

    后面“攻取半个伊贺国”,更吹得没边了。现在占据的名张郡,在伊贺国里面,其实也就不到五分之一。

    十三四岁的织田信忠还没习惯这个时代的常见修辞手法,一时反应不过来。

    紧接着从五位上右近卫少将正亲町季秀也乐呵呵地踱步过来,慢条斯理地说:“助筒井与松永冰释前嫌,又惩戒了不服王化的伊贺罪人,信忠大人这番功绩,令朝中的圣上和百官们都感佩于心。”

    意思还是那个意思,公卿们的口才可就比尾张乡下人强多了。

    此刻织田信忠才反应过来,赶紧翻身下马,鞠躬见礼,口称不敢。

    幕府的伊势贞兴动作稍微慢了点,但热闹还是要凑的:“以前公方大人常常感叹,若无织田弹正的忠勇,幕府便无以立足。而今看来,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他这句话,仔细想想又有更深一层意思,表面上跟别人一样无脑恭维,其实却悄悄强调了一下足利家的存在感。

    三路人马同时杀到,织田信忠应接不暇,匆‘乱’之下,就顾不上前面虚报战绩的事情了。

    后面平手汎秀全程观看了整段剧情,内心深觉得十分熟悉。

    柴田胜家还是这么故作憨厚,人设玩多了估计连自己都骗了过去。

    朝廷还是这么假装老好人——倒也是不得不装啊。

    伊势贞兴,也依然还是同往常一样,在足利与织田的夹缝中奋力求生。看来前几个月在和泉事务中的挫败,并未令他一蹶不振。

    能在这个‘乱’世活下去,还能活得有一定尊严的人,都有各自的生存逻辑啊。

    至于言辞中的那点自吹自擂,平手汎秀是身经百战,见得多了,一点都不稀奇。

    甚至还觉得程度太低了一点。当年在尾张跟岩仓、犬山还有美浓斋藤打仗的时候,战果不是默认先乘个十再报出来吗?

    跟着人群向里走,也有不少身份不够跟二代目拉家常的人,跑到平手汎秀这个副将面前来刷个脸熟。特别是在濑户内海沿岸有利益关系的。

    一路热热闹闹,吵吵闹闹,大半个时辰之后,到了织田信长下榻的大德寺,才重新安静严肃起来。

    平手汎秀陪着一道去谒见信长,汇报了军情。

    公共场合之下,事情都是一板一眼的,看不出父子间的‘交’流如何。但只瞧着信长嘴角遮掩不住的得意笑容,便知道他是十分骄傲的了。

    然后,一直做陪衬的正四位下参议劝修寺晴丰才又站出来,微笑说:“一路只顾与各位寒暄,却险些忘了正题。我们这次前来,乃是身负了重任的。”

    说到这里他目示侧后方的正亲町季秀,后者心领神会,立马走出两步,大声宣布:“织田信忠大人此番调略大和,攻伐伊贺,功勋卓绝,忠勇有加,经朝上诸公卿商议,决定授予‘从五位下左近将监’。”

    话音落地,气氛又上了一个台阶

    “噢!恭喜少主!多谢朝廷恩典!”仍是柴田胜家第一站出来。

    紧接着诸将跟上,不要钱的马屁成吨献奉。

    官位本不算高,但考虑到织田信忠才刚元服,就有了这个起点,显然彰示了织田家的声威。一般的大名世子,得要在名义上接任家督之后,才有可能取得类似待遇。

    而信长毫无讶‘色’,神‘色’平静地捋须轻笑了一下,淡淡说到:“如此圣恩,愚父子自当铭记于心。其实鄙人也有个消息要宣布——两日之前,我与甲斐的武田大膳商议妥当,决定让犬子与武田家的六‘女’定下秦晋之约。”

    此话一出,众人反倒沉静了片刻。

    织田与武田结亲,这可是真能造成政治影响力的大事件了,跟一个官位什么的,不可同日而语。

    一直抢着说话的柴田胜家假装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窘迫道:“真是双喜……不,是三喜临‘门’啊!哎呀,俺柴田权六好不容易背了一肚子贺喜的言辞,刚才都已经用完了,这下可怎么办呢?”

    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院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可是,平手汎秀无意一瞥,却似乎看到万人中央的织田信忠,似乎皱了一下眉‘毛’。

    不知道是否是眼‘花’了。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